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四十一:蛇蝎女人(周柳篇)
    柳成元回到客房的时候,叫来了曹阳。

    他忍无可忍地厉声道:“去叫她来见我,她若是不来,你就告诉她,旭安是我的孩子。”

    曹阳猛然抬首,只见柳成元的目光黑漆漆的,冷得吓人。

    这惊悚的话题叫他连回嘴都不敢,匆匆离去。

    蘅芜院中,明珠郡主正准备去水榭接儿子。

    曹阳突然出现,面色古怪异常。

    明珠郡主眼眸微闪,心里已经有了很不好的预感。

    果然其然,只听曹阳道:“柳大人请郡主过去。”

    明珠郡主想着快要下学回来的儿子,当即拒绝道:“你去回了他,等明日再说。”

    这时只见曹阳艰难地动了动嘴,出声道:“柳大人说,若是您不过去,他就说小公子是他的孩子。”

    “什么?”明珠郡主面色骤变,瞪大的瞳孔里闪过一丝慌乱。

    曹阳见了,连忙低下头去。

    他不敢妄加攒测,可却感觉周身的血液在一瞬间都冲向了头顶,那种浑身都颤栗的感觉,仿佛在无声中吐露答案。

    ……

    黄昏下,房檐下的美人蕉微微卷起,像是白日里受不住太阳的焦烤一样。

    柳成元遣退身边的下人,一个人站在廊檐下,怔怔地发呆。

    他的眼眸很空洞,无神而冰冷。

    明珠郡主来的时候,远远的,便看到他负手而立,身形笔直而冷硬。

    她慢慢走了过去,屋檐挡住了夕阳,只有散碎的光落在院子里。

    楚府待客的院子很大,院子里还有奇石林荫,花圃水池,十分怡然幽静。

    可许是心情沉重,放眼看去,感觉什么都的层层叠叠的压抑着,丝毫没有观赏之感。

    听见脚步声时,柳成元没有回头。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压抑着自己道:“倘若我今日没有去学堂,没有看到他,你是不是打算要瞒我一辈子?”

    明珠郡主的忐忑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

    她不知道如何回答,甚至于不知道该不该否认。

    就在她反复思量的时候,柳成元已经肯定了自己的答案。

    他突然转身面对着她,然后微微抬起下巴道:“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他很像小时候的我。”

    “比如我现在这样说话,你会不会觉得很熟悉?”

    柳成元微微抬高下巴,说话的时候,嘴角撅了些,看起来傲娇极了。

    那样的神情,得意或者鄙夷,其实只是一个眼神就能决定的。

    明珠郡主觉得心慌得厉害,她张了张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她撇开头,好半响才道:“当时我喝了避子汤的,旭安只是意外。”

    避子汤?

    意外?

    嗤!

    那她和他岂不是更意外?

    柳成元卷长的睫毛抖动着,眸子底下一片暗沉。

    “为什么当时不告诉我,我不信你没有将我的一切都调查得清清楚楚?”

    明珠郡主觉得很无力,徒然的沧桑感在她的心里回荡着。

    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淡淡道:“告诉你做什么?”

    “难不成为了孩子你要跟我成亲吗?”

    “逼不得已伤害过一次也就罢了,难不成也要学那等恃强凌弱之辈,逼迫你成为我的夫君?”

    “柳成元,发生的已经发生了,对你造成的伤害我很抱歉。”

    “不过旭安不可能认你的,你知道后果。”

    柳成元恨极了明珠郡主的自以为是。

    他阴沉沉地瞪视着他,目光森冷剐然。

    “你真是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

    他第一次用这样刻薄的话来说女人,可他却还觉得不够。

    他往前走了两步,然后抓住她的双肩,手上的力道很重,重到他想将她捏碎为止。

    明珠郡主疼得面色发青,却一直忍着,连痛呼的声音都没有。

    半响后,柳成元猛地放开她。

    “你若是要瞒,那便苦心瞒一辈子,远远的避开我,永不回京。”

    “我找了你整整一年,一次次毫无音信。”

    “倘若你之前真的觉得对我有愧,就不该一直瞒着我你有了孩子。”

    “事到如今,你叫我不能认他?还威胁我说后果?”

    “你拿定主意我有了家室,不能将你如何?”

    “呵,不愧是周家的女人,这天下间估计再没有女人比你更心狠了!”

    明珠郡主默不吭声。

    柳成元气什么,恼什么,恨什么,她通通都能理解。

    可是要妥协,她做不到。

    旭安只能是她的孩子,她一个人的。

    柳成元见明珠郡主不说话,当即冷戾道:“你也觉得自己理亏吗?”

    “你欠我的,何止一个孩子?”

    “周宜,我不会再如你所愿!”

    他说的话透着一股决然的狠戾!

    明珠郡主心里一惊,不安地问道:“你想做什么?”

    “做什么?”柳成元冷嗤!

    “旭安是我的儿子,你说我要做什么?”

    “自然是让他认祖归宗,回到柳家!”

    “你做梦,除非我死!”明珠郡主冷笑道,她握紧拳头,眼中愧意全然消散。

    柳成元丝毫不惧,只见他眸中泛寒,声音冷嘲道:“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你收养的义子,倘若我叫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我的儿子呢?”

    “周宜,你能阻止得了吗?”

    明珠郡主气得浑身发颤,她可以什么都没有,却不能没有她的儿子。

    她扬起手,狠狠地打向柳成元。

    可柳成元却捏着她的手腕,让她那一巴掌怎么也落不下来。

    “周宜,我恨你!”

    “要一个人死是多么容易的事情,可那些又怎么比得上钝刀割肉的折磨呢?”

    “那么痛,却死不了,日日夜夜都承受着非人的折磨!”

    “我等着看你,煎熬着,如何看着我一步步带走旭安的!”

    柳成元的声音冷入鬼魅,一字一句,带着蚀骨的恨意。

    他用力甩开明珠郡主的手,明珠郡主受不了地往后退去,身体几欲跌到。

    柳成元站在一旁冷冷地看着,然后待她还未回神时,他便已经从她的身边走过,径直出了院落。

    明珠郡主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原地,一阵凉风袭来,她不受控制地颤抖着,身体遍布寒意。看小说后续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