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7章 番外十七:治得住她的相公(星云篇)
    陈青云看着她眼眶里闪现的泪光,像珍珠一样,颤颤巍巍的,就要滚落下来!

    他当即牵着她的双手,然后戏谑道:“时隔七年以后,我终于又看到那个让我牵肠挂肚的人。”

    “可是她好没有良心,我记挂她那么久,心心念念全是她。”

    “然而她却给我找了那么多的丑姑娘,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就想让我选美若天仙的她。”

    “认识她这么久,我第一次知道,原来她还可以这么坏。”

    沈心慧不敢置信地抬高下巴,她仰着头看他,泪光里透着一团闪烁的惊喜。

    “是我?”

    “你喜欢的人是我?”

    她欢喜道,嘴角一下子就翘了起来,像是忽然得到至宝的小狐狸一样。

    陈青云一把将她拉入怀中,然后将她箍得紧紧的。

    他恨铁不成钢地在她的耳边道:“你对我这么多年的心意视而不见,如今还要给我介绍别的姑娘。”

    “沈心慧,你还可以再蠢一点的。”

    沈心慧闻言,笑得泪花乱转。

    她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委屈地道:“可是你还小啊,我们认识的时候才多大?”

    “我不是怕你不明白吗?”

    “我们这么好,我不能用我的感情来束缚了你。”

    她说着,感觉眼泪流得更凶了。

    她那么多纠结,不就是害怕他在不明白自己感情的时候,被她牵着鼻子走吗?

    未来的路还有那么长,这几年算什么呢?

    她一个人的时候,就常常再想,或许他只是把她当成是一个可以倾诉心事的姐姐!

    一次次地试探,言语之中浅淡的倾述,衍生在字里行间的暧昧。

    她其实也很怕的,她怕他不明白,或者是明白了,不忍伤害她而稀里糊涂地回应了她的感情。

    给他相看姑娘的事情是混,可她也是想给他一个选择的机会。

    毕竟,他们曾经那么好,她真的不想他以后会后悔,然后连这么多年的感情都被抹杀了。

    陈青云觉得自己的眼眶也湿了,他紧紧地抱着她,亲吻着她的脸颊,不停地在她的耳边重复着:“傻瓜,笨蛋,傻瓜,笨蛋……”

    “我七岁就在念四书五经了,十岁已经读完史记了,你以为我真的那么稚嫩,稚嫩到连自己的感情都弄不清楚吗?”

    “这几年我常常在想,等吧,如果你心里有我,时间会告诉我答案。”

    “如果你已经选择了别人,我以后的路上没有你,那我也不必进京了。”

    沈心慧笑了起来,得到他的答案后,她像只欢快的鸟儿。

    她蹭着他的颈窝,然后愉悦道:“我其实知道一点,反正是足够让我开心的了。”

    “只不过没有你现在说的这么多,让我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人反复品读那些信,不是一个人纠结着,怀疑着,然后又坚持着。”

    “这种感觉可真是奇妙,有点酸酸的,甜甜的,还有点磨人。”

    陈青云没有想到,现在的她到是开始回味了。

    他眼里的笑意深了几分,只不过他想起那些明显被替换过的姑娘们,当即戏谑道:“现在你知道我心里的人是谁了,那些姑娘们可怎么办呢?”

    沈心慧闻言,当即用手指挠了挠他的背脊道:“我知道你在心里笑话我,太子也说我是朽木。”

    “不过你们当真以为我傻吗,我是跟那些姑娘说,请她们帮我相看意中人的。”

    “哼,这可是我和她们的秘密,谁也不知道。”

    陈青云闻言,看着不远处,那躲在树丛里看热闹的几人,当即含笑道:“果然如此。”

    “不过似乎有人误会你的意思了。”

    “什么?”沈心慧狐疑道。

    陈青云放开手,然后将她半拥在怀里,回头看向山坡下那群嬉笑的姑娘们。

    沈心慧顺着陈青云的视线看下去,顿时惊愕地张大嘴角,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

    只见山下的姑娘们一个个都化了夸张的桃花妆,而且衣衫也穿得十分暴露,连那粗壮的大腿和满是肥肉的腰身都遮挡不住。

    更为可怕的是,她们竟然还在学那些清瘦动人的姑娘们扑蝶嬉闹?

