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三十:你的男人(张赵完)
    晚上,赵柔臻回府后,她大哥就来找她了。

    她刚换了女儿装束,一头束起的青丝都还没有散下来。

    “大哥可是来为张华当说客的?”赵柔臻开门见山道。

    赵煜瑾闻言,摇了摇头道:“张华的母亲在张罗他的亲事,这件事你最好早有决断。”

    “现在若是议亲,便是最好的时机,若是往后拖,等到他母亲为他张罗好了,他再强硬拒绝,到时婆媳间必生罅隙。”

    赵柔臻想了一会,知道大哥是为了她好。

    她若是没有看上张华,今日也不可能跟张华赌气。

    “那就先议亲吧。”

    赵柔臻轻叹到,她还是不想错过张华。

    那呆子的性情不错,日后也好相与。

    赵煜瑾见妹妹妥协了,当即好笑道:“那你就等着赵家上门提亲吧。”

    ……

    张华连夜得了消息,连忙跑到父母面前禀明。

    翰林同僚之妹,那自然是比官媒打听来的那种要好,毕竟这个赵煜瑾他们也是见过的,样貌俊朗,为人谦和,可见家风良好。

    于是三日后,准备好礼物的张家请了媒人上门,正式商议两家的婚事。

    两家私下都是同意的,媒人没有遇到刁难,很快就交换了庚帖,算是把婚事定下来了,只等着国丧过去,便定下日子成亲。

    眼见婚事落实,张华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他再次来赵府约见赵柔臻,两个人一起往大佛寺游玩。

    赵柔臻特意穿着宽松的褙子,可腰身却束了起来,露出了胸前美丽的起伏线。

    娇小玲珑的身体轻快灵活,就连上下车都跟小松鼠一样蹿得极快。

    有好几次张华见了赵柔臻那耸起的胸脯,都面红耳赤地低下头去。

    少女的体香萦绕在侧,他都有些后悔为啥单独约见柔臻了。

    深秋里的大佛寺很热闹,香客繁多,来往不绝。

    寺庙周围的亭子里都聚集了不少文人雅客,红黄一片的林荫中,还有涓涓细流的小溪。

    拱桥假山,奇石秀林,蜿蜒深道,皆各自成景。

    张华怕赵柔臻暴露了女儿家的娇态,被有心之人窥探后,加以胡乱谣传,因此便带着她一路往北,过了陡峭山林后,到了一片平原辽阔之境。

    此地为大佛寺武僧的练武场,一般香客不得而知。

    张华也是偶然听明珠郡主提起,才知道这一片居高望远,左边的山林下有一大瀑布,水流端急,千尺直下,十分壮观。

    赵柔臻今日出来是想跟张华坦白的,一路上她都在想要如何开口。

    可惜她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因为张华的目光一直躲躲闪闪,很少与她对视。

    再加上这一路上都有行人无数,赵柔臻也不得不按耐下来。

    好不容易两个人找了这个广阔无人的地方,放眼望去,心情舒畅不说,自得一番浩然之气。

    可就在她准备开口时,张华又待她从山林修建的窄道往下看去。

    哗啦哗啦的声音实在是太清晰了,瀑布直冲而下,一团团仙泽雾

    气冉冉升起。

    清澈见底的水面雀跃而下,碧波徐徐,叫人一眼探底。仿佛不知不觉间,山林已入水面,相映成趣。

    “想不到深秋里还能看到如此耀眼夺目的瀑布,若是夏日里来,只怕更加叫人移不开眼了。”

    赵柔臻感叹道,大哥和娘也算是娇惯她的,可她出游之地还是少之又少。

    张华看着赵柔臻眼底的震撼和愉悦,心里别提多开心了。

    袖口中的宝石簪子握了又握,张华的面色几欲纠结,眼眸渐渐氤氲出赧然的红光。

    “倘若你喜欢这些景色风光,日后我带你四处游览。”

    “京城游完了,还可以去京郊,或者自己买些庄子来装点也是不错的,就像是子恒元昊他们一样,都有自己的庄子,而且景色很不错。”

    赵柔臻转头看向张华,只见他微微低着头,手里不知道在摩擦什么东西,一副小媳妇的样子。

    她起先觉得有些奇怪,毕竟今日张华对她的态度不太坦然。

    眼眸微微一闪,赵柔臻忽然朝着张华走了过去。

    两个人的距离本来就窄,赵柔臻往前走了两步以后,张华便能感觉到她扑面而来的气息。

    他踉跄地往回退去,耳朵一下子就红了,头埋得更低。

    赵柔臻的脸唰一下子就红了,她压低着嗓音,闷闷地道:“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张华感觉脑袋“嗡”了一声,心里却有如释重负的感觉。

