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二十二:相公我很担心你(萧韦篇)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进房间的时候,萧凤天就醒来了。

    他习惯性地想伸展自己的双手,可左臂上那颗小脑袋貌似一动也不动,睡得很熟。

    清浅的呼吸洒在他的手腕,似乎触动着心里那根柔软的弦。

    他微微侧身,看着韦静就躺在他的臂弯里,一只手还扣在他的腰间。

    昨天夜里他有心放纵,到是累到她了。

    想到她仰着头,无意识想蹭着他胸膛的样子,他立即就感觉一阵激颤。

    陷入**中的她,像是风雨中寻求庇护的花朵,左右摇曳,花枝轻颤。

    他恶劣地一再索求,就想看看她到底能够承受多少。

    可当看到像小兽一样无助又迷茫地看着他时,他发现自己坏得有些过分了。

    心里潜藏那一抹温柔被激发出来,到最后,看到她累瘫在他怀中却满面潮红,糯糯轻哼的时候,他下意识就想将她卷入怀中,好一番疼惜揉爱。

    ……

    韦静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午时了。

    她是被饿醒的,羞燥地起床用膳,然后接着午睡。

    可满床都是萧凤天的气息,她揉搓着那枕头时,就会想起萧凤天揉搓她的样子。

    没办法,最后只能唤来丫鬟收拾床铺。

    看着丫鬟们个个暗暗兴奋的目光,韦静觉得自己的脸已经不能再红了。

    自己嫁的男人,温柔的时候像猫。

    可凶猛的时候,比草原上的雄鹰还要傲慢猖狂。

    昨夜她努力想要看清楚他眼中那深邃的光芒,可她的目光越是清晰,他的动作越是孟浪。

    到最后羞得她连眼睛都睁不开了,一个劲地感受着,生怕自己一个不留神,那破口而出的声音就从门窗缝隙溜出去了。

    接下来的日子,萧凤天秉持着男人天性使然的探索精神,好一番肆意放纵。

    而韦静则秉持着默许加迎合的态度承受着,一时间夫妻二人蜜里调油,到也过得比从前更亲密几分。

    然而这份甜蜜的日子并未维持太久,七八月的时候,天不降雨,边城陷入旱天。

    天镜湖的水勉强可以支撑着驻扎大军和边城百姓的饮用,然而周边那些零散的部落却装作平民百姓穿过边城来天镜湖取水。

    其中就有边城人谈之色变的食人族。

    萧凤天接到于洲密报,在边城城外的荆丛山发现了被剔完肉的尸骨,一共有十三具,全都是年轻的女子或者孩子,死状极其凄惨,连脑浆都被吸干了,像是恶鬼所为,只留下可以辨认的骨架。

    食人族一直存于西边的黑山山脉,那里荆棘丛生,野兽出没,是边城出了名的禁地。

    萧凤天召集手下得力的大将,准备组建一支精兵,暗中潜伏在边城城外,一举将趁机为害百姓的食人族铲除。

    这只精兵由于洲亲自统领,而城中也遍布着萧凤天的探子和亲卫,一旦发现食人族,立即通知城中潜伏的亲卫进行围剿。

    由于一直关注事件的进展,萧凤天又开始早出完归。

    伴随着食人族的绞杀,关于食人族将人啃食分尸的消息也不胫而走。

    暮色沉沉之下,秋风乍起。

    韦静看着庭前摇晃的阴影,心里越发担忧了。

    传说食人族力气极大,可以一纵一跳三丈之高。

    更有一双可以撕裂猎物的双手,那凶残的样子比恶狼还要厉害十分。

    韦静之所以心神不安,那是因为萧凤天说过,为了防止其余部落暴动,所以他们并未关闭城门,只是暗中寻觅食人族的踪迹,加以围剿。

    最近几日,食人族的人窥探得其中的猫腻,在杀了其他部落的人以后,再换装进城。

    已经有几个探子被杀了,身体活活被撕成两瓣,饮尽鲜血,十分恐怖。

    萧凤天说,食人族虽然凶残,却不会时常出现在食人族的领地之外。

    他怀疑食人族发生了变故,不仅仅是因为天旱,而是有食人族的族人被驱逐出领地,所以他们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往返于边城,获取他们需要的食物和水源。

