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2章 番外十二:吃醋(星云篇)
    沈星辉入云鹤书院七天后,沈一帆暗中去瞧了一眼。

    只见女儿在井边打水洗衣服,看样子颇为惬意。

    而陈青云此时正光着脚,把长衫塞进腰带,裤腿卷起,正一个劲地在木盆里踩着。

    沈一帆听到女儿打趣的声音道:“青云啊,你这脚沾了水,红润有光,白皙如玉,就像个小姑娘的脚一样。”

    陈青云抬首,幽幽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回击道:“只有我的是这样吗,你看看你的手。”

    “骨节匀称,白皙修长,更为难得的是细腻莹亮,比小姑娘的手都要好看。”

    沈星辉闻言,下意识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

    她这手向来被各种润肤膏娇养着,自然看着十分玉润光鲜。

    想着此时的面容,沈星辉当即大大方方地将自己的一双玉手伸到陈青云的面前,然后晃了晃的他的眼道:“我知道的,你比我还喜欢这双手呢。”

    “所以才来帮我洗衣服的。”

    “你放心,我一定用这双手教会你怎么勾动琴弦。”

    沈星辉说完,还用手指头戳了戳陈青云的脸颊。

    那里微微鼓起,肉呼呼的,戳下去还能回弹,十分有趣。

    陈青云眼中的怨念加重,幽幽地盯着沈星辉。

    沈星辉知道这是他要撂挑子的节奏,当即伸手揽住他的肩膀,十分谄媚地道:“你还是笑起来的时候最好看了。”

    “乖了,现在我可是跟你同甘共苦的人呢。”

    “我们的感情,那可真是深不可测。”

    陈青云嘟了嘟嘴,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忍笑。

    他拉下揽住他的手,然后无语道:“你再胡说八道我就走了。”

    “哎呦,陈公子别急,小的不敢了,小的这就去打水。”

    沈星辉狗腿地笑了笑,然后提着木桶走向井边。

    不远处的沈一帆笑得如沐春风,就连跟在他身边的齐瀚和陈祥真都能感受到他的愉悦。

    “陈大人教子有方,青云很会照顾人。”

    沈一帆转头,含笑看着陈祥真。

    陈祥真也是第一次看到小儿子光脚踩衣服的样子,他汗颜地摇了摇头,不好意思道:“他年纪尚小,心性未定,多半是星辉在照顾他。”

    沈一帆看着女儿和青云相处融洽,心里也是十分高兴。

    他当即对着陈祥真道:“你不是还有一子青山,他既有了秀才功名,不妨让他来的我的身边历练一番。”

    陈祥真闻言,当即喜上眉梢。

    只见他激动地看向齐瀚,齐瀚也正激动地朝着他快速点头。

    以沈一帆的身份,迟早都是要接替沈旭担当太傅之职,那可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更何况,太傅多得士子推崇,人脉更是广不可言。

    “如此,那微臣便先谢过沈大人了。”

    沈一帆微微颔首,嘴角浮现着高深莫测的笑容。

    不把陈青山栓在身边,他不放心呢。

    沈星辉跟陈青云入学一月后,基本上已经是形影不离的好友了。

    很快也是陈青云满十岁的生辰,沈星辉得知陈青云要回家去过生辰时,依依不舍。

    陈青云见他一副哀叹连连,愁眉不展的样子,松口答应带他回家。

    于似乎,沈星辉当即活泼乱跳,还拉着陈青云一起上街,给他的父母买了不少礼物。

    陈青云看着出手阔绰的沈星辉,一时间又狐疑起来。

    可他将自己的疑虑压在心里,面上却丝毫不显。

    沈一帆赶来书院找女儿过中秋节的时候,得知女儿去了陈府。

    他当即拍掌懊恼道:“遭了。”

    他惦念中秋佳节,让陈青山回家过节去了。

    却没有想到,女儿会跟着陈青云去陈家过节。

    沈一帆揉了揉跳痛的眉心,觉得自己胸口郁结难舒,实在是难受得很。

    与此同时,跟随陈青云去了陈府的沈星辉那个欢快,先是送了礼,嘴甜地把陈夫人哄得喜笑颜开。

    等见了陈祥真以后,她当即变得温文有礼,谈吐不俗的翩翩学子。

    陈祥真因知道她的身份,和蔼可亲地问候几句,随即吩咐下人好生伺候着。

    陈青山回来得有些晚,刚进客堂,只见一谈笑风生的少年正对着弟弟说些什么,他们挨得极近,可弟弟却一点都不排斥,相反还露出了忍俊不禁的笑容。

    “咳咳,青云,不给哥哥介绍一下你这位好友吗?”

    陈青山走入客堂,身姿欣长的他步伐散漫,一双深邃的眼眸里迸发出璀璨的星光,嘴角的笑容微微浮起,带着些许调侃揶揄之意。

    沈星辉抬头看着他,忽然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她没说话,只是用手肘拐了拐陈青云的肩膀道:“你哥哥跟你好不一样啊。”

    陈青云冷眸一扫,发现他略显痴迷,当即狠狠剐了他一眼。

    “收起你那花痴的目光,不然不然我就叫我哥回去,不给你看。”

    陈青山感觉自己的面容龟裂了一下,一丝丝寒意丛然而生。

    然而,下一瞬,他愕然的目光中,只见那少年忽然捏住弟弟的下巴道:“哎呦,吃醋了哈。”

    “小小年纪如此善妒,将来如何得了?”

    “哼,分明就是你花痴。”弟弟冷哼道,转过小脸,目露鄙夷。

    可少年不以为意,相反,还继续扣住弟弟的下巴道:“别介啊,你不让我看你哥哥,那你就快点长大。”

    “你哥哥都这么好看,你将来肯定比你哥哥更好看。”

    “到时候我就天天看着你这张脸吃饭,连菜都不用下了。”

    “噗”弟弟忍不住回眸一笑,微微扬起了下巴,看起来有些得意。

    少年自然而然地揽住弟弟的肩膀,好似刚刚互怼的插曲根本就不存在。

    陈青山伸手捋了捋发丝,他总感觉额头上都是冷汗。

    可他摸了半天,什么都没有摸到。

    “你们慢慢聊吧,我先去爹的书房了。”

    陈青山僵硬地转身,感觉还是周身不适。

    他背后的那两人,下意识都看向他的背影。

    忽然间,沈星辉和陈青云下意识对视。

    片刻后,他们默契地转过头去。

    貌似刚刚他们实在是,太幼稚,太丢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