    “天呐,谁干的?”

    沈心慧知道一定是有人从中作梗。

    她问着陈青云的时候,只见陈青云嘴角含笑,目光有意无意地朝着某一个方向瞥去。

    沈心慧当即锁定目标,只见不远处的榕树下,探头探脑地站了四个大男人。

    分明是她的三个哥哥和太子。

    “天啊,他们一直看着?”

    沈心慧惊呼道,她想挣脱陈青云的手臂,然后规规矩矩地站到一边去。

    可陈青云却死死地拥着她的肩膀不放。

    只见他微微勾唇,似笑非笑地盯着他道:“你再动我就要亲你了。”

    “今天来之前,我已经让人去沈府提亲了。”

    “你现在严格来说,已经是我的未婚妻了。”

    沈心慧紧张地抿了抿唇,她偷看着不远处那几个在她生命中扮演重要角色的男人,心里还是憋得慌。

    她有点害怕……

    毕竟她可是第一次这样跟男子如此亲密地在一起,而且又是被他们亲眼看到了。

    她也是有羞耻心的好不好?

    沈心慧瞪了一眼陈青云,越发觉得他此刻坏得要命。

    在沈心慧那不满的目光里,陈青云得意地挑了挑眉。

    他的嘴角一翘再翘,眼眸里闪过一抹捉弄她的坏主意。

    只见他突然用另外一只手揽住沈心慧的细腰,然后微微一个用力。

    沈心慧猝不及防,顿时扑向他的怀里。

    他早有准备地低下头,然后用自己那微微张开的唇瓣含住了沈心慧的唇瓣。

    柔软的感觉袭来,伴随着清冽的气息,一切都发生得那么让人不可思议。

    沈心慧睁大眼睛,在陈青云亲到她以后,她那视线受阻在他白皙细腻的脸庞上。

    他的睫毛很长,卷卷地往上翘着,抖动的弧度像是蝴蝶的翅膀煽在她的脸颊上,痒痒的,让她的心突然间软得一塌糊涂。

    那一瞬间,她根本不知道如何闭上自己的眼睛。

    只是那样一直看着,看着,直到发现陈青云的脸颊上浮现一层粉色的红晕时。

    那一刻,她遏止不住地轻笑了起来。

    可就在她红唇微张的时候,却突然发现,那个狡猾的家伙更加深入了……

    “你……唔……坏……”

    她的话断断续续的,他总是不让她说完。

    片刻后,他离开了她的唇瓣,用额头抵靠在她的额头上道:“我给你的,不是说话的机会。”

    沈心慧娇艳的红唇微微嘟起,粉嫩诱人。

    “什么?”

    她问道,压抑的气息里还在喘着,她的心很不平静,那样激烈跳动的声音,陌生而清晰,让她的眼眸氤氲着一片绯红色的水雾。

    陈青云戏谑地勾了勾嘴角,眸色越发深了几许。

    他蹭着她的额头,然后亲昵地道“傻瓜,你都不喘气的吗?”

    “我还想,吻得更深一点。”

    “所以……别在说话了。”

    陈青云说完,再次覆上她的唇瓣。

    这一次他显得更专注,也更温柔,在她无声地配合下越发深入了。

    沈心慧感觉到了他的柔情蜜意,如浮萍溺水,起起伏伏中早已遗失自我。

    缠绵悱恻的亲吻里,她慢慢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这个时候,只听不远处有人狠狠地捶着大树道:“呵,不愧是她自己选的,明知道我们都在这里还敢这样干!”

    “那小子也太欠扁了!”

    “不过也很霸气!”

    “不错,不错,心慧就该找一个能治得住她的相公!”

    附和的声音戏谑地响起,似乎对陈青云的所做所为表示满意!

    又是一波捶树的声音,“嘭、嘭、嘭”的,可惜远处那相拥在一起的两人不为所动,于似乎,山下那群彪悍的姑娘们以为有野牛撞树磨角,她们看了看自己身上姹紫嫣红的装束后,全都一溜烟地跑散了。

    “呵呵……”

    “别敲了,我们走吧,别打扰他们了。”

    太子轻笑的声音自嘴角溢出,显得那么和煦而愉悦。

    天空的暖阳高高地照耀着,静静绽放的山茶花随风起舞,无声地扬起了嘴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