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四十三:求他(周柳篇)
    “周宜,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懦弱。”

    “我不争,不抢,凡是不求出头,那是因为我不需要。”

    “你一再欺辱于我,你当我真的不会反击吗?”

    柳成元站了起来,他走到她的身边,与她一起并肩看着远处。

    驿站周围的街道都已宵禁,零星的灯火仿佛与他们隔了一条黑河。

    柳成元感觉自己的心,也如这夜,黑得很怕。

    黑就意味着孤独,寂寥,幽暗,甚至于是血腥。

    他讥讽地扬了扬嘴角,弯眸泛寒,格外阴沉。

    “你这样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你不要忘记了,当年那个敢算计我的高鸿,被我亲手凌迟至死。”

    “而在那之前,他也曾是我孩子的父亲。”

    明珠郡主眸光冰冷,一股肃杀之威油然而生。

    柳成元侧面以对,目光灼灼地道:“这些年我时常想起你强迫我的那一晚,当时你之所以那么嚣张,不就是笃定我不会杀你?”

    “周宜,如今我也赌你不会杀我。”

    “倘若你真的够心狠,那便不会来了。”

    “所以,你求我吧。”

    灼灼的眼眸中,透着一股执拗的狠劲。

    明珠郡主受不住这样的目光,像是幼兽在一夜之间成长,从血腥的撕咬中学会了反击。

    她的心有些疼痛,犹如珍珠般的磨砺,这种感觉委实不太好。

    磕下的眼眸的那一瞬间,掩藏着那一闪而逝的水雾,再次抬头,明珠郡主放低声音道:“当初都是我的错,你想报复回去我不会反抗。”

    “可是旭安我不会给你的。”

    柳成元负在身后的手指握在一起,然后松开。

    他望着放低姿态的她,收敛了戾气,一副虔诚认错的样子。

    她的底线是孩子,他知道了。

    他抢不走的,他自己心里明白。

    可是心里仿佛扎了一根刺,那种连呼吸都会觉得疼的感觉,仿佛由来已久。

    他松快不了,也不想给她个答复,让她松快。

    他突然牵着她的手,将她拉到房间里去。

    双手交叠的那一瞬间,他感觉到了她的僵硬,可是她没有反抗。

    这样很好!

    他嘴角翘着,透出的全是冷讽!

    关上房门,静谧的房间里只有彼此的呼吸声。

    明珠郡主的感觉自己的手心在发热,她不想让柳成元察觉到,所以她想抽回自己的手。

    可这时柳成元却忽然将她猛地一拽,明珠郡主毫无防备地跌进了柳成元的怀里。

    多少年不曾跟男子这般亲密接触,她慌乱地想往后退去,可柳成元伸手搂着她的腰,禁锢得紧紧的,不容她动弹半分。

    她再也不是当年那个,末路到自伤和伤人的周宜了。

    沉静从容的岁月中,她又有了孩子,慈爱温和,磨砺了她曾经坚不可摧的菱角。

    羞恼的周宜僵硬着身体,不发一言。

    柳成元将下巴磕在她的肩膀上,然后清冷道:“受不住了吗?”

    “还有更让你受不住的呢?”

    明珠郡主感觉心里的火气更甚,可是却发不出来!

    她知道柳成元挖了一个坑给她跳,就像是因果轮回,现在遭难的人是她。

    “能不能算了?”

    “倘若可以,你有什么心愿我都愿意竭尽全力地去帮你达成。”

    明珠郡主很少服软,她性子刚强,向来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

    可是如今,她理亏,心虚,不安,没有底气的反击就像是以卵击石,她知道自己毫无胜算。

    这几年因为孩子,她也暗中关注着他的一切。

    倘若他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或许今夜来的,便是冷酷无情的杀手。

    然而她心里清楚,他不是。

    幼兽之所以会反击,那是因为被逼到了墙角,他怨恨她,不愿和解,她都知道。

    可知道归知道,她却还是不愿与他再有牵扯。

    柳成元也知道她不愿,他也在违心地做着自己不愿之事。

    可人就在他的面前,能不能放过呢?

    答案是否定的,他不能!

    他不能放过她,不想放过她!

    荔枝里面没有“软娇娘”,真正的催情之物是这房间里焚的香!

    可这不是算计她的,而是算计他自己的!

    他在逼着自己做选择,是能放过,还是不能?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他那烦乱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从七年前开始,我唯一的心愿,便是找到你。”

    “现在我已经达成了,你认为你还能帮我做什么?”

    柳成元低沉道,声音有些暗哑。

    在她来之前,他已经在这个房间呆了整整一个时辰了。

    明珠郡主没有察觉柳成元的异样,因为她很紧张,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在发烫,灼热的感觉都快烧到她心里去了。

    羞窘和难堪时时刻刻都在包围着她,她挣脱不了他的怀抱,心里想着只怕是在劫难逃。

    无话可说便只有沉默以对。

    她以为他会做些什么,可是他也只是从身后紧紧地抱着她,然后将头靠在她的肩颈上。

    过了好一会,柳成元都没有什么动静,明珠郡主在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

    他是善良的,从很早之前她就知道了。

    当年他双手握着那把锋利的匕首,只想逃开,却没有想过用力折返而杀了她。

    那个时候,她也是如现在这般松懈下来。

    小时候照顾她的老嬷嬷说过,越是善良的人,越是欺负不得。

    因为会遭报应。

    她想,她狠不下心杀了他以绝后患,何曾不是遭了报应?看小说后续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