    短暂的时间里,他慌乱地想着,要不要说是今早看她穿的衣衫才知道的。

    可潜意识里,他不想骗她,于是便慌乱道:“前几日在书斋的时候,你专注看书,我……我看见了你的耳洞。”

    所以……不是因为她今早故意穿得女儿气一些才看出来的。

    赵柔臻的脸更红了,手也下意识握了起来。

    她背过身去,感觉周身都有些不适。

    “知道了便知道了,反正都定亲了,迟早都要知道的。”

    赵柔臻说完,觉得心跳得很快,让她想要深呼吸。

    张华平时大大咧咧,话多又没个边际,偏偏这个时候嘴笨得要死。

    他将藏好久的簪子塞进了赵柔臻的手里,然后急声道:“我是认真的,我会待你好的。”

    赵柔臻感觉手里拿着的是个簪子,她低头看去,一时间愣住了。

    簪子很漂亮,像是一个人形的新娘子,用宝石和金刚石相嵚而成,垂下的流苏吊着细细的红宝石,像极了新娘子的红裙。

    握着手里的簪子仿佛会烫手,赵柔臻舍不得丢开,抬首的时候,只见张华的脸颊比她手中的宝石簪子还红。

    “噗!”赵柔臻喷笑,心里拥簇的那种压迫感一下子散去不少。

    她摸着簪子的上部,红宝石的眼睛,鼻子,嘴巴,栩栩如生,灵性十足,有趣极了。

    张华听闻她的笑声,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打量着她。

    只见她眉眼温柔,含笑看他,打量的视线明显还透着一丝娇羞的欢喜。

    张华憨憨一笑,当即直视着赵柔臻道:“是我笨,没有早些看出来。”

    “你若是不笨,或许我

    也就看不中你了。”赵柔臻翘了翘嘴角。

    她向来看不惯那些自命不凡的男人,仿佛能看透女人的小心思很了不起一样。

    张华虽然迟钝了些,可心思简单,淳厚正值,是个可以托付终身的良人。

    大哥看人的眼光向来不差,更何况她自己也亲身接触过了,心里自然满意。

    张华看着赵柔臻面露得意的样子,只觉得心里暖呼呼好的。

    他嘿嘿地傻笑着,然后点头附和道:“是的,是的,傻人有傻福。”

    “噗!”

    “你这个呆子!”

    赵柔臻再次喷笑,她握着簪子的手一紧,心里觉得欢快极了。

    张华满意她,她也中意张华。

    两个人就像水到渠成,自然而然就走到一起,其间的美妙之感,自然是旁人所体会不到的。

    张华见她笑得开心,心里的大石总算是彻底放下。

    他不敢唐突她,连走近的想法都没有,依旧维持着那微妙的距离。

    到是赵柔臻看出了他的君子之仪,心生赞赏的同时不免又对张华满意几分。

    她将簪子收起来,然后走近张华,与他并肩站着“没有心悦的人,风景再美都入不了眼。”

    温柔的嗓音如沐春风,张华只觉得自己飘飘然起来,一时间只会点头说“嗯”。

    赵柔臻也不恼,忍着笑意又道:“倘若不是心悦之人相邀,再华丽的马车都不能使我同乘。”

    张华面露窃喜,然而却还是压制着自己,垂首又“嗯”。

    “想不到心悦之人竟是个木头,罢了,我还是另择他人吧。”赵柔臻轻叹一声,作势要走。

    张华还沉浸在甜蜜的光圈中,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继续“嗯”。

    片刻后,只见他慌张地伸出手抓着赵柔臻道:“别走,我不是木头。”

    赵柔臻看着自己被抓住的手腕,然后戏谑地打量着张华道:“哦,你不是木头,那你是什么?”

    张华看着赵柔臻玩味的目光,只觉得呼吸一滞,顿时有种喘不上气的感觉。

    “你还不说吗?你要是不说我可是要走了。”赵柔臻继续道,语气有些压迫感。

    张华知道她是故意的,故意逼他说出来。

    他感觉心口火热异常,搅得他口干舌燥。

    说还是不说,不说可就孬了。

    张华心里一急,直接禁锢着赵柔臻的双肩道:“我是你的未婚夫,是心悦你的男人。”

    未婚夫没有让赵柔臻失态,到是“你的男人”四个子,一下子让她闹了个大红脸,连眼角眉梢都堆满了浓浓的羞意。

    她握着粉拳想捶张华,奈何双手不利于行,反而被张华牢牢地握住。

    他顺势将她拉入怀中,然后圈着她的腰身道:“柔臻,你信我,我绝不负你。”

    赵柔臻动弹不得,僵硬的身体直挺挺的,似乎还学不会如何依靠着他。

    两个人僵持了一会,赵柔臻见他没有不轨的举动以后,这才放软了身体。

    张华感觉到她的顺从,顿时皓齿生辉,笑眯了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