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二十八:怂货(张赵篇)
    张华从赵府出来的时候,冷不防看到赵臻斜靠在他马车旁等他。

    “咦,你怎么在这里?”

    “我刚刚还让煜瑾叫你来叙旧呢。”

    赵臻闻言,抬眸似笑非笑地打量着张华道:“我去了,在门口听见你们说什么娶媳妇的事情。”

    “我还不想成家呢,没兴趣听。”

    张华闻言,嘿嘿一笑。

    他打量着赵臻瘦弱的样子,个子也不高,十五六岁的样子。

    “行吧,今日有空,不如带你去无涯书斋逛一逛。”

    张华上前撩开车帘,示意赵臻上车。

    赵臻眼眸微闪,当即懒懒道:“书斋有什么好去的,听说云湖那边有画舫,我们去租一艘,顺便找两个美人作陪才有趣呢。”

    张华看着赵臻那微微提高的下颚,嘴角噙着一抹玩味,好似就等着他上勾呢。

    找美人什么的,他到是没有干过。

    不过听同僚说起来,到是别有一番滋味。

    “去是可以的,不过我们还是叫上煜瑾吧。”

    张华觉得多叫一个人稳妥一些。

    赵臻率先上车,错身而过的时候,只听冷淡道:“我大哥那个人古板得很,叫了他就没有美人,你自己看着办。”

    张华垂下眼眸,似乎有些苦恼。

    赵臻端坐着身体,掀开的车帘刚好看见送张华出门的小厮还在偷瞄着。

    嗤!

    赵臻冷嘲,她才不怕大哥呢!

    若不是大哥说的那些,她又怎么会对张华抱又幻想。

    若是没有幻想,如今她又怎么感觉如鲠在喉,食难下咽。

    张华跟赵臻往云湖而去,小厮连忙去回禀了赵煜瑾。

    赵煜瑾听罢,好笑道:“派两个人远远跟着,有什么事情便来回禀。”

    小厮闻言,连忙下去安排。

    深秋里的云湖并没有多少游人,孤孤单单的画舫停靠在岸边,随风飘荡。

    张华和赵臻去的时候,远远的便看到有十几个身着薄纱的姑娘们甩着手绢,公子公子地叫着。

    莺莺燕燕挤在一处,看起来人多势众。

    张华下意识往赵臻的身边靠了靠,晦涩地道:“我们回吧。”

    赵臻见他眼眸闪烁,略有惧意,心里暗暗觉得好笑。

    “来的来了,趁着今天客人不多,我们还可以多挑几个。”

    张华愕然地看着赵臻,又上下扫了他那单薄的小身板,狐疑道:“多挑几个?”

    赵臻见他看得仔细,不免恼羞成怒道:“你想什么呢,挑来跳舞给我们看不行吗?”

    “不是不行,但是今天太冷了,画舫

    的船板上四面漏风,她们穿那么点跳舞,会冻坏的。”

    张华摇了摇头,他还是想走。

    没有子恒、玉衡他们在身边,他心里慌得很。

    更何况这种事情在他的脑子里就跟干坏事一样,他需要多多的小伙伴附和着他干,而不是他领头带着一个半大的毛头小子。

    这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他没法跟煜瑾交代。

    赵臻看着张华怂包的样子,嘴角抽搐着。

    这家伙平时看着口若悬河很不正经的样子,没有想到,面对女人竟然还有怯弱的时候。

    她眼眸微闪,脱口问道:“你不会还是个雏吧?”

    张华一下子抬高脑袋,伸手拍在赵臻的肩膀上道:“你小声点,女人才说是雏呢?”

