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十八:大婚(星云篇完)
    春闱后,沈心慧定亲了,定的是近年来皇上刚刚提拔起来的京兆府尹陈祥真的嫡次子,陈青云。

    这个消息一出来的时候,很多人都暗暗猜测着,太傅沈一帆是不是受到了皇上的猜忌。

    毕竟这陈家门第和沈家门第,相差甚远。

    可直到殿试后,陈青云被皇上钦点为金科状元的时候,众人开始有些明白过来。

    沈老太傅爱书成痴,一辈子都在提携喜爱读书的后生晚辈。

    沈太傅恭谦孝顺,秉承沈老太傅之志,一直都在朝堂上举荐有能有才之士,从不任人唯亲,深得皇上信任,也让百官敬重有加。

    因此众人暗暗猜测着,这陈青云或许正是因为学业出众,所以才被沈太傅给看中,选为女婿。

    四月二十八,陈青云和沈心慧大婚之日。

    作为沈太傅唯一的女儿,沈心慧的婚礼可以说是十里红妆,盛况空前。

    而国子监也因为赴宴的官员和学子太多,因此还特意停课一日。

    沈一帆找了朝堂的一众老臣,给陈青云出了十几道难题。

    一开始这些老臣还幸灾乐祸,觉得沈一帆跟女婿陈青云杠上了。

    然而当陈青云一一化解难题,成功抱得美人归时,众老臣十分汗颜地笑着,心里直骂沈一帆是只老狐狸。

    表面上为难他女婿,实际上是给他女婿显露才学的机会。

    如此一来,日后他们想要为难陈青云,便要三思而后行了,如若不然,偷鸡不成蚀把米就是他们的真实写照。

    ……

    热闹嘲杂的声音里,沈心慧听到了许许多多打趣的声音。

    善意的调侃和揶揄络绎不绝,她听见青云舒朗的笑声,有一种凭君戏谑的潜意在里面。

    他今天或许很开心吧。

    就像她一样,除了在盖头下面傻笑或者脸红,别的也说不出什么来了。

    从前的口齿伶俐,也都变成了呆傻憨痴。

    好不容易才折腾到了新房,她坐到雕花架子床上,床上堆叠的大红色喜被一下子冲击着她的眼睛。

    她慌乱间,连忙移开视线。

    好在她还盖着盖头,因此也没有人发现她的异样。

    只是她的呼吸急促了些,胸口的位置“嘭、嘭、嘭”的跳个不停。

    她努力集中精神,勉强将喜婆说的那些步骤都应付过去。

    等到他们都退下时,她全身都是虚汗,整个人无力地轻靠在床沿。

    青云帮她摘下发冠,然后捋了捋她被汗水打湿的鬓角,温柔地道:“累了吧,热水已经备下了。”

    “招呼下人伺候你洗漱,然后好好躺在床上歇一歇。”

    沈心慧微微颔首,她看着穿着喜服的青云,发现他今日格外好看,有一种光鲜艳丽之感。

    束发的金色发冠,鲜红的交领褙子,还有那翩翩体态上的祥云腰带。

    一切都显得恰如其分。

    “你先去吧,别让客人等太久。”

    沈心慧出声催促道,她现在有些慌乱和不知所措。

    她不想一直这样面对青云,她会觉得很紧张。

    陈青云看着她闪烁的眼眸,那里面的光羞涩而慌张。

    她不敢抬头看他,只得紧张地抓住衣角,好似还没有从他们已经是夫妻这件事里回神过来。

    陈青云了然地勾了勾嘴角,随即在她的耳畔大道:“我也不会让你等太久的,娘子。”

    陈青云说完,含笑离去。

    沈心慧抬首时,只见他眼中满是戏谑的光芒。

    她只觉心口一滞,想说点什么,可最后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脸颊越发滚烫了,沈心慧暗暗握了握拳,觉得她真是没出息透了。

    别的事情不占强也就算了,偏偏连嘴上还击一句都做不到?

