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三十一:姑娘,其实我不举(周柳篇)
    京城的二月春寒深深,冷风袭人。

    京郊的枫林山一片静谧,夜幕下,零星的山庄里偶尔传来几声犬吠。

    刚刚熬过春闱的柳成元在自家的《红霞山庄》小住,准备等放榜后再回京城。

    吃过晚饭后,他在庄外散步。

    枫林山这一片是京城富贵圈里置下的山庄,寻常的匪盗连出没都不敢,因此一直很平静。

    可今夜不止寒风肆意,就连犬吠也是此起彼伏,远远的,山下的村子里火光通明,传来呵斥的声音,像是在找什么人?

    柳成元拢了拢身上的披风,顺着自家的庄子绕了一圈。

    远处的声音渐渐小去,可天上却突然落了零星的小雨。

    虚掩的大门留出了一条长长的缝隙,里面透出昏黄的光亮。

    柳成元推门进去,呲溜地转身,顺手把大门给关上。

    突然,一把锋利的匕首横在他的脖子上,与此同时,只听一道压低的女声暗哑道:“别动。”

    柳成元全身都僵硬了,他瞳孔快速地收缩着,心里却想着自己得罪过哪路神仙?

    “带我找个地方藏起来,你若是胆敢伸张,我便杀了你。”

    冰凉的匕首摩擦着脖子,柳成元的余光看见了一闪而逝的寒光。

    他咽了口吐沫,然后小声道:“姑娘若是想找落脚点,这庄子上的空房多的是。”

    “这里离城很远,我庄上的老仆已经年迈,伤不到姑娘半分的。”

    “少废话,再不走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女子的身体紧贴了上来,带着一股冷肃的压迫感。

    柳成元不敢妄动,僵硬地移动着身子。

    一震寒风袭来,他下意识颤栗着,鼻息间隐隐闻到一股血腥味。

    身后紧跟的女子很聪明,锋利的匕首横在他的下颚,倘若他想往前逃,只怕顷刻间就会毙命了。

    柳成元心急火燎地想着,该怎么脱身呢?

    倘若是个杀人如麻的女魔头怎么办?

    就在他思绪杂乱无章的时候,身后的人突然紧箍着他的腰身,从身后死死地抱住了他。

    “来不及了,你若不想死就别乱动。”

    身后的女人突然急迫道,她的呼吸很重,像是受了伤,带着难捱的喘息声。

    柳成元的脸色涨红,被挟持着,不能动也不敢动。

    她拖着他的身体往左边黑漆漆的廊道走去,那个地方是堆放杂物的一排库房,根本没有上锁。

    柳成元想着,估计这个女人是想神不知鬼不觉地杀了他。

    踉跄的步伐僵硬极了,他浑身泛起了一层冷汗。

    他不想死,眼看就要被拖进库房里去了,慌乱间,柳成元的手用力地握住锋利的匕首,企图挣脱女人的挟制,借机逃跑。

    可女人从后面死死地抱住了他的腰,并且紧握着匕首不放。

    手心湿哒哒的感觉很不好,他能感觉到那匕首割伤了他的手,有血滴答滴答地流着。

    让人窒息的气氛中,女人又开口了:“别逼我。”

    “我不想害你性命。”

    她说完,大力地将柳成元拽进了库房。

    库房里很黑,什么都看不清楚。

    柳成元的垂下的双手还在滴答滴答地流血,女人快速地关了房门,然后用匕首在裙摆上割下了

    两块布条递给柳成元。

    “先缠上。”她压低声音道,粗喘的声音听起来很怪异。

    柳成元见她示好,接过布条后道:“你如果只想要找个地方藏身,我可以带你去更隐秘的地方。”

    “我姓柳,是个刚刚春闱的举子,这里是我家的庄子,只有一对老仆。”

    柳成元诚恳道,他不想莫名其妙丢了性命。

    短暂的沉默后,柳成元模糊能看清楚仓库里的景象。

    不远处堆叠了许多旧家具,还有当初建庄子剩下的瓦片等等。

    潮湿阴冷的库房显得压抑极了,就连开着的小窗都像是大狱里的,只有那么点光亮,眼睁睁让人看着,可生机却一点一点地在眼中缩小,直到消失。

    女人站在他的对面,手中的匕首快速地划过她的手臂。

    他听见她闷哼的声音,疼痛难耐,却掺杂着其他。

    柳成元刚刚松懈下来的神经又绷紧了,他以为自己遇到了疯子。

    常人尚且可以跟她商量,若是疯子,她连自己都下得去手,又怎么会放过他?

    柳成元往后退去,寻思着找把锄头跟她干了。

    可这时,只听女人低声道:“我被人暗算,中了媚药。”

    “我的丫鬟为了护我,引开那些人逃去了山下的村子里。”

    “原本我以为只是一般的药,放些血便可以控制了,可现在看来,只怕要我的血流干了才行。”

    “我要报仇,狠狠地报复回去,所以……你脱衣服吧!”

    什么???

    柳成元以为自己幻听了!

    有个女人挟持了他,现在说她中了媚药,然后叫他脱衣服!

    草!草!草!

    柳成元感觉双手都在打颤,不是他手无缚鸡之力,而是这事件反转得匪夷所思。

    他定了定神,豁出去道:“姑娘,其实……我不举。”

    又是一阵诡异的沉默,黑暗中,柳成元的脸红了又黑,黑了又红,可谓精彩至极。

    女人握着匕首逼近他,然后压抑着嗓音道:“给我摸一下。”

    什么???

    柳成元又以为自己幻听了!

    他甚至于还摇了摇脑袋,以证明自己还是清醒的。

    女人逼近的步伐没有停顿,柳成元慌乱地往后退,结果头撞在硬物上,撞得他眼冒金星。

    “别,别过来。”

    “我去给你找男人,一个不够找两个,两个不够找三个,我不行的。”

    柳成元慌乱道,他在心里有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

    头疼,被卡在逼仄的硬物中,周围依稀可见是一些旧的桌椅板凳。

    “听说男人死了,那东西是硬的。”

    “你若是不脱衣服,那我只能奸尸了。”

    女人阴测测地道,语气很不好,显然她生气了。

    柳成元觉得自己全身都湿透了,他的手摸索着,希望能抽出一根长棍子就好了。

    可惜桌椅板凳都被压得死死的,他抽不动不说,双手因为用力,伤口又流血了。

    草!

    柳成元心里愤恨不平,奈何微弱的光线中,女人泛着幽幽寒光的匕首晃到了他的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