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3章 番外十三:证实身份(星云篇)
    陈青山去了一趟书房以后,回来再看沈星辉的目光就显得有些异样了。

    尤其是每当沈星辉靠近陈青云,陈青山就下意识蹙起眉头,瞳孔缩小。

    仿佛此举甚是不妥。

    沈星辉恍若未觉,到是陈青云发现了他大哥的不同之处。

    他细微地观察着他大哥和他爹对沈星辉的态度,发现他们都格外地“客气”。

    这种客气像是刻意的,并不是因为沈星辉是他的朋友,而是因为沈星辉的另外一个“身份”。

    夜晚,秋风微凉。

    陈青云被陈夫人叫回房添衣裳了,皓月下的后花园里,摆放的供桌传来阵阵香气。

    沈星辉深吸一口,觉得那盒子里的五色月饼格外诱人。

    陈家的后花园不大,可胜在清幽别致,比之她祖父的书房外石园,到有几分曲径通幽的寻觅之感。

    陈青山看到沈星辉站在荷塘边的柳树下,垂柳依依,随风而舞。有一枝刚好划过她画粗的眉毛,一时间让他忍俊不禁。

    “天下人都说,沈大人有一掌上明珠,捧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定南府如此偏远,可他办理公务也要带着你来,可见他对你有多宠爱了。”

    沈星辉对陈青山这么快就知道她的身份一点都不意外,她抬起头,对着他俏皮地眨了眨眼睛道:“你小声点,青云不知道呢?”

    “那个傻瓜,以为我是家族落魄的学子,处处都照顾着我。”

    “看他小小模样,板起脸来,可逗了,小脸蛋鼓鼓的,特别招人喜欢。”

    沈星辉说完,俏皮一笑。

    陈青山察觉到她是真心喜欢他弟弟,她说起弟弟的时候,眼里会有宠溺的光。

    他会心一笑,然后提点道:“青云很聪明的,不过他若是知道了,只要是你不想让他知道的,他便会装作不知道。”

    沈星辉颔首点了点头,她也发现了,那小子贼聪明。

    想问题的时候,眼睛又黑又沉,半点起伏波澜都没有。

    像是一个历经世事沉浮的长者一样。

    不过她能逗到他生气和开心就行了,她可好久没有找到这样合她心意的玩伴了。

    陈青云换了一件双层青竹文的直裰回来的时候,只见哥哥跟星辉就站在树下说话。

    两个人看起来聊得很开心,至少在他眼里是这样。

    他哥哥向来温文尔雅,等闲人虽然能在他面前畅所欲言,可他眼里有没有对方,一眼便清清楚楚。

    现在他敢肯定,他哥哥喜欢跟星辉聊天,并且聊天的时候下意识会望着星辉的眼睛,好怕会错过些什么?

    这个中秋节沈星辉过得很开心,只是当看到陈家所有人都聚在一起的时候,她突然想到她爹可能会回云鹤书院找她。

    她暗暗懊恼,觉得自己有那么一丢丢的内疚。

    隔天沈星辉提前回了云鹤书院,果不其然,她爹一直都在等她。

    沈一帆看着女儿内疚不安的面容,当即轻叹一声道:“忘记自己是个大姑娘了吗?”

    “冒冒失失跑到男子家去,成何体统。”

    沈星辉撇了撇嘴,小声地回道:“青云还那么小,哪里称得上是男子?”

    沈一帆闻言,当即沉凝道:“可我记得他有一个哥哥,今年已经十五了。”

    “那我也不是跟青山回去的啊,我是青云的客人。”

    沈星辉反驳道,她去的时候没有往深想。

    现在细思起来,确实不妥。

    沈星辉虽然犟嘴,然后神情却略显尴尬。

    沈一帆细细嚼了嚼女儿那句“青山”,脸色不是太好。

    “你觉得青云的哥哥如何?”沈一帆问道,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可心里却显得紧张起来。

    沈星辉歪着头想了一会,然后出声道:“长得很好看,笑起来也好看,温柔又不失阳刚,谈吐不凡,风姿俊逸。”

    “就跟哥哥们是一样的,反正出色就是了。”

