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4章 番外十四:月事来了(星云篇)
    帮陈青云把头发擦干以后,沈星辉拥着他睡下了。

    可兴许是受了凉,陈青云手脚冰冷,睡意全无。

    沈星辉侧身面对着他,揉搓着他的一双手,放到唇边哈气,企图让他热起来。

    “你可真是一个小傻瓜,竟然睁着眼睛让自己受这份罪?”

    “我可不记得我有惹到你啊,竟然让你这般闷不吭声。”

    沈星辉无奈又心疼地望着陈青云,此事他发丝披散,小脸苍白,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就直直地望着她。

    像是一只小鹿受到惊吓后,无助又懵懂的样子。

    这一夜,沈星辉睡得很不踏实。

    她时梦时醒,就惦记着陈青云会不会发高烧,会不会没有盖被子,会不会突然惊醒。

    于是,在她温柔细心的呵护下,陈青云躺在暖呼呼的被子里沉沉睡去。

    第二天,没有睡好的沈星辉有些咳嗽。那些冲进屋子里的寒气多少还是让她有些不适。

    坐在沈星辉旁边的陈青云自责了。

    尤其是,当他们下了晚课回到寝房的时候,沈星辉摸了摸他还湿着的被褥,让他继续在她的床上睡着。

    只不过,这一晚的沈星辉注定不能好好照顾他了。

    觉得不适的沈星辉卷缩着身体,眼睛紧闭着,眉头蹙起。

    她蜡黄的脸色根本看不出什么来,只不过那唇瓣颜色太淡,像是没有血色一样。

    陈青云偷偷摸了摸她的手脚,发现比昨夜的他还要冰凉。

    他有些急了,半坐起来,担心地拍着她的胳膊道:“星辉,星辉。”

    “我去找夫子给你请个大夫来。”

    陈青云快速地奔下床,他的眼眸很黑,像是一汪深潭。

    此时此刻,他的心一如这有些潮湿的寝房一样,压抑而低沉。

    沈星辉拉住了他的手,摇了摇头道:“我只是觉得浑身没有力气,有点冷。”

    “睡吧,别折腾了。”

    “入夜后的大夫不好请,睡一觉明天要是严重了,便不去学堂了。”

    沈星辉觉得自己还能忍受,她只是有一种陌生的无力感。

    小腹隐隐作痛,却不是绞痛。

    那种淡淡缓冲的感觉,仿佛一**如潮水漫过又褪去。

    她只是不想动,懒懒的,只是想躺着。

    陈青云伸手去探沈星辉的额头,发现她并没有发烧。

    他再次返回床上,用被子将她捂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了一颗小脑袋。

    陈青云看着她枕着一头乌黑的青丝,脸颊瘦瘦的,原本异常明亮的眼眸也紧紧闭着。

    可是这般,他清晰地看见了她又长又密的睫毛,卷卷的,微微翘起,像是刚刚展翅的蝴蝶。

    陈青云加了一件厚夹袄,就坐在床边照顾着沈星辉。

    沈星辉迷迷糊糊的,她知道陈青云没有睡下,可是她顾不得了。

    缠着她的痛意一点一点侵袭着她的意志,她甚至于连一句话都不想开口说。

    这种可以忍受,却让人烦躁的痛苦持续到后半夜的时候,沈星辉感觉到身下涌出一阵热流。

    陌生的感觉侵袭着她的大脑,她猛然惊醒,然后一下子坐了起来。

    她突然的动作吓到了靠坐在床边,迷迷糊糊的陈青云。

    他当即站起身来,紧张又着急地道:“怎么了,是不是严重了?”

    沈星辉没有回答他,她伸到被子里的手摸到了湿哒哒的一片,很粘稠,而且还有血腥味。

    脑袋像是被人打了一个闷棍,沈星辉愣了一会,才惊觉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不过片刻,陈青云便已经点亮了寝房里的灯。

    微弱的视线中,她感觉自己看到什么都是红色的。

    “青云!”

    她暗哑的嗓音叫了一句,然后低垂着头,觉得面色一阵燥热。

    “怎么了,你快说。”

    陈青云凑近她,那双聚焦的瞳孔清晰地映着灯光,很亮。

    “咳咳……”

    “没什么,只是出了一身的汗,想要洗澡。”

    陈青云看着外面黑乎乎一片,冷风吹着树影摇曳,呜呜声拍打着门窗缝隙。

    他暗暗握了握拳,有些紧绷道:“现在?”

    沈星辉知道,她说的想法很奇怪。

    不过她不能起身,只能支开青云以后,换下被单,然后洗完澡扔进浴桶里去。

    她认真地点了点头:“就是现在,我里衣都湿透了,再睡下去明天就该严重了。”

    “大厨房应该还有火的,他们每天都起得很早,不会让火熄灭的。”

    “在灶台后面,有一个镶进灶台的土罐子,那里面有热水。”

    “你怎么知道的?”陈青云狐疑地问道。

    沈星辉闻言,不好意思地低着头道:“我问过的,之前我半夜洗过澡。”

    陈青云无语地瞪了她一眼,他们两个住在一起都这么久了,他竟然不知道她半夜还洗过澡?

