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6章 番外十六:他看到了喜欢的姑娘(星云篇)
    一场耗尽所有精力的春闱结束了,陈青云出了贡院大门的时候,感觉天上的太阳可真是刺眼。

    他浮肿的眼帘里遍布血丝,干裂的唇瓣微微上翘,清隽的面容上浮现着淡淡笑意,好似对这场考试满怀信心。

    兄长和家仆高兴地蹿到他的身边,然后扶着他走向马车。

    可他的视线却环顾着周围,企图在找寻着那早已在记忆之中模糊的身影。

    很可惜,他没有找到。

    他失望地走进了马车,然后疲倦地靠着车壁,明明很困,连呼吸都显得绵长而无力。

    可不知道为何,他却睡不着。

    陈青山看着弟弟颤动的睫毛,低低一叹道:“我听说,她私下为你相看了不少名门闺秀。”

    “青云……或许她并未钟意于你。”

    陈青云紧闭的眼眸动了动,却还是没有睁开。

    他的心沉得厉害,拧着眉头,整个人显得更加疲惫了。

    “萧将军已经回京了,今日早朝,皇上让他缔结良缘再归边疆。”

    “下朝时,萧将军跟沈太傅一同出的宫门,去的是沈府。”

    所以,这是她没有出现的原因吗?

    陈青云在心里冷笑着,可却依旧不发一言。

    他不想那么快否定自己的感情,否定她做出的一切不合理的举动,否定他们之间那滋生在字里行间的暧昧情愫。

    横竖他已经来京城了,春闱也过了。

    她再没有理由会避着他,总要见一面的。

    他就不信,自己一点胜算都没有。

    ……

    陈青云在家中休息三天以后,终于接到了沈心慧的帖子。

    她邀请他一起去踏青,还让人给他送了一匹汗血宝马过来。

    陈青云去马房看了一眼那匹枣红色的骏马,很精神。

    只不过他觉得很不顺眼,他记得萧凤天从西北回来,总共带回来了十匹汗血宝马。

    她能给他送来一匹,那么她手里肯定还有。

    萧凤天对她,是真心实意的好。

    心里再不愿意,可出游的那天早上,陈青云还是骑着那匹汗血宝马赴约了。

    沈心慧并没有骑马,她的马车里准备了许多吃食。

    她邀约来的姑娘们都没有出现在沈家汇合,而是各自传了话来,说是在城外的玉茗园汇合,那是今天她们约好的目的地。

    沈心慧心里惦记着陈青云,到是没有察觉有何不对,只当她们都懒得折腾了。

    可她的马车才刚刚驶出沈府,只见她爹和太子慢悠悠地并排出现在门口。

    “太子殿下都安排好了?”沈旭出声问道,他挑眉看着太子,似乎在等他的答复!

    太子的嘴角噙着一抹坏坏的笑意,眼眸一眯,阴测测地道:“老师尽管放心,好姑娘们都在太子府呢!”

    沈旭明白过来,当即安心地捋了捋胡须,然后笑得十分和蔼道:“如此,我去萧府坐坐。”

    太子闻言,嘴角当即抽搐着。

    萧凤天那货今天注定被自己的姨父坑惨了。

    不过想到被老师优待的陈青云,太子暗暗觉得心塞。

    老师要是肯如此待他,心慧不早就成为他的太子妃了?

    哎……不能比啊,不能比,越比越心酸。

    ……

    沈心慧来到玉茗园的时候,陈青云也在。

    他正俯视着山下那群“貌美如花”的姑娘们,眼皮抽动着,似乎有些不忍直视。

    沈心慧打发带来的丫鬟们,慢慢走到陈青云的身后。

    她的视线远远的,只看到一群戏谑打闹的姑娘们。

    听笑声都跟平常那种含蓄的调调不一样,沈心慧心塞地想,果然还青云的魅力大。

    “咳咳……如何?”沈心慧问道。

    青云的背影可真是好看,修长劲瘦,穿着一身蓝色骑装的他,展露出一种内敛藏锋,气势不俗的感觉。

    沈心慧的眼眸忽闪着,突然有些紧张起来。

    陈青云缓缓回头,认真地打量着她的眉眼道:“尚可入眼。”

    她比七年前更加耀眼了,一双流光回转的桃花眸,一张潋滟动人的脸庞,红唇点朱,鼻头圆润。一身娇艳的红装仿佛就是这春回大地中最夺目那一株盛世海棠,绯红的倩影如一团火灼烧在他的心里。