    听着女儿如此高的评价,沈一帆不淡定了。

    他思虑着要不要带着陈青山走远一点,至少在回京之前都不要让陈青山回来。

    于是乎,刚刚过完中秋节的陈青山又跟着沈一帆历练去了,陈祥真自然是很开心,还叮嘱陈青云多多照顾沈星辉,言语之中透露了沈星辉略有不凡的身世。

    而此时,定南府周边的几个州府接连传来消息,说是有京城来的巡查官员,直接处理了许多贪官污吏。

    陈青云暗暗猜测着,或许沈星辉的身份跟这位京城来的巡查官员有些关系。

    直到消息传出,来定南府视察的官员乃是吏部尚书兼太子少傅沈一帆时,陈青云这才恍惚地觉得,沈星辉可能是沈一帆之子。

    可他很快又否定了,因为沈一帆有三子一女,最小的儿子名为:沈行文,已经年满十六,在京城国子监就读。

    而沈一帆的女儿,名唤沈心慧,正值豆蔻之龄,与沈星辉十分相符。

    沈心慧,沈星辉,小小的陈青云揉了揉跳痛的眉心,恍惚间终于明白,为何沈星辉的手比连还白,还细腻光鲜。

    原来,竟然是那脸有些异样。

    心里已经有九分肯定的陈青云彻夜未眠,晨曦初晓,他看到对面床铺上的沈星辉揭开被子起身了。

    她先去了外面的茅房,回来以后便打水洗脸。

    陈青云的心鼓鼓地跳着,他微微侧身,闭着的眼眸睁开一条缝隙,刚好看到站在盆架旁边洗脸的沈星辉。

    房间里没有点灯,昏昏暗暗的,可他还是眼尖地发现她皮肤上的污垢都洗干净了。

    那白白嫩嫩的肌肤像是刚刚剥去蛋壳的鸡蛋,那么润滑而夺目。

    可很快,沈星辉放下帕子就去拿那膏药开始涂抹。

    之前他见到过,问她,她说是特意找人配的珍珠膏,专门用来美白的。

    现在想想,她撒谎可真不会眨眼睛。

    把脸收拾妥当以后,陈青云又看到她拿了什么东西轻轻地从眉头上滚过。

    再然后,她去了屏风后面,似乎是整理了内衫。

    陈青云将头埋进被子里去,现在他已经十分肯定了。

    这一天,陈青云上课频频走神,幸得他平常刻苦用功,夫子以为他身体不适,便没有责罚。

    下晚回到寝房以后,沈星辉让他好好休息,自己去给他打饭去了。

    感受到沈星辉真挚的关怀,陈青云觉得自己的喉咙卡了一根鱼刺一样,十分地不舒服。

    可陈青云强忍着,用过晚膳以后早早睡下。

    他不想跟沈星辉说话,他不知道跟她说些什么?

    她跟随她父亲而来,很快也会跟随她父亲回去。

    她祖父是太傅,父亲是少傅,大哥和二哥接连连中三甲,今年三哥下场,想必成绩更是不俗。

    像她这样的家世,接触的都是王孙贵族。

    他一介小小知府之子,连看她都需要仰望。

    只怕是她来这里,想找一个人陪她玩耍而已。

    谁让他年纪小,尚没有男女大妨。

    怪不得……哥哥看她的目光都不一样。

    哼!

    陈青云憋屈烦闷地想着,越想越觉得难熬。

    偏偏后半夜突然打雷下大雨,那开着的窗户灌进了雨水,一开始他懒得不想动,想让她起来关窗户。

    谁知道她睡得跟死猪一样,好不容易等她被闪电雷鸣惊醒了,他枕头和头发都被雨水淋湿了。

    沈星辉睡到半夜,雷鸣闪电齐来,一开始她以为是自己做梦,直到有冷风灌入她的口鼻,她这才惊觉,真的下雨了。

    “房顶漏水了吗?”

    沈星辉迷迷糊糊地问了一句,然后爬起来。

    “咳咳……”

    陈青云咳嗽起来,寒气接连袭来,他受不住地轻颤着。

    沈星辉翻身下床,连鞋子都没有穿就冲向陈青云的床边。

    脚踩在地板上,湿哒哒的一片,凉透入心。

    窗户被风刮动着,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天呐,雨水都从窗户灌进来了。”

    沈星辉惊呼一声,连忙奔到陈青云的床边。

    她伸手去探他的额头,结果却摸到他早就打湿的头发和枕头。

    “哎呦,都怪我,没有听见下雨声起来关窗户。”

    “青云,你怎么样了,快别睡了,先到我那边去。”

    沈星辉说完,掀开陈青云的被子,一把将他抱进怀里。

    “咳咳咳咳……”陈青云咳嗽个不停,他想说不。

    可沈星辉以为他病严重了,那速度快得不可思议。

    于是在他心里还在纠结着,要不要坚持窝在床角,可这时,沈星辉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块干净柔软的帕子包住了他湿哒哒的头发,然后揉搓着他的头发道:“你好傻,怎么不叫醒我?”

    他睁着湿漉漉的眼睛望着忙碌而着急的她,忽然什么都不想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