    ……

    陈青云确实很快就回来了,沈心慧刚刚沐浴换衣,正吃着丫鬟给她端来的汤面。

    陈青云看着她胃口还算不错,当即轻笑道:“多吃一点,养养精神。”

    沈心慧附和着点了点头,她正有此意。

    陈青云见她傻乎乎的,不免觉得好笑。

    他让丫鬟也给他端来一碗汤面,沈心慧见状,疑惑道:“你在前院没有吃饱吗?”

    陈青云慢慢悠悠地吃着面条,语气波澜不惊道:“心里惦记着娘子,没有吃饱。”

    沈心慧闻言,脸颊倏尔一红,垂头喝面汤。

    片刻后,夫妻两人都吃完了,陈青云去洗漱,沈心慧则局促不安地坐在床沿边。

    丫鬟婆子们都退下去了,盥洗室里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

    沈心慧的脑袋里想的全是……不太正经的画面。

    话说她娘给她的春宫图不太好看,太直接了。

    不过太子给的到是意境深远,美而不淫,媚而不妖,确实算得上是佳品。

    想起太子那厮,沈心慧不免想到表哥。

    不过伤心也就是一时的,更何况她相信表哥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沈心慧胡思乱想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

    脚步声清晰地响动着,她换了一个比较端庄的姿势坐着。

    陈青云穿了薄薄的丝绸睡衣,大红色的领口露出蜜色的胸膛,笔直有力的双腿在步伐的摇曳中显露诱人的形态。

    沈心慧感觉目光有些热了,她想移开下垂的视线,下意识抬首时,只见青云正朝着她靠过来。

    清隽的脸庞风姿俊逸,深邃的

    眼眸幽光簇簇,薄厚始终的红唇轻抿着,无声地透出一股**的味道。

    沈心慧咽了咽口水,发现论起色诱,她家青云可真是个中翘楚。

    “咳咳……睡吧。”

    沈心慧想老老实实地爬进被窝,可这时陈青云却忽然拉住了她的手。

    “合卺酒。”

    他慢悠悠地带,语气中透着意思散漫的揶揄。

    沈心慧羞窘,连忙端坐好,只等着他把酒杯端过来。

    她暗暗给自己打气,不能没有出息,不能露怯,不能被他看扁。

    然而事实是,她端着酒杯的手微微发颤,整个人越想放松就越紧绷。

    陈青云对她的紧张视而不见,只不过在喝合卺酒的时候,他搂住她腰身的手微微用力。

    等到酒水悉数饮尽,她也被他带进怀里。

    “呃……唔……”

    在沈心慧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陈青云忽然俯身,将他口中的酒水渡给了沈心慧。

    沈心慧猝不及防,全都给咽了下去。

    陈青云可不想就此放开她,而是越发缠绵地吻了起来。

    片刻后,他手掌撑着床沿,将她困在床头的一角,用极其暧昧的声音道:“怕的话,就喝点酒壮胆吧。”

    “听说饮酒后的洞房花烛夜,别有一番滋味。”

    沈心慧红着眼睛,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恼的。

    她那湿漉漉的泪珠挂在长长的睫毛上,惹人怜爱极了。

    他不会告诉她,他也很紧张呢!

    所以,他其实在宴席上喝了不少酒了。

    今天的她很美,或许想到她已经是自己的妻子了,所以每每看到她,都会让他有一种心颤的美妙。

    他还记得,用红绸牵着她拜堂的时候,他看不见她的脸庞,可她玉润光鲜的手指,却仿佛牢牢地抓在他的心上。

    那一刻,一种油然而生的满足感和幸福感冲击到他的四肢百骸。

    那一刻,他跟自己说,以后一定要让她幸福。

    想到这里,陈青云的笑容越发幽深起来。

    沈心慧伸手捶了陈青云一下,可因为这番缠绵的热吻以后,她便不再那么紧张了。

    陈青云笑着放下酒杯,然后脱鞋上床,伸手将她揽入怀中。

    沈心慧顺势埋首在他的怀里,任凭他的吻从她的发丝蔓延至她的颈窝。

    难耐他的温柔,她微微起身,却不想就此落入他的魔掌之下。

    屋内喜烛摇曳,屋外夜色正浓。

    咯吱咯吱的声音伴随着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响起,浅碎低咛的声音也妙不可言地轻哼着。

    大好四月的风光,遮掩了一室的羞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