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二十一:别样情事(萧韦篇)
    接下来的三天,韦静都没有去骑马了。

    萧凤天也难得留在府中,并未去军营练兵。

    惬意平静的日子里,他们仿佛又回到了京城的时候,一个在描画练字,一个在练武读书。

    韦静总有一种感觉,萧凤天在迁就她。

    虽然她不知道自己这种感觉从何而来,但是她就是知道。

    因为萧凤天看她的目光,已经不似以往那般平淡,而是带着一丝丝的探究和专注。

    韦静的心有些乱,她告诉自己,认命以后就不要有期待。

    可是他一点一滴的改变都会影响到她,怀着复杂的心绪,韦静主动出了大将军府,去了李将军府上。

    李夫人向来是个爱玩的,不一会就约了常夫人和风夫人过府,四人开始玩叶子牌。

    叶子牌在京城很受欢迎,韦静也早就暗通其道,因此玩起来的时候格外得心应手。

    几位夫人的相公不在,李夫人就让府里备了晚饭,留她们用晚饭。

    韦静也假装自己相公不在府里,在李夫人家用了晚饭以后,四人继续玩叶子牌。

    许是玩得尽兴,几位夫人离开李将军府的时候,已经是戌时了。

    门口一一道别,个个都是笑容满面的。

    尤其是赢了几十两银子的韦静。

    韦静看着随行亲兵牵了马车出来,她丝毫不觉有任何异样。

    只是在掀开车帘的时候,嘴角的笑容顿时僵了一下。

    只见萧凤天稳稳当当地坐在里面,此时他静静地靠在马车里的靠垫上,然后抬高下颚,深邃的眼眸正直直地望着她。

    “咳!”

    “你什么时候来的?”

    韦静收敛脸上的笑容,然后规规矩矩地坐到萧凤天的身边。

    “酉时过来的。”萧凤天淡淡道。

    足足等了一个时辰,韦静有些赧然。“下次你直接让人去叫我一声就好了,我们就是在玩叶子牌。”

    萧凤天微微斜倪着视线,便看着韦静不好意思羞红的脸颊。

    “你似乎不喜欢待在府里。”萧凤天出声道。

    厄?

    也不是不喜欢吧,韦静想。

    只是觉得,跟他在一起有些局促。

    所以便下意识想要避开,当然,除了晚上两个人睡在一起的那几个时辰是避无可避的。

    “府里待久了会觉得闷,李夫人和风夫人她们都是爽利人,偶尔跟她们一起相处会觉得很有趣。”

    “偶尔?”萧凤天语气有些狭促。

    韦静的脸更红了,她不好意思地低了低头。

    萧凤天没有再继续打趣她,而是在回府后,突然来了一句:“伤好了吗?”

    “啊?”

    韦静愕然,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伤?

    她哪有什么伤啊?

    看着她一脸懵懂不知的样子,萧凤天难得好心情地戏谑道:“你腿上的伤。”

    韦静只感觉脑袋轰地一声,眼里的光一下子变得绯红起来。

    她疾步往卧房走去,一路上都低垂着头,就害怕被下人们看出异样。

    萧凤天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忽然觉得还是这样的她比较真实。

    他浅浅地勾了勾嘴角,然后吩咐亲卫给他送些吃食。

    下晚去寻她的时候,他本意是想叫她回来吃晚饭。

    可后来得知她玩得不想回府,他便也不去勉强。

    她高兴的时候,就像是一只欢快的小松鼠,那眼睛又黑又亮,让人心生爱怜。

    萧凤天回房的时候,韦静已经洗漱好了。

    刚刚平复下来的心境因为萧凤天的到来而开始狂跳起来。

    幸好萧凤天没有再说些什么让她觉得不适的话语,而是径直去了盥洗室。

    简单地洗漱后,萧凤天看着依靠在床头看书的韦静,嘴角噙着一抹玩味的笑意。

    “安歇了。”

    萧凤天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地道。

    韦静顺势放下书卷,将身子往被子里缩了缩。

    萧凤天原本是想和从前一样,只是比从前更加用心一点,细细地感受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

