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三十六:是她(周柳篇)
    柳成元的婚事定下了,他见过了自己未婚妻,很通情达理的姑娘。小说网

    他娘很满意,逢人就夸,他觉得自己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

    即便知道自己要娶的妻子很好,柳成元心里并无太多的期待。

    他心里搁着一件事,总觉得还没有圆满解决。

    恨吗?

    手心的伤口很长,每天握笔时都会感觉有些僵硬。

    可是他已经不记得自己当时是如何惶恐地想要逃走,只是会时常回想起她说的那些话,一字一句,反复揣摩。

    说是噩梦吧,已经过去了。

    然而找不到那个欺负他的女人,他心里怎么都不甘心呢。

    可他直到现在也没有想好,找到以后,要如何欺负回来。

    只是想要找到她的那个念头,仿佛生了根,让他再难以割舍。

    冬天来了,朝中的大臣个个都懈怠下来。

    柳成元在翰林院日常点卯,偶尔会跟几个同僚出去喝喝酒,品品诗。

    打探的人一波一波回来,京城的世家贵族都要被他翻一遍了。

    可那个女人却依旧没有消息。

    柳成元开始觉得,或许那个女人早就离京了。

    自从那件事后,京城压根没有什么大的动荡,世家颠覆更是闻所未闻。

    过完年后,三月暮春,柳成元成亲了。

    他调回所有打探的人,一个人将那件事压在心里,跟任何人都只字未提。

    三年后,就在他以为这件事将要随着时间而被淡忘的时候,英国公高鸿与权臣张金辰谋反了。

    整个京城处于动荡当中,许多与高家有仇怨的,都在叛军入城的时候被血洗满门。

    雾色沉沉的天空下,四处都能闻到刺鼻的血腥味。

    柳成元也是在那个时候,才突然惊觉原来平静的京城里,竟然蓄谋着推翻皇权的乱党。

    可惜的是,筹谋已久,却一击未中。

    叛军前脚进城,后脚西山大营十万大军就得了消息直接进城围剿,而宫里的三万禁军也竭力反击。

    一场屠宰的杀戮结束后,英国公府,张金辰等党羽全都被斩杀干净。

    血洗后的朝堂一下子空了起来,翰林院的官员接二连三被调动着,连他也入了礼部,成为了正三品礼部侍郎。

    又三年,新帝登基,大宴群臣。小说网

    登基大典已经过了,夜宴上,松懈下来的群臣看着歌舞,品着美酒,互相恭维。

    柳成元出来游走,准备透透气再回去。

    悬挂在高处的宫灯一串一串的,照得所有宫道亮如白昼。

    柳成元下意识想往寂静地地方走去,侧殿后的幽暗小道通向一处赏荷的湖心亭。柳成元也只是偶然去过一次,这会子想过去醒醒酒。

    然而当他绕过陡峭的假山时,只听湖心亭里传来一道女声:“郡主,皇后娘娘请您去凤仪宫陪她说会话。”

    柳成元停下脚步,心想她们走了他再过去。

    这时,只听一道冷清的声音响起道:“世子妃可在那里陪着的?”

    曾经刻在脑海中的声音突然冲了出来,柳成元脚步踉跄,差点栽倒。

    他的手死死地扶在假山上,用尽全身的力气才勉强支撑着自己稳住不动。

    而湖心亭里,宫女连忙回避道:“世子妃和贤王妃都在凤仪宫里。”

    “行了,走吧。”

    周宜淡淡地道,今日新帝登基,皇后入住凤仪宫,母妃让她跟着来热闹热闹。

    一番动荡后,皇室越发凋零了。

    新帝仁厚,顾念贤王府帮扶之恩,故而格外亲厚。

    新帝年幼时,她没少护着,故而登基之前便再三说是请她入宫一聚。

    她若是没有猜错的话,只怕皇上已经离席去了凤仪宫了。

    宫里在前面引路,明珠郡主起身离去。

    柳成元连忙探头看去,敞亮的湖心亭中,只见身段高挑的女子穿着繁复的宫装往前走去。

    她目视前方,侧颜明媚,走起路来更是冷厉如风,贵气天成。

    他惊愕地望着,瞳孔剧烈地收缩着,胸腔传来咚咚的心跳声。

    突然,在他怔怔出神的时候,她突然回过头来,目光犀利地望着他的方向。

    柳成元只觉心头一跳,来不及逃开,便看到她犀利冷然的目光。

    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她似乎皱起了眉头,可下一瞬,她什么也没有说就走了。

    柳成元站在原地,愣愣地出神。

    突然,一阵寒风袭来,他不受控制地颤抖着,只觉得刚刚那瞬,如午夜梦回时,突然惊醒的自己一样。

    有些事情萦绕在心头久了,便如梦魇一样,难以挣脱。

    是她吗?

    柳成元背靠着假山,有些疲倦地闭上了眼睛。

    可不多时,他突然睁开眼眸。

    “是她!”

    他肯定地呢喃道!

    在京城尊称得上一句郡主的,唯有贤王之女明珠郡主。

    他听过她的传闻,那是三年前,高鸿造反被擒的时候,听说被她活剐了。

    柳成元下意识浑身发颤,他相信这是她会做的事情。

    他更加相信,她是认识他的。

    就是刚刚那一眼,对视的那一瞬间,她没有出声呵斥。

    皇宫之中,假山暗影下的偷窥者。

    她一个皇家郡主看见了,却没有声张。

    除了她认识他以外,他找不到另外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

    柳成元暗暗握了握拳,心里满是愤恨。

    她认识他,或许早就将他调查得一清二楚。

    可是整整七年了,他却到今日,才知道当初那个逼迫他的女人到底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