    他当即去屏风后面提了木桶,然后就开门走了出去。

    抹黑走路的感觉不太好,尤其周围又冷,风声又呜呜的,路边摇曳的树影像是伸出来的鬼爪一样。

    陈青云有点恐惧,不过想到沈星辉还在床上可怜兮兮地等着他,他的步伐不免又加快了许多。

    好在适应了一会外面的黑暗以后,他便能大致地看清楚周围的小道和景致了。

    陈青云找到了热水,辛苦地提了一桶回来,发现才够垫浴桶的底。

    他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突然记起之前他洗澡的水都是星辉和他一起拧的。

    两个人足足跑了三个来回,也就是说,他要一个人跑六个来回。

    陈青云咬了咬牙,第二次提水的速度快了很多。

    提到第四次的时候,他有些累了。

    想在房间里歇一会,这时他看到沈星辉已经起床了,而且沈星辉把干的被褥都换到他的床上去,而她的床上则一片狼藉。

    “水够了,你先去床上休息一会吧。”

    “我明早跟夫子请假,可以多睡一会。”

    沈星辉站指着陈青云的床铺,略显局促地站在自己的床边。

    陈青云以为是她害羞,毕竟她是女儿家,只不过不想让他知道而已。

    他当即点了点头,去自己的床上躺着。

    为了让她安心洗澡,他还把自己床上的纱帐放了下来。

    很快,屏风后响起了一阵水声。

    陈青云睁开眼,直直地盯着帐顶。

    他微微地喘了着气,然后动了动自己酸疼的肩膀,话说他刚刚觉得自己像个小厮一样。

    而她呢,像是他照顾的大小姐。

    明明沈家那么大的权势,她身边就算是奴仆成群也不奇怪。

    可为什么沈大人舍得让她在这里受苦呢?

    陈青云似乎遇到了难题,他想不通沈星辉来云鹤书院的缘由,他也想不同,沈大人放任她的缘由。他更想不通,为什么她身边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

    可淅淅沥沥的水声起起落落,让他那颗充满疑问的心渐渐平复下来。

    陈青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过去的,反正等他醒来以后,天已经大亮了。

    他推开房门,发现沈星辉在晾床单和衣服。

    他随意梳洗,跟沈星辉打了声招呼以后去了学堂。

    给沈星辉请了假,上了两堂课后,陈青云看不到沈星辉的身影,心里总是记挂。

    于是他给夫子请了假,回了学子寝房。

    奇怪的是,沈星辉并没有在学子寝房里。

    她那床被整理得很干净,被褥都都被抱到院子里晒太阳了。

    他走到她的床边,却意外地发现,垫褥上有一片水渍。

    那水渍的范围不广,没有规律,像是被人用帕子沾水擦拭的一样。

    陈青云微微蹙起眉头,他在想,是不是沈星辉弄张了床单和垫褥。

    可这个想法虽然肯定,却无法得到证实,他转身去了屏风后面,发现里面被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就在他准备出去找找沈星辉的时候,却忽然听到师母的声音温言细语地道:“女孩子家月事来了就不能沾凉水了,对身体不好。”

    “沈大人估计还有几天就回来了,他留了海棠在北苑,有什么事情就吩咐海棠一声,她会跟我说的。”

    “以沈大人的学识,这书院里的夫子有谁能比得上的?”

    “你这孩子就是贪玩,索性青云还小呢,不过如今也不大妥当了。”

    “我觉得你还是搬到北苑去为好,既然来了定南府,怎么也要把你照顾好。”

    “我没事的,夫人别担心。横竖也住了不了多久,就懒得挪动了。”

    “夫人有所不知,我自幼便爱读书,可家里的哥哥们个个学问高深,他们可不是我的学伴。”

    “在这里,我觉得很开心啊,不管学到多少,至少我是有伴的。”

    齐夫人爱怜地摸了摸沈星辉的额头,然后轻叹道:“好吧,咱们女儿家想进学堂读几天书也不容易。难得沈大人如此开明,你便好好享受这段时光便是了。”

    “只不过身体还得好好注意,再有什么要洗的,你每天早上放在木盆里,我会让海棠过来洗的。”

    沈星辉点了点头,两人又说了些话以后,齐夫人便回去了。

    沈星辉想将带来的布兜放到箱笼里去藏起来,可弯腰下去的那一瞬间,她看到了一双站在屏风后面的脚。

    她聚焦看了一会,觉得周围的气息都静了不少。

    可这时,那双脚似乎移动了,正面朝她的方向。

    沈星辉抬起头的时候,只见陈青云从屏风那里刚好探出头来。

    于似乎,两双愕然又紧张的眼睛刚好对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