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5章 番外十五:沈家的朽木
    金秋十月的时候,沈一帆要带着沈星辉回京了。

    沈星辉有些不舍,可她知道自己不能任性。

    自那一日她和青云那般尴尬地对视后,虽然她有心解释,可却无从说起。

    到是青云一如既往地对她好,仿佛他们之间那淡淡的罅隙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沈星辉想来想去,只当是青云不跟她计较,毕竟那小子傲娇得很,知道她是女孩子以后,便不在像之前那般指使她干这干哪的。

    临走前,沈星辉同陈青云告别。

    沈星辉:“我走以后,会给你写信的。”

    陈青云:“嗯。”

    沈星辉:“你好好念书,我们京城再见。”

    陈青云:“嗯。”

    沈星辉:“我会想你的。”

    陈青云:“嗯。”

    沈星辉:“哦……那个……嗯……我会给你好好看看,如果……如果有合适的小姑娘……嗯……我会……我会给你留意的。”

    沈星辉说完,脸红了。

    这实在是有些汗颜,毕竟她还是个小姑娘呢,于是她只能一溜烟地跑了。

    陈青云愕然地看着她的背影,皱着眉头地冷哼道。

    “呵!”

    ……

    七年后

    晋安二十五年,沈旭致仕,回到他那清幽的向辉园颐养天年。

    同年,沈一帆被加封为太傅,执掌朝堂的辅政大权。

    沈家那是京城里独树一帜的清贵之流,许多人想要攀附之人,皆无门而入。

    而沈家的大小姐沈心慧年近二十,却并未婚配。

    传闻当今太子等了她三年,非她不娶。

    而她那已经执掌西北二十万兵马的表哥萧凤天对她也是志在必得,已经请旨回京了。

    正值春寒二月,杏花吐芳,茶花绽放。

    暖暖的阳光从支起的窗户外洒了进来,院外的枝头争相吐绿,在寒风中摇曳着,徐徐伸展。

    不高的围墙上是一片灰色的瓦檐,而瓦檐下有着一道通向外院的圆形拱门。

    此时正有一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只见他面如冠玉,形色略喜,身边跟着的人都立在墙后,不再跟随。

    沈心慧还在发呆,可她身边的海棠却已经眼尖地提醒道:“小姐,太子殿下来了。”

    “哦,去上茶吧。”

    沈心慧收回飘远的目光,从斜靠的软塌上起身。

    海棠招呼丫鬟退下,对着刚进门的太子行了一礼。

    太子对着她们抬了抬手,然后径直往内室走来。

    沈心慧看到他嘴角含笑,眼眸如星,便知道他应当是遇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她拿眼斜倪着他,略显无奈道:“你就不能注意点吗,你听听外面都传成什么样子了?”

    “再这样下去,要是皇上的赐婚圣旨下来,我可是要把你那群莺莺燕燕都虐得半死不活的。”

    “呵呵,父皇才不会呢?”

    “老师都跟父皇说了,你有心上人。”

    “嗤,本宫就没看出来,那小子有什么好的?”

    “本宫今天去贡院里面看到他了,字写得不错,不过文章就不知道了。”

    太子揶揄道,他承认自己实在是太好奇了。

    心慧不想当太子妃他能理解,毕竟之前老师就跟他说过了,心慧不会入宫。

    只不过他以为老师看中的人是凤天,所以没有什么好郁闷的。

    可谁知道,竟然是那么个青葱少年呢?

    “他底子可厚实了,考个进士那是妥妥的。”

    “再说我看中的人会差在哪里?”

    “只不过……我替他相看了好几个姑娘呢。哎……自作孽,你说我当初怎么就想着要给他牵红线呢?”

    “这么些年,我月月与他通信,看着他的字迹一天一天地内敛起来,看着他的书信一摞一摞地堆高起来,字里行间都是……都是他所有的安排和问候,可我却从不觉得乏味,只是觉得他什么都想与我分享。”

    “可如今我却要拿他同别人分享,这感觉委实不好受。”

    “哎呦。”沈心慧惊呼,太子伸手弹了弹她的额头,然后斜倪着她道:“你很喜欢作死?”

    “情窦初开的少年,与你写了那么多书信,他若是心中没你,凭他苦读万卷圣贤书也该知道与你保持距离,不可来往亲密。”

    “既然你们彼此都默许了对方的心意,为何现在又要给他找别的女人?”

    沈心慧受教地低下头去,有些讪讪地道:“可我当初答应他了。”

    “而且……而且我们并未言明。”

    太子再次伸手弹了弹沈心慧的额头,然后恨铁不成钢道:“那你就作吧!”

    “不过本宫要先提醒你,若是他以为你心中没有他,心高气傲的少年若是就此颓废远走,你可不要后悔。”

    “渍渍”听起来好严重的样子!

    沈心慧十分委屈地抬起头来,她最近真的是为了这些事情烦透心了。

    所以青云都入京一个月了,她都没敢去见他。

    现在只有等春闱过了,再邀请他一同出游了。

    “可当初,我分明把他当兄弟的。”

    “怎么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了?”

    沈心慧有点懵,难不成时间久了,不见面,所以她们的兄弟情发生了质变?

    太子瞪了她一眼,然后她缩了缩脖子,一副虚心求教的表情。

    “当时你与他都懵懂不知,如何谈得上什么情愫?”

    “这几年你们虽然未见,可却时时牵挂对方,心意早就相通,自然有情愫暗生。”

    沈心慧听候,感觉懂了,又不太肯定。

    她知道自己对青云的感情参生了异样。

    可是青云对她的,全是她得来的各种猜测,因此她很不安心。

    这也是她为什么要坚持给青云相看其他姑娘的原因。

    总不能因为她自己的臆测,就自食其言。

    太子见沈心慧沉思了一会,以为她想得差不多了,当即便道:“等他考完出来,你直接约他花前月下,诉说心意不就行了。”

    沈心慧点了点头,然后附和着一句道:“我先把姑娘们带过去,他不满意了我再说。”

    太子:“……”

    被噎住的太子憋了半天,然后吐出一句:“没有想到世代书香的沈家竟然出了你这么一根朽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