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二十五:敞开心扉(萧韦篇完)
    窗户外不再是黑沉沉的,有亮眼的光刺了进来。

    韦静抱着醒来就控制不住颤抖抽泣的彩英,眼里堆满了死寂。

    “咯吱”一声,门被推开了。

    那个高高耸立的人影踏了进来,也不知道是不是一夜未眠,心神有些恍惚。韦静清晰地感觉到,地面上有些晃动。

    彩英先是往她怀里缩了一下,可下一瞬间又坐直身体,挡在她的面前。

    韦静的心里淌过一丝暖流,无论如何,至少恐惧没有磨灭彩英所有的神智。

    “夫人别怕,将军会来救我们的。”

    彩英抽泣道,她双眸红肿,此时正小心翼翼地偷看了那个跟小山似男人。

    那么高,那么壮,什么都不穿,到处充斥着蛮横的破坏力。

    他冷戾地盯着她们,那血盆大口龇牙咧嘴的,露出了牙齿上还沾染的生肉和碎沫。

    鼻息之间都是恶臭的血腥味,彩英死死地掐着自己的大腿,豆大的泪滴一连串地落了下来。

    就在那个男人朝着她们走来的时候,彩英忽然对着他扑了过去。

    “彩英!”韦静惊叫一声,她伸手去拉,手指从彩英的褙子上滑过,眼睁睁看着彩英冲了过去。

    “嘭”的一声,那人一掌拍在彩英的身上。

    彩英的身体飞落,撞击在墙面上,然后跌到下来,陷入昨天那堆骨架当中。

    “噗……咳咳……”

    “夫人……别怕……”彩英吐了一口鲜血,然后缓缓地倒了下去。

    韦静惊惧后痛苦万分,她站了起来,恶狠狠地瞪视着眼前这个畜生一样的男人,心里满是无法宣泄的仇恨。

    男人冷眼回视,眸中泛寒,朝着韦静的方向走了过来。

    他的步伐迈得极大,几乎两步就来到韦静的面前。

    韦静后怕地往后退去,水漾的眼睛里满是惊恐,几乎成为压倒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没有人会来救她的,当后背抵靠到冰冷的墙面时,她卷长的睫毛不安地抖动着,一团死亡的阴影彻底将她笼罩起来。

    男人眼瞳深眯,凹陷的眼睛里铺张着一丝邪性的杀意。

    只见他伸手对着韦静的脖子掐了上去,似乎乐意她的生命终绝在他的几根手指之间。

    可就在他的手刚刚碰到韦静的脖子时,只听“咻”的一声,一根铁箭从门外射进来,直直地射过他的喉咙,然后钉在韦静额头上一尺来高的墙壁中。

    韦静听见动静,倏尔睁开眼。

    只见面前的男人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墙面上的铁箭,而在他的喉咙那里,正有鲜血喷涌而出……

    “小静!”

    萧凤天的身影蹿了进来,他一脚狠狠地踢在那个碍眼的男人身上,然后瞬间将韦静紧紧地抱在怀里。

    “呜呜……”惊惧后的韦静控制不住地在萧凤天的怀里哽咽着,她彻底被吓坏了。

    就在刚刚那一瞬间,她以为活不成的人是她。

    她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他了,连自己有孕的事情也没有机会告诉他。

    可是他来了,他来救她了。

    悲喜交加下,韦静很快就晕了过去。

    与此同时,萧凤天连忙抱着她往外掠去,剩下于洲处理食人族首领的尸首以及解救还未身死的彩英。

    ……

    韦静陷入噩梦中,她梦见有一双带血的手对着她伸了过来,正要夺去她的性命。

    她惊恐地叫了一声,然后才发现自己的双手被人紧紧地握住,而她也只是做了一场梦。

    萧凤天守在床边,看着韦静满头虚汗的样子,心里越发愧疚极了。

    他将她揽入怀中,然后顺着她的背脊道:“没事了,没事了,都过去了。”

    “那个畜生已经死了,他再也不能祸害人了。”

    韦静的手紧紧抓住萧凤天的衣襟,她的眼眶红了又红,温热的泪水接连掉落。

    “彩英呢?”韦静连忙问道。

    “她没事,只是受了伤。”萧凤天回道,心疼地看着韦静。

    韦静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可她很快又道:“他会吃人,吃活人……”

    “血淋淋的,太可怕了。”

    萧凤天的身体一僵,于洲回禀过了,那个封起来的房间里,总共有三具尸骨,都啃得只有骨架了,而且还是散了的骨架。

    幸好她没有出事,不然他都不知道要如何原谅自己?