    “玉衡说了,若是先有了通房,日后想要打发,心里难免会有些不适。”

    “毕竟跟过自己的女人又打发她去嫁给别的男人,她心里肯定会有怨气的,但若是留下来,又怕妻子心里不舒坦。”

    “可总是要顾大局的,不然妻妾成堆,日子更难过了。”

    “京城多少姑娘都喜欢子恒啊,那是人家洁身自好又情深义重,做为他的好友,我怎么能丢他的脸面呢。”

    张华说完,觉得自己脸上有光了,可赵臻的脸色貌似不太好,有些红彤彤的,像是气着了。

    张华见状,当即伸手揽住赵臻的肩膀,诚恳地道:“我跟你说这些,也是为了你好。”

    “夫妻和顺了,日子才能越过越好,就像元昊和子恒他们一样。”

    “改日我带你去见见他们,就知道何为君子了。”

    张华说完,发现赵臻的脸更红了,眼眸也沾了些许雾气。

    他当即以为赵臻年纪小,不知道其中的厉害,连忙又道:“你若是实在想试,早些成亲就行了。”

    “男子十六也可以成亲了。”

    “但是不可以乱来啊,尤其是这些经常伺候客人的女子,万万别沾身,子恒说过了,不小心染了病,丢死人不说,自己也完了。”

    赵臻红了眼睛,盯着张华看。

    她那嘴角忍了又忍,终究还是忍不住上翘了。

    “你这个呆子!”赵臻憋了一句。

    张华不由分说地拖着她往回走,任由那散发的脂粉味甩在背后。

    两个人又上了马车,张华吩咐车夫去无涯书斋。

    路上,赵臻看着松了一口气的张华,淡淡道:“你想娶什么样的妻子?”

    张华想了想,认真道:“也不拘要什么漂亮的,主要是性格要好,善解人意就行。”

    “我是家中嫡长子,下面还有弟弟妹妹,家中产业都交由二弟打理,我有自己的私产,也入仕了,养家总是没有问题的。”

    “娶了娘子,她也不用操心,银钱脸面我都会给她的。”
    r />

    张华觉得自己的条件算不上顶好的,可至少也有底气找个像样的媳妇。

    说起这个,他看着赵臻笑得一脸猥琐道:“你是煜瑾的本家兄弟,理应知道他有个小妹吧。”

    “其实早些时候,我是想过要求娶赵小妹的。”

    “可惜了,她早有良配,所以你就做不成我小舅子了。”

    赵臻愕然地睁了睁眼眸,疑惑地盯着张华道:“你何处知道她有了良配?”

    张华用扇子敲了敲她的脑袋,然后气闷道:“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

    “早些时候煜瑾在我耳边念叨,说是小妹如何如何好?”

    “我听了心里自然有意一见,可几次三番登门,皆不见小妹人影,这不是明摆着避讳我吗?”

    “煜瑾与我亲厚,他说小妹好或许只是想与我分享兄妹之前,是我之前想岔了。”

    “亏了我没有请人上门提亲,要不然现在可真是尴尬了。”

    “呵呵!”赵臻冷笑。

    她磕下眼眸,掩藏目中的冷意,心里早把张华这个蠢货骂了一万遍。

    人就在你面前呢,可你也要瞧得出端倪吧。

    赵臻本想挺了挺胸,可紧绷绷的感觉让她突然想起,她因恼了张华,所以又回房束胸描眉了。

    “据我所知,我那堂姐并未定亲,也没有意中人。”赵臻淡淡道,语气有点冷。

    张华往后靠在车垫上,磕下眼眸,漫不经心道:“算了,她不想见我,我厚着脸皮去只会唐突了她。”

    “怎么说也是煜瑾的妹妹,不能让她觉得我是个登徒子。”

    “算了就算了。”赵臻的声音更冷了,眼里也有了些许恼意。

    车厢里静了下来,除了转动的车轮声,便是街上偶尔传来的吆喝声。

    张华觉得有些小困,打个哈欠准备眯一会。

    赵臻看见他这个样子就来气,她心里正窝着火呢。

    她也不知道要气自己还是气张华,就是觉得很不舒坦。

    大哥说的没有错,张华的品性值得托付。

    至少比那些提亲的那些二十几岁的举人好太多了,没有通房侍妾,没有家产纠纷,不爱莺莺燕燕。

    可是她心里总觉得缺点什么?

    他其实也羡慕陈青云和乐安县主之间的感情吧。

    并非只是想维护夫妻的和睦,最起码心里还是存了举案齐眉的念想。

    赵臻想着,心里的火气渐渐平复下来。

    她看着脑袋随着颠簸摇摇晃晃的张华,那瞌睡沉得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她拿一个软枕放在车壁上,用手拖住,以免他会因为颠簸而撞在车壁上。

    张华浑然不觉,只是睡得更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