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二十九:察觉(张赵篇)
    到了无涯书斋,睡了一觉的张华精神好极了。

    赵臻甩了甩酸痛的手臂,看着张华的目光不免有些幽怨。

    张华以为赵臻是气他睡觉冷落了他,当即歉意地笑着,找了许多孤本出来。

    无涯书斋仗着柳家商行,搜罗了不少典籍古书。

    赵臻旁的不爱,最爱各式书本,一时间沉浸在张华的书屋里。

    安静的房间里,张华看着埋首的赵臻,看着看着,突然觉得赵臻的皮肤蛮好的,细腻红润,光泽鲜亮。

    束起的头发柔顺乌黑,耳朵小巧玲珑,玉颈白皙欣长……

    厄,张华感觉眼睛有些不适。

    他以为自己眼花了,还下意识揉了一下眼睛。

    结果,视线再次清晰之后,他还是看到了赵臻耳朵上那细小的耳洞。

    呼吸声一下子就静默了。

    张华盯着赵臻的耳朵看了又看,最后视线落在他薄薄的两瓣红唇上。

    润泽嫣红的颜色诱人极了,就像是四季海棠一样娇艳。

    张华的喉咙艰难地动着,然后视线上移。

    粗粗的眉峰跟精致的瓜子脸有些不符,更为可疑的是,那并非是密而乌黑的眉毛,而是画上去的。

    仔细看去,弯弯的柳叶眉紧密相连,自有女子的柔媚。

    心里咚咚地跳着,一个个可疑的想法突然跳出来。

    煜瑾说过,只带了寡母和小妹上京。

    煜瑾说过,小妹温柔善良,胆大心细。

    煜瑾还说过,小妹最爱读书,尤其是各种典籍孤本。

    ……

    张华从无涯书斋跑出来的时候,那如风一样的速度可把车夫吓得够呛。

    “快,去赵府。”

    张华钻入车中以后,使劲地拍了拍胸口。

    他喘着粗气,像是生病一样。

    车夫连忙赶着马车,往赵府而去。

    赵煜瑾还在书房作画,闲情高雅的他还未听闻下人禀报,只见张华已经冲入他的书房。

    “赵煜瑾!”

    张华咬牙切齿地恨声道。

    赵煜瑾抬眸扫了他那羞愤交加的样子,顿时明白过来。

    他笑了笑,揶揄道:“带着女孩儿去画舫的滋味如何?”

    张华气得牙齿颤抖,他长这么大,还没有这么出过糗。

    更何况,他刚刚还在赵臻的面前承认了,他是个“雏”的事实。

    “我们根本就没有去,你以为我是那种流连花丛的男人?”

    张华想要挽回一点尊严。

    这时只听赵煜瑾大笑道:“哈哈哈,我知道,下人一直跟着你们两个的。”

    “柔臻

    是故意试探你的,谁让你说娶谁都是可以的?”

    “我那妹妹温柔解意,可却心高气傲。”

    “她看中了你,本来今日就想告诉你真相的,谁知道你竟然说了那一番话。”

    “当时她就站在门外,我看着她走出去的时候,就知道她已经生气了。”

    赵煜瑾说完,一脸无奈地看着张华,好似再说,看吧,是我爱莫能助。

    张华冷冷地盯着他看,心里窝火极了。

    他一开始的诚意很足的,不是因为赵柔臻如何好,而是因为他看中了赵煜瑾的人品和处事之风。

    就连子恒和玉衡都说,煜瑾的妹妹定然不差的,可他哪里知道,自己被坑得体无完肤。

    尤其是想到他跟赵柔臻说的那一番话,什么妻妾通房?他现在恨不得立即找个地洞钻进去。

    “我不管,反正都是你的错。”

    “我拿你当兄弟,你却害我当笑柄。”

    “柔臻还在无涯书院呢,我突然发现就赶过来找你,等会我还要去接她回来。”

    “我且问你,我要如何搬回这一局?”

    “你若是不帮我,那我就……哼哼!”张华晃了晃自己的拳头,泄愤之意溢于言表。

    赵煜瑾忍着捧腹的冲动,伸手揽住张华的肩膀道:“我且问你,是抱得娇妻入怀重要还是脸面尊严重要?”

    “你想想看元昊,他是怎么对明珠郡主的。”

    “你再想想看子恒,他是怎么求得乐安县主的。”

    “不过是没有认出来而已,若是认出来了,你跟柔臻也只是站着面对面地寒暄几句,哪里有如今的共乘一车,并肩而行?”

    赵煜瑾说完,眼眸里满是玩味的深意。

    张华思绪转了转,好似自己占了大便宜了。

    可是他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

    “那要如何挑明,知道柔臻是女儿家,我总不能继续跟她糊里糊涂地相处吧?”

    张华苦恼极了。

    这时赵煜瑾又道:“你且说想不想娶柔臻,倘若你想娶柔臻,那今晚等柔臻回来,我问过她的心意后,我们便这样……”

    张华的眼眸越来越亮,等到赵煜瑾的耳语结束后,他心花怒放地道:“这样不太好吧。”

    赵煜瑾揉了揉肚子,继续憋着笑道:“没有什么不好的,等柔臻什么时候跟你坦白了,我们就商议婚期就是了。”

    张华想到柔臻斜抬眉眼时,那似笑非笑的玩味,一时间心如擂鼓。

    “行,就按你说的办。”

    “不管如何,只要柔臻愿意,我定不会负她的。”张华做出保证。

    赵煜瑾笑了笑,声音略显微凉道:“你若是负了我妹妹,我便结果了你。”

    张华只觉得身体一凉,艰难地咽了咽口水。

    话说,娇妻也不是那么好得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