    在边城这样恶劣的生存条件下,部落都不会轻易驱逐自己的族人。

    除非真的是出了十恶不赦之徒,可那样也只会是一两个,而不是成群结队。

    唯一的可能,食人族发生了暴乱,而输的一方则被彻底驱逐出来。

    随着越来越黑的天色,韦静的担忧也在无限之中放大。

    她紧蹙着眉头,双手绞着手帕转圈。

    门外守着的护卫看着站在门口眺望的将军夫人,一个个欲言又止。

    韦静知道她有些草木皆兵,毕竟他是经历过无数次险情,一次次从生死边缘强悍归来的大将军。

    他遭遇过伏击,暗杀,围剿,可他都还好好地活着,活着跟她成亲,活着跟她一起过日子。

    未来的路还那么长,他们都还没有孩子,看不到他的身影出现在这夜幕中,她的心也如这夜色一样沉寂,荒凉到只有恐惧和孤单。

    这样漫长的等待持续到了戌时。

    马蹄的跶跶声响彻在耳边,韦静早就僵硬的身体突然朝前走了两步,因为迈的步伐太快,她差点栽倒。

    好不容易稳住身形,那熟悉的身影骑着他那匹烈焰,带领着他身后的精锐的亲卫,风尘仆仆地入了府外高高挂着的灯影中。

    刺鼻的血腥味袭来,韦静只觉得心里砰砰砰的,似乎有闷鼓长敲,扰得她不得安宁。

    “相公!”

    韦静喊了一声,眼眶顿时就湿润了。

    萧凤天一跃下马,两步就来到了韦静的面前。

    他知晓她担忧了,这样在大门外迎接他,她还是第一次。

    而且她唤他“相公”,这声音只有在他们新婚之夜时,他才听过。

    萧凤天觉得一身的疲倦和杀戮的戾气顷刻间全都消失了,他揽住她的肩膀,拥着她往府里走。

    “没事,都是那些畜生的血。”

    萧凤天出声道,可又觉得不太妥。

    他适时地拉开距离,然后看着韦静道:“你先回房,我洗漱后再来。”

    韦静怔怔地望着他,院子里的怪风还在绕圈,呼呼地在耳边响着。

    她很不喜欢忽明忽暗的那些影子,就像她不喜欢此时他眼中的闪烁的光芒一样,有犹豫,有愧意。

    她突然扑过去,然后死死地扣住他的腰身道:“我不怕闻到这鲜血的味道,只要不是你的,我就不怕。”

    “我们回房吧,我帮你洗澡。”

    她说完,幽幽地抬眸,然后接着又有些委屈地道:“相公,我很担心你。”

    那柔媚的眼角有了湿意,原本亮晶晶的眸子覆上一层浓浓的水雾,叫人根本看不清楚她眼中深藏的情意。

    可她微微翘着的红唇,无声地透出一股无助和惶恐。

    萧凤天的心顿时就软了。

    他将额头抵靠在她的发间,然后深深地嗅着她的发香道:“好,我们回房。”

    ……

    氤氲的雾气在珠帘内徐徐升起,像是仙雾缭绕,遮挡着那室内羞人的春光。

    韦静伸手给萧凤天解着衣袍,一双黑眸沉静如水,只是轻抿着的红唇看起来有些紧张。

    她的动作不慢,轻柔之中带着爽利,似乎想要快点除去他这一身的血腥气。

    萧凤天低着头,那垂下的视线落在她红红的耳朵上。

    勾了勾嘴角,萧凤天深邃的眼中闪过一丝宠溺。

    入水后,萧凤天满足地眯了眯眼。

    那些食人族竟然妄图征伐安山部落,若不是他们及时赶到,或许整个安山部落的男人和孩子都活不了。

    想到这些猖獗的食人族,萧凤天的眉峰又皱在了一起。

    事情比他想象的要棘手,这些混在各个部落中的食人族若是不铲除,只怕用不了多久,边城的百姓就不得安宁了。

    就在萧凤天沉思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他疑惑地回头,只见韦静已经将外衫和里衣都脱了,那如暖玉一样的手指正攀上后颈的位置,那里有两根细长的带子被拉开,顷刻间那薄薄的肚兜顺着那玉琵琶般的背脊滑落,而此时的韦静也慢慢地转过身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