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1章 番外十一:初见(星云篇))
    沈星辉和陈青云的寝房有些清幽别致,与其余的学子寝房相隔了一道粉墙,而粉墙下有一圆形拱门可穿其而过。

    寝房的前庭栽种了一颗腊梅,一颗雪梅。

    而寝房的左右则栽种了几棵桃树,桃树不高,枝叶稀疏,勉强在那院中的石桌旁陇上一层遮阳的阴影。

    沈星辉自幼奴仆成群,从未自己一个人单独住在别致又狭窄的地方。

    她身边原跟着一个海棠,可她嫌弃海棠说话细声细气的,怕暴露了身份,便不允许她跟着进来。

    陈青云原本有一个小厮照顾他的,可临行前他爹说要让他好好自立,于是便把他的小厮扣下了。

    两个都没有下人照顾的家伙,就这样带着他们那好几个箱笼的行李一前一后入了寝房。

    沈星辉自幼跟着她爹学了一套太极剑法强身,体力格外地好。

    当她随意地整理了自己的行礼后,便端坐在门口,眸光直直地望着拱门那处。

    不一会,只见一个清隽瘦高的小公子吃力地拧着自己的箱笼走来。

    他的个子不高,穿着银灰色的直裰,挽着的头发乌黑柔亮。

    暖暖的阳光照射下来,映着他红彤彤的脸庞,连而额头上都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薄而粉嫩的红唇微微嘟起,好看的眉形皱然如钩,清亮的眼眸冷色微起,显然心情十分烦闷。

    沈星辉没有想到,跟自己一同住的这个小家伙竟然如此可爱。

    她自来熟地跑上前去,一边接过陈青云的箱笼,一边开心地道:“你就是跟我一起住的陈青云吧,我从夫子那里知道你的名字了。”

    “我叫沈星辉,从京城来的。”

    “你看上去好小啊,有十一了吗,竟然这么小就能来甲班,可见你天资聪颖。”

    陈青云实在是提得累了,有人帮他,他松快之余不免抬首打量。

    只见身边这个叽叽喳喳的少年轮廓俊美,眼眸异常明亮。他那手脚轻快有力,走起路来行动如风。然而皮肤黄而黝黑,眉毛似乎也太浓了些,给人一种粗狂之感。

    陈青云微微低下头去,来的时候他爹说了,这跟他一起同住的学子身世有些特殊,让他多多照看。

    之前他还狐疑是不是哪里来的贵人,如今见她这般肤色,力气又大,指不定是家道中落的书香子弟。

    “你既比我年长,那我便唤你一声沈大哥,你唤我一声青云便可。”

    陈青云出声道,看在对方主动示好的情况下,他还是可以跟对方好好相处的。

    可谁知道沈星辉听闻这句沈大哥,莫名就想到她大哥,当即连忙摇了摇头道:“我们既然是一个班的,那这等客气的称谓还是算了吧。”

    “以后我们两人同进同出的,少不得要互相照顾。”

    “你叫我一声星辉,我唤你一声青云。”

    “嘿嘿,星辉,日月之光,青云,山河之境。没有想到,我们两个的名字还挺有缘分的。”

    沈星辉说着,愉悦地笑了起来。

    陈青云细思一番,又见他笑得欢快,一时间也被感染了,微微勾了勾嘴角。

    他最是傲娇,寻常也难得露出这样清浅的弧度。

    腼腆的笑容配上清亮的眼眸,他整个人便如那上等的美玉一般,叫人心生向往。

    沈星辉下意识伸手去捏他的脸蛋,结果陈青云猝不及防,便被沈星辉捏了一个正着。

    “好软,好滑,好嫩。”

    “再笑深一些就更好了。”

    沈星辉略显遗憾地道,这小子好可爱,她好想继续蹂躏。

    陈青云黑了黑脸,啪嗒地打掉了她的手,然后用不满的目光瞪视着她。

    沈星辉讪讪地收回自己的手,然后继续扬起她那欢乐无敌的笑脸。

    两个人简单地收拾以后,便要去学堂报到了。

    他们这一批新入学的学子共有三十三人,而陈青云则是最小的。

    简单地熟识以后,大家都各自回房休息了,第二天才正式上课。

    陈青云对云鹤书院很熟悉,比如在哪里打热水,吃饭,洗澡,他全都知道。

    沈星辉被他带着一路转转转,原本陈青云有意绕晕他,结果等他故意走错一条小道的时候,沈星辉立即就纠正道:“这条路不对,走过去要绕好远才能回寝房呢。”

    “来,跟我走。”

    陈青云伸回有些僵硬的脚,眼眸里光聚焦而来,漆黑如墨。

    明明,他就想捉弄一下沈星辉。

    结果,沈星辉比他想象的要厉害一些。

    至少不是他随便可以糊弄的那些傻瓜。

    回去寝房后,沈星辉将自己的琴摆了出来。

    陈青云看见的时候,眸光忽而一亮。

    沈星辉捕捉到他眼中的光,当即出声道:“我弹琴很好听的,你要不要听一下。”

    陈青云闻言,心思一动,他拿起一本书卷坐到床头,淡淡道:“哦,那你弹吧。”

    沈星辉下落的视线看到了陈青云拿出来的那本书卷背后写着《琴史》,当即会心一笑。

    她坐了下来,手指勾住琴弦,感受着即将到来的音律。

    沈星辉的琴声十分悦耳,就如同春雪洞泉,颇具灵韵。

    很快,一曲《佳人》就这样落在陈青云的心上。

    他喜爱音律,可却更爱诗书,加之他尚且年幼,所以未曾学习音律。

    他看着沈星辉那细长灵巧的手,忽然发现他的手白皙细腻,如淡淡的浮光笼罩着,玉润光鲜。

    一时间,他心里突生出一丝异样。

    就好像沈星辉这样的出色的轮廓不应该有这样晦暗无光的面容。

    而应该像他这把上好的古琴一样,有一双让人心生旖念的玉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