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二十六:只有你一个女人(谢姚篇)
    姚玉珊嫁给谢明坤以后,发现谢家比她想象的要和睦很多。

    婆母慈爱,小姑温柔,整个府中皆以嫡长为尊。

    她嫁过来第二个月就开始管帐了,婆母把能用的下人都拨给了她,公中的账面很稳妥,让她吃惊的是谢家外面铺子的账目。

    那些铺子一月收入的银钱比忠义侯府三个月的总收入还多。

    姚玉珊想起了父亲给她的夜明珠,她曾以为那便是她的压箱之物,可新婚夜谢明坤又给了她一颗,说是凑成一对,那时她才知道原来自己手中那颗是早些时候谢明坤送给她的谢礼。

    曾经她之所以会撞见谢明坤出事,无非是想找一个士子,嫁出来后好当家做主,不再受制。

    她甚至于还想,以忠义侯府的脸面,她的嫁妆最起码也有几千两银子。

    旁的不说,盘几家铺子维持家中嚼用也是够了。

    可谁知道,嫁的这个不仅仅仕途通畅,就连家底也丰厚得很。

    出嫁的时候,她父亲做主给了她嫡女份额的嫁妆,当时她心里还略微觉得熨帖,至少能在谢家把腰板挺直了。

    可现在她回想起自己当初的那些想法,只觉得惭愧。

    前些日子她月信迟迟不至,请了大夫来看,说是已有身孕一月有余。

    这本是件大喜事,可按照规矩,她带来那几个丫头,总是要挑一两个开脸,给谢明坤做通房的。

    因着她怀有身孕,谢明坤和婆母都没有提,反而又抽调两个婆子给她使唤,就怕她会劳累。

    姚玉珊思来想去,萍儿万万不能的,且不说那丫头没有这个心思,就算有她也不想日后心生罅隙,折了多年的主仆情分。

    剩下的那几个都是嫡母选来的陪嫁,个个姿色不俗,她知道其中也有父亲的意思。

    天色暮晚,谢明坤迟迟而归。

    今日朝堂有御史弹劾工部侍郎黄炎亭,刑部奉命彻查,而谢明坤任刑部侍郎,自然好一番忙碌。

    自从陈青云离京,皇上便额外偏爱谢明坤,其中的深意不言而喻。

    谢明坤也确实有些手段,又因从不偏袒受贿,因此得了谢铁面的外号。

    姚玉珊服侍谢明坤洗漱后,下人早就准备好了膳食。

    夫妻俩坐下一起用膳,姚玉珊胃口不好,随便吃点就放下了。

    谢明坤添了两碗饭,姚玉珊就在一旁坐着,眉头微拧,面色沉凝。

    谢明坤以为她不舒服,匆匆用完晚膳后道:“我看你有些不适,要不要请府医来看看?”

    姚玉珊闻言,面色更是惭愧。

    她摇了摇头,打发下人后道:“自从我嫁过来,相公和婆母都待我很好。”

    “如今我有了身孕,这几日寻思着给相公抬两个通房,不知道相公可有中意的人选?”

    谢明坤闻言,古怪地看了一眼姚玉珊。

    姚玉珊莫名觉得心虚,下意识把头低下去。

    “怀孕不宜多思多虑,更何况我没有这个心思。”

    “我早先是有一个通房的,不过也打发出去嫁人了,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不过谢家不是侯府,没有那么多规矩。”

    谢明坤说完,姚玉珊的脸红了起来,眼眸也有雾气萦绕。

    她总是想做好一个妻子的本分,可似乎有些弄巧成拙了。

    谢明坤见她眼睛微红,泪光闪烁,不免又心生怜惜。

    他伸手揽住姚玉珊的肩膀,然后便道:“倘若我真的想有别的女人,不需要你来替我安排。”

    “比起这些,我更喜欢你能像明珠郡主,乐安县主她们一样,自己的男人,便是死了,也只能是自己的。”

    姚玉珊更加觉得窘迫了,平心而论,她没有那个自信和魄力。

    毕竟她是在后宅中长大的,见惯了妻妾之争,从来没有奢望过,自己的丈夫只会有自己一个女人。

    只要丈夫对她够尊重,妾室够老实,不蹦跶到她面前耀武扬威,她都是可以忍受的。

    “相公知道的,我隐忍惯了,就算是与人斗气,也不过是瞪大眼睛,撅嘴气愤。”

    “相公对我这么好,事事以我为先,我已经知足了。”

    “如果相公只有我一个女人,怕是会委屈了你。”

    姚玉珊说完,眼睛越发红了。

    谢明坤知道她是有感而发,可他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

    他想起上一次柳成元夫妇约他和玉珊游湖,结果柳成元不过是多看一眼那个挽起裤脚的渔家女就差点被明珠郡主踢下河去。

    后来柳成元慌忙地解释,他是看到那个渔家女的脚踝上有蚂蟥,想提醒人家,又觉得不妥,这才一时没有回神。

    可即便解释得当,那一天明珠郡主的脸色都是冷的,而柳成元跟个小媳妇一样陪着小心。

    那时他还不厚道地笑了笑,觉得柳成元能有这个下场,完全就是夫纲不振。

    现在想一想,柳成元何曾在乎过身边这些人的看法?

    柳成元那时只想哄好自己所爱之人,即便伏低做小也觉得理所当然。

    或许他这一辈子也不会有陈青云和柳成元那样憋屈苦闷的窘迫,可是他也尝不到其中心心相印的滋味了。

    只是心里会觉得遗憾吧,毕竟他的妻子温柔婉约,眼中所看,心中所想,全是以他为先。

    谢明坤伸手将姚玉珊揽入怀中,然后拍了拍她的背脊道:“你不必如此深想,既苦了自己,也让夫妻生隙。”

    “我这一辈子,都只会有你一个女人。”

    “你记住这句话,记一辈子就成。”

    姚玉珊的心里涌出阵阵蜜意,这个诺言对她来说,太过承重了些。

    可是她却坚信着,他那样严谨的人,绝对不是说来逗她开心的。

    姚玉珊伸手环住谢明坤的腰身,含羞带泪地小声道:“我再不会了。”

    再不会什么?姚玉珊没有说清楚。

    可是谢明坤却微微勾了勾嘴角,稍稍觉得心里有了安慰。

    至少她是通情达理的,以他的资质,他总能调教得夫妻和顺,举案齐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