    “他不是人,是畜生。”

    “他已经死了,别怕。”萧凤天再一次抱紧韦静,可他随即想到什么,连忙放开她。

    他伸手擦去她眼角的泪水,然后用额头抵靠在她的额头,十分温柔地道:“府医说你已经有一个月的身孕了。”

    “为了孩子,坚强起来,以后我都会陪着你的,无论你想去那里,我都会跟在你的身边保护你。”

    萧凤天说完,摩擦着韦静的小脸,眼中的缱绻之情显而易见。

    韦静的苍白的脸颊有了泛起了一丝红润,她闭上眼睛,稍稍平复后道:“我原是想证实了再请府医,怕没有怀上,让你空欢喜一场。”

    “可是却差一点……”

    “我知道,都是我的错,是我做得不够好,让你的心不安稳。”

    萧凤天打断她的话,声音低沉道。

    其实他很自责,找不到她的时候,自责和痛苦淹没了他。

    那一刻,他想的全是她温温柔柔陪在他身边的样子,一个人寂寞太久,有一个红袖添香的人为伴,是一种幸福。

    可惜他一直以为可有可无,她是那样敏感聪慧的女子,又怎么会不知道他的打算?

    所以,在怀疑自己有孕的时候,她都要先去外面确认了,才想来告诉他。

    她想给他那种不会失望的欢喜和激动,可落寞和忐忑,她却想自己受了。

    萧凤天俯身亲吻着韦静的额头,然后愧疚道:“都是我的错,从今往后,你靠着我的肩膀就好,无论是喜是悲的消息,我们都一起面对。”

    韦静闻言,心里热乎乎的。

    她紧紧抱着萧凤天,知道这一刻,他的心已经为她打开了。

    一直以来,她所求不就是这样一个机会?

    一个走进他心里的机会!

    韦静想到这里,当即也敞开心扉道:“相公,我其实很喜欢你!”

    “我知道,我也很喜欢你!”

    “相公,我以后会好好爱你的!”

    “嗯,我也会好好爱你的!”

    萧凤天揉了揉韦静的头发,然后用脸颊温柔蹭着她的额头,像哄孩子一样。

    韦静眯着眼睛,笑得嘴角弯起,满足得像是刚刚储满松果的小松鼠一样。

    ……

    八个半月后,韦静突然发作,产下一子,萧凤天取名为萧行屹。

    萧行屹两岁的时候,韦静又怀孕。

    彼时边境许多部落驻扎之地沙化,不免又要争夺新的领地,于是边城略有不稳。

    为了让萧凤天安心战事,韦静带着萧行屹暂避定南府,直到萧凤天处理完边城事物后来接她一起回京。

    同年十月,韦静在定南府产下一女,请李心慧帮孩子取名。

    李心慧见萧凤天自孩子产下便抱不离手,心里既宽慰又高兴,她为孩子取名为萧瑾萱,美玉无忧之意。

    因为边城平静下来,萧凤天便陪着韦静在定南府住三个月,夫妻二人这才启程上京,带着两个孩子回去看望长辈们。

    陈青云和李心慧去送他们的时候,只见萧凤天先扶着韦静上车,然后从奶娘的手中接过萧瑾萱递给韦静,这才抱着萧行屹进了车厢。

    韦静撩开车帘对着李心慧挥了挥手,笑得明艳动人。

    萧凤天对着陈青云颔首,目光不再聚焦在李心慧的身上。

    待他们的车队缓缓驶离定南府后,李心慧有感而发道:“真好啊,萧大哥也娇妻在怀,儿女双全了。”

    陈青云闻言,捏了捏她的心道:“哦,难道你不是娇夫在怀,儿女双全吗?”

    李心慧闻言,视线落在陈青云清隽如玉的面容上,然后玩味地点了点头道:“嗯,是挺“骄”的。”

    “呵!”

    陈青云凉凉地瞥了她一眼,握着她的手越发用力了。

    李心慧顺势靠过去,然后温柔地蹭着他的胸膛道:““骄”才好呢,我就喜欢你“骄纵”的样子。”

    陈青云闻言,圈住她的腰身道:“可我只有在床上的时候才会“骄纵”!”

    李心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