    他觉得自己的呼吸重了一些,瞳孔在一刹那间聚焦。

    可在他专注的时候,她也显得很专注。

    他长大后的样子可真好看,清隽的轮廓上有着一双深邃清透的眼眸,红唇轻抿着,鼻梁挺拔。束起的墨发随风而舞,让他看起来风姿俊逸,如松如竹,在傲然之间又添风骨,气质脱俗而内敛,显得十分矜贵不凡。

    “哦,没有想到七年没见,你的眼光竟这么高了?”沈心慧酸酸地道。

    她移开目光,想探头往下看,可这时,陈青云微微侧身,挡在她的面前。

    两个人挨得近了,她眉宇间的忧思越发清晰。

    她的笑容不再像从前那般灿烂,而是带着一点勉强和局促。

    陈青云比她高了半个头,刚好能看清楚她脸上的每一个细微的表情。

    包括此刻她有些紧张,连呼吸都下意识放轻了。

    “我的眼光一直都很高的,不然也不敢看上你。”陈青云伸出手,捏住她的下巴。

    他将她的下颚微微抬高,迫使她直视着他。

    沈心慧看着他那一双眼睛,莫名觉得呼吸一滞。

    很深邃的一双眼睛,明明那么清亮,可却给人一种单纯的假象。

    真正的意图在他的瞳孔里,有着侵略的意图。

    沈心慧的唇瓣动了动,她想说,他变了。

    可她知道自己的话可能会有点唐突,所以她又咽下去了。

    然而就在她犹豫着要说些什么的时候,陈青云的食指忽然按住她的唇瓣,然后意味深长道:“你不知道,它很诱人吗?”

    “啊?”

    沈心慧眨了眨眼睛,有点疑惑地望着陈青云。

    陈青云看着她傻乎乎的样子,心里轻叹一声。

    此时的她就像是天边的云朵,洁白,柔软,浑身都充满了让人心存幻想的美好。

    可是她自己不知道,包括现在,他很想亲一亲她,可是暗处那么多人都在看着,他不想在她懵懂的时候,乘人之危。

    “星辉,我念了你很多年。”

    陈青云忽然道,他说的是,他们彼此熟悉且陌生的名字。

    沈心慧的脸颊倏尔红了。

    她望着他的眼睛,然后小心翼翼地试探道:“我……我曾经跟你说过,我会给你相看……相看小姑娘的。”

    “今天我把她们都带来了,我……我没有食言。”

    她说到这里,脸颊上的热潮渐渐褪去。

    冷冷的霜意涌上她的脸颊,她觉得自己是在作死。

    可是她还是想要亲口从他的嘴里知道,他没有看中。

    这样她就可以说出自己的心意了。

    “我看到了。”陈青云看着她低垂着头,长长的睫毛在不安地抖动着。

    她很紧张,手指一直都在无意识地动着。

    七年未见,他们并不陌生。

    她会在信里跟他说,她知道表哥对她的心意,可是她不想伤害表哥,所以她一开始就跟表哥说得很清楚了。

    她也会在信里跟他说,太子其实有喜欢的人,是一个舞姬,可太子怕太子妃进宫会伤害那个舞姬,所以拖着迟迟不肯成亲。

    她还会在信里跟他说,她知道自己在等一个人,好像会一直这样等下去,可是她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走进那个人的心里去了。

    诸如此类,他们说的更多,更细。

    就连她添了几个小侄子,都是什么性子,她最喜欢哪一个,他全都知道。

    事无巨细,一一表述。

    如果她不明白,他可以让她明白。

    那个拥着他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沈星辉,那个将他抱在怀里,拥着他入眠的沈星辉,那个走了以后,让他牵肠挂肚的沈星辉。

    这么多年,他有那么多机会可以入京。

    可是他没有来。

    因为他知道,时间会告诉他,心里牵肠挂肚的那个人到底会不会变?

    他也想知道,在这一场相互抵触又思念的事情上,她是否会在途中走失?

    可幸运的是,她没有走失,他心里牵挂的那个人也没有改变!

    所以,他来了!

    “你有看到喜欢的姑娘吗?”沈心慧出声问道。

    她慢慢抬起头,看着陈青云的眼睛,求知的渴望慢慢出现。

    陈青云闻言,眸光灼灼地回望着她道:“看到了。”

    “啊?”她失落地惊呼出声,眼里的光一下子全没了。

    她负气地嘟起嘴巴,觉得心里难过极了。

    怎么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呢?

    她在想,眼眶忽然就热了!

    她的青云那么好,她一点也不想将他分给别的女人!

    可以后他都不是她的了,这个认知让她觉得自己委屈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