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三十七:故意避开(周柳篇)
    柳成元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只是觉得脑袋爆疼,浑身无力。

    下人们以为他喝醉了,醒酒汤都备了好几次。

    他不肯回正房休息,韦静就来书房照顾他。

    夫妻二人成亲六年,一直相敬如宾,从来没有红过脸。

    可今夜,柳成元撵了韦静回房。

    女人的心思最是敏感,韦静知道柳成元不是喝醉了就耍酒疯的男人。

    她虽然回了正房,心里却寻思着柳成元今夜的反常举动。

    可想来想去,却没有什么头绪。

    这一夜,柳成元昏昏沉沉的,却没有一刻睡着过。

    而与此同时,郡主府里的周宜也翻来覆去都难以入眠。

    这几年她避着柳成元,从不去别人家赴宴,深居简出,几乎足不出府。

    可没有想到,竟然会在新帝的登基宴上看见他。

    目光聚焦在他身上的那一瞬间,她整个人都僵住了。小说网

    她甚至于不敢再多看一眼,匆匆就走了。

    可是她的直觉告诉她,柳成元听出了她的声音。

    他愣神地望着,眼眸深黑,显然不是神游天外。

    这都沉寂七年的往事了,突然翻出来,就像是发生在昨天一样!

    明珠郡主轻叹一声,知道未来的日子,她不仅要避着柳成元,还要谨防他知道孩子的事情。

    三年前她搬出贤王府,对外宣称收养一个义子。

    许多人都猜测着,她的义子其实就是她跟男宠私养的亲生子。

    然而,没有人敢说。

    因为高鸿的死,也因为她是明珠郡主,她可以再嫁,为何又要委屈自己亲生子为义子?

    不论外面的人如何猜测,对她来说,那都不重要。

    可是现在,她突然有些不安起来。

    她有一个义子的消息柳成元肯定能查到,所以……她不能再待在京城了。

    ……

    柳成元查到明珠郡主出京的时候,那是在骄阳似火的六月。

    下属带回来的消息,明珠郡主携义子前往杭州府避暑去了。

    避暑?

    他冷嗤,见过他的第三日就走了,而那时才堪堪四月。

    她分明就是故意避开的。

    满腔的怨愤到了一个顶点,就像是烈日下咕咕冒着热气的河面一样。

    柳成元知道自己再也忍不住了,那件事就像一个毒瘤,长在他的心上,搅得他日夜不安。

    他给陈青云说了想去杭州府一趟,过了几天,他便成了杭州巡盐史。

    柳成元前脚出京,后脚便有消息递进了贤王府。

    周宁选择瞒下了消息,没有往杭州府报信。

    杭州府算不上避暑胜地,至少去到那里的柳成元觉得暑热异常,口干舌燥。

    他知道明珠郡主就住在楚府,那是她的外祖父家。

    巧合的是,楚府的大老爷请他暂住楚府。

    柳成元自然求之不得,可为免明珠郡主继续躲着他,他叮嘱楚大老爷不许透露他的身份。

    楚大老爷自以为明了其中深意,连连点头同意。

    甚至于还跟柳成元透露了,他府上住着尊贵的外甥女。

    柳成元趁机问他,那位尊贵的客人住在何处,以免碰到,有失礼之处。

    楚大老爷并无戒心,告诉柳成元他那尊贵的外甥女住在园林中间的蘅芜院,因是单独辟开的院子,所以就算他逛园子也不会遇见,因为那四周都是用花墙围起来的。

    柳成元心里微微有底了,起先在楚府住了三天,每天早出晚归,皆忙于公事。

    楚大老爷听闻下人的回禀,越发觉得柳成元来杭州府巡查要紧事的,很是恭敬,不敢怠慢。

    第四天晚上,柳成元召来身边的贴身侍卫道。

    “如何,可能潜入那蘅芜院?”

    侍卫摇了摇头,郑重道:“那院子四周都有暗卫守着,属下连靠近都不能。”

    柳成元听了,面色沉得厉害。

    这时又听那侍卫道:“明珠郡主每日早上都会送她的义子出蘅芜院,那孩子在楚家的族学念书,晚上回来时,明珠郡主也会在蘅芜院外面的水榭里接他。”

    “大人若想见明珠郡主,这两个时机都是可以的,到时属下可以引开明珠郡主身边的暗卫。”

    柳成元想了一下,早上是最好的时机。

    因为那个时候,孩子刚走。

    晚上孩子回来,倘若他想说些什么,当着孩子的面便不好开口了。

    柳成元和护卫商量了一下,准备天一亮就先潜伏在蘅芜院的外面。

    这一夜,柳成元迷迷糊糊睡过去,只见一个孩子朝着他跑过来,欢呼地叫着“阿爹!”

    他猛然惊醒的时候,天色灰麻一片,侍卫轻叩房门道:“大人,我们现在就要过去了。”

    柳成元翻身起床,用冷水随便洗了把脸,然后束起头发就走了出去。

    侍卫随身候着,带着他避开晨起的下人们,一路慢慢靠近蘅芜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