    然而,她的表现比他想象的要更加有趣。

    比如现在,她很紧张,却努力装出平静的样子。

    萧凤天想要逗趣的心思越发浓了,他吹灭了床头的灯,然后揭开被子躺下。

    两个人挨得很近,她呼吸的声音轻时如风拂弱柳,似有若无。她呼吸重时如闷鼓长敲,余韵极长。

    微弱的月光从窗户那里透进来,低沉朦胧的夜色里,他抿着唇角,眼里的笑容越发深了。

    韦静直挺挺地躺着,双手紧拽着被子。

    她的心跳得很快,可是她又不想让萧凤天知道。

    于是她便如那溺在水中的浮萍,摇摇摆摆,起起伏伏,一个劲地压抑着,企图在获得那喘气的时机时又能隐匿自己的狼狈。

    她这个时候会恨自己没有出息,明明已经看懂了他眼中的玩味和戏谑,可她却无法控制自己不受他的引诱。

    说到底,不过是她不知何时将他放在心上。

    却始终委委屈屈地觉得,他心里没有她。

    为了不让他心有愧疚,所以连自己的心意也要藏着。

    哎……

    韦静在心里长长一叹,她就是一个没有出息,又矫情的女子。

    她在想,若是乐安县主那样的女子,又会如何呢?

    乐安县主笑起来的时候,给人一种婉约宁静之美,眼里的光明媚极了,暖暖的,像是三月初春的太阳。

    她听婆婆说过了,他的命是乐安县主救的。

    他们一起经历的那些生死险情,是她无法逾越的过去。

    越是明白,她的心里就越是酸楚。

    可乐安县主呢,那样的聪慧的女子,在她和萧凤天成亲之后,还特意来告诉她:“珍惜眼前的人才是最重要的。”

    那些过去终究会成为过去,而她拥有的将来也只会是她和他的将来。

    道理那么浅而易懂。

    可是她还是缺乏追逐他的勇气,她是那样被动的人,看不到他对她有意,便可以沉静如水地继续过着相敬如宾的日子。

    韦静的眼中渐渐有了自嘲,一个不肯努力的人,又渴望着最幸福的结局。

    她这不是做白日梦吗?

    甚至于比做白日梦还要可耻一点!

    心里升起的热潮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自我反省。

    就在韦静心绪万千的时候,萧凤天微微侧身,被子下面的手突然覆上了韦静紧拽被子的手。

    韦静的思绪一下子全停了,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她那一只手上。

    有一双宽厚有力的大手正把玩着她的小手,时不时捏一捏她的手指,揉一揉她的手背,恍惚中,她总觉得自己的手背肿了,胖乎乎的那种感觉,让她莫名起了一丝羞恼。

    她想抽出来,可是他的手比她想象的还要有力。

    光光是有力也就罢了,可他似乎玩上瘾了,竟然还顺着手腕往上游走……

    韦静觉得自己的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像是堵在嗓子眼一样,让她连呼吸都粗重起来。

    更为让她难耐的却是,她僵硬的身体在轻颤。

    她知道他能感觉得到,羞恼的她却不能抵抗。

    她多想一巴掌拍下去,告诉他不许动。

    可为什么不许动呢?

    又不是没有动过?

    韦静想着,心里越发煎熬了。

    肌肤上的颤栗感很清晰,从温热到灼热的异样也很清晰。

    萧凤天感受着这一切,像是发现令他心仪的兵器一样,他开始了细致认真的探索。

    两个人的呼吸都默契地压抑着,静谧的气氛中,似乎有氤氤氲氲感觉自心田冉起。

    韦静的默许让萧凤天越发胆大起来。

    记忆中听过的那些关于女人的谬论全都冲击在脑海里,他开始寻着他所想要的,以及自己想给予的,都在这闷热的被子底下,开始了一轮让人回味无穷的夫妻情事。

    黑暗中,破口而出的嘤咛声似乎掺杂着一丝欢愉。

    萧凤天紧紧地扣住韦静的细腰,然后抵靠得紧紧的。

    彻底放纵的那种美妙,可真是**蚀骨。

    他难耐地仰着头,感觉烟花刹那间在脑海中炸开。

    而他抱着的韦静,则媚眼如丝,红艳艳的唇瓣上齿痕交错。氤氲般的眼眸中,一片绯色迷离之光,好似潋滟的湖光里,有着一簇簇跳动的火焰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