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二十七:赵家小妹(张赵篇)
    新帝登基后,京城总算是恢复了短暂的太平。

    正值金秋十月,树叶纷落,寒气来袭。

    赵府的蘅芜院内,赵柔臻正趴在罗汉床上的矮桌上发呆。

    敞开的窗户外,高高的两棵青梧桐耸立着,笼下一层阴凉。

    小丫鬟云竹欢快地从院外蹿了进来,然后凑到赵柔臻的身边道:“小姐,张公子来了。”

    “他让公子帮他引荐“赵臻”,还说之前一见如故。”

    赵柔臻蹙着的眉头缓缓散开,脸颊浮现一丝淡淡的红晕。

    七夕节那一日大哥带她出游,她不想以女儿装的身份跟大哥出门,故而女扮男装。

    可谁知道,大哥的好友张华得了“譞雲居士”的《荷花灯会图》,兴冲冲地来找了大哥。

    她早就久仰譞雲居士的画作,却难得一见真品,所以便同他们一起寻了一处清幽雅座,然后研看画作。

    那时相识,本也不曾多想。

    张华那人俊眉星目,性格朗然。他说起与譞雲居士在云鹤书院念书时的趣事,滔滔不竭,神情愉悦。

    三人并不见外,各自分享趣事,倒也相谈甚欢。

    临别时,他们都有几分意犹未尽。

    回府后,大哥跟她说,张华品行不错,若是游戏花丛的伪君子,定然能看得出她是女子,至少会十分敏感于女子身形和耳洞等等。

    可张华目光坦荡,话语洒脱,绝无半点忸怩作态。

    这也变向地证明了,他并未看出她是女儿身。

    “你去跟大公子说,我换身衣裳就来。”赵柔臻站了起来。

    她决定今日随便穿个男装,不束胸也不描眉,倘若张华再不知端倪,那他也不必再来了。

    心里虽是如此想,可赵柔臻不免有几分忐忑。

    大哥向来很少会在她的面前提起适婚男子,更何况还曾暗示过她,张华可托终身。

    赵家不是大族,赵柔臻的父亲早亡,寡母靠着本家的接济照料两个孩子长大。

    赵柔臻的哥哥赵煜瑾进士出身,如今任翰林院侍读,正六品,虽说官职不高,好歹也算是天子门生了。

    赵柔臻刚刚换好衣服,只见她娘从外面进来,一时间顿愕。

    “不是说那张公子上门来了,好好的,你这是什么打扮?”

    赵柔臻赧然地撇开脸去,嘴里喃喃道:“七夕时,就是这样见的。”

    赵母一听就明白过来。

    她拍了拍女儿的肩膀,好笑道:“你哥哥也真的是,好好的跟人家说清楚不就行了。”

    “他说那张公子是翰林院难得的君子,配你总是不差的。”

    “我家柔臻知书达理,温柔贞静,他若是看不上,也是他没福分。”

    赵柔臻红了红脸,不好意思地唤了一声娘!

    ……

    赵煜瑾的书房里,张华毫无形象地瘫坐在太师椅上。

    只见他打着折扇,喋喋不休地抱怨道:“子恒走了,玉衡接任刑部侍郎,忙得脚不沾地。”

    “元昊更不要说了,那个妻奴,郡主说什么就是什么,郡主说想吃海虾,他竟然自己亲自去买。”

    “可即便如此,人家有岳父撑腰呢,除了点卯,事情都有人分着做。”

    “哪里像我们两个,到现在才能坐下来好好说会话。”

    张华说着,垮了张脸,十分憋闷的样子。

    赵煜瑾从窗户远眺的视线刚好看到缓步走来的小妹,一时间半握着手,放在唇边遮掩咳嗽。

    他那双深幽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戏谑,虽是提醒,却做得一点诚意都没有。

    张华瞥了他一眼,以为他昨夜受了风寒,当即又道:“你也是的,老大不小了,赶紧成亲吧。”

    “成亲了就算被人管着,好歹会照顾着你的身体。”

    “不像我,我身体好,不过我也要成亲了,家里催得厉害。”

    门口的脚步声适时地停了下来。

    赵煜瑾的眉头皱了起来,斜倪了一眼散漫的张华,幽幽地问道:“哦,你要成亲了?”

    “之前怎么没有听你说起过,是哪家的姑娘?”

    张华摇了摇头,苦着一张脸道:“我娘请官媒打听呢,现在还不知道哪家的姑娘?”

    “哎,郡主之前说要帮我安排相看的,可到底国丧期间,不能让她落了话柄。”

    “横竖我自己也没有喜欢的,随便娶谁吧,品性温柔善良便可。”

    赵煜瑾撇了一眼门外远去的背影,在心里轻叹一声。

    他这个小妹外表看着温温柔柔的,其实心里最是倔强。

    张华随便娶谁都可以,那么她又怎么会想嫁呢?

    “你这呆子!”

    赵煜瑾骂了张华一句,语气有些无奈。

    张华凉凉地撇了他一眼,然后赌气般的道:“早就听你说,小妹如何如何好,却藏着从不给我看一眼。”

    “你可知七夕节那一日子恒为什么让我送画过来给你看,那是因为……想找个由头让我见见小妹。”

    “罢了,我们俩这般亲厚,你不肯让我见,我也知道小妹应有良配,所以便随我娘去安排吧,我可是她亲儿子,她总不会害我。”

    赵煜瑾闻言,又好气又好笑。

    只见他瞪了张华一眼,然后没好气道:“你这个呆子,你怎么不早说。”

    “早说一会也成啊。”

    “哎……你就是个蠢的。”

    张华幽怨地瞥向他,然后冷嗤道:“我是个蠢的,你还不是个憨的。”

    “你比我还大一岁呢,照样没媳妇。”

    赵煜瑾:“……”牛头不对马嘴地说了半天,他还被戳心了,呵呵,活该某人情路坎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