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八:洞房(帆姝篇)
    沈一帆的人缘很好,好到他稍微装醉,身边便有一众兄弟争先恐后地来为他挡酒。

    沈静姝才刚刚沐浴换衣,沈一帆便被人扶回来了。

    起先她心里还微微松了一口气,觉得他醉了也好。

    谁知道送来的人一走,沈一帆便径直站起来,撩开珠帘走进寝内。

    沈静姝擦拭的头发的手停了下来,愕然地看着他道:“你没有醉?”

    让人心情愉悦的红烛照着沈静姝的脸庞,将她眼中的意外和紧张都照得清清楚楚。

    沈一帆勾唇一笑,带着三分顽劣道:“不敢醉,今夜是我们的洞房之夜,我怕醉了会不知轻重。”

    沈静姝自幼熟读四书五经,偶尔也看了不少民间传记和话本字,她微微顿了顿,便明白沈一帆那口中的轻重指的是什么?

    她低垂下头,乌黑的墨发散在她的肩上,如珠似玉的脸庞红晕微起,眸光也透着潋滟诱人的水光。

    沈一帆见她这般娇羞又无奈的样子,嘴角的笑意更甚。

    他走到她的身边,拿着帕子帮她慢慢地帮擦拭着墨发。

    伸手撩起的墨发从他的指尖滑落,漫漫青丝,叫他碰之心软,嗅之心醉。

    沉默的氛围中,似有脉脉温情无声地流动在二人之间。

    看不到沈一帆那灼人的目光,沈静姝便没有那么紧张。

    她慢慢地感受着沈一帆对她的温柔和眷恋,他很有耐心,好似一根根发丝爱若珍宝。

    从他身上流出的气息,温和而宠溺,仿佛她是他心间至宝,事事皆要以她为先。

    沈静姝在心里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她发现自己没有那么紧张了。

    至少现在没有。

    好不容易等发丝都擦干了,沈静姝发现为他备下的洗澡水都凉了。

    她皱了皱眉,准备唤来下人重新准备,谁知道沈一帆却戏谑道:“凉一点好。”

    “这水若是不凉,我怕我欲念太盛。”

    沈静姝抬起头来看他,也不知道是气是恼。

    只见她微微撅着嘴,目光透着审视道:“你是故意的。”

    明知道今晚是洞房花烛夜,却偏要说这些话来逗她。

    她既然嫁给了他,便知道今晚有些事情自不可避免。

    沈一帆闻言,嘴角的笑意越发浓了。

    他狡黠的眼眸里透着一丝宠溺,嘴里却无奈道:“静姝,有些人遇到有些事,又是和心爱之人,难免有会心有放纵。”

    “我是故意的。”

    “我是怕你受不住。”

    “咳咳”沈静姝咳嗽一声,在沈一帆那灼热的目光中背过身去。

    她暗暗掐了掐自己的手指,强迫自己镇静下来。

    可心口突突地跳着,眼眸里满是红光,脸颊也热了起来。

    “我知道你可以克制住的。”

    沈静姝说完,越发觉得眼眸都睁不开了。

    她逃出盥洗室,晃动的珠帘掩下了沈一帆嘴角扬起的苦笑。

    他看着她那窈窕的背影,再低头看看自己那不可忽视的滚烫,越发觉得静姝高估他了。

    在她的面前,在他们的洞房之夜,他还真的没有想过克制这一回事。

    他只是想先调戏调戏她,让她有一个心理准备,也不至于等会觉得他十分难缠。

    这是他期盼已久的,心里自然想她也能沉醉其中,而非不适焦灼。

    他褪去衣物,将自己沉浸在凉水之中。

    半响后,热燥之气稍减,他这才起身出去。

    沈静姝坐在床榻上,不远处的桌上已经倒好了两杯酒。

    而她听到脚步声的时候,便下意识站起来,转头去看。

    散开发丝的沈一帆太过邪魅,宽松的衣袍系得松松垮垮,肌理分明前胸一览无遗。

    沈静姝强装镇静地一直看着,没有允许自己低下头去。

    沈一帆见她发丝柔柔地披了下来,如瀑一般,乌黑漂亮。

    而那白皙的脸颊更如三月桃花,灼灼其华。

    她睁着那莹亮清透的眼眸,努力让目光聚焦在他的身上。

    她紧张时,嘴角微张,不动声色地呼着气息。

    沈一帆将她的反应看在眼中,心里不免柔情似水,疼惜如潮。

    他走上前去,自然而然地拥着她道:“别怕,刚刚都是逗你的。”

    言罢,他微微侧身,站在她的面前,然后捧起她的一双小手亲吻。

    白皙细腻的肌肤顷刻间陇上一层红晕,好似涂抹了娇艳的樱粉。

    两个人挨得这么近,沈静姝觉得,只要自己微微低着头,便能靠在他的肩上了。

    他的肩膀那么宽厚,也不知道未来要挡去多少风雨。

    可有他在,她的心总是这么地宁静祥和,好似知道不论发生什么,他都会义无反顾地挡在她的面前。

    心里似有涓涓细流的温暖掠过,沈静姝微微抬眸,认真地对着沈一帆道:“我不怕的。”

    “我知道的我们先喝合卺酒吧。”

    她说完,视线没有移开,眸子里的羞怯褪去,只余无畏的勇敢。

    沈一帆哑然失笑,他伸手将她拥进怀中,深深的瞳孔温柔四散,好似恨不得将她揉入体内。

    他的红唇亲吻着她的耳畔,灼热的气息伴随着细碎的低语:“别怕,我会很温柔的。”

    沈静姝依偎在他的怀中,不作言语。然而她那眸子里的光却潋滟无边,雾气倾覆。

    两人喝了合卺酒,便自然而然地两两相望。

    红烛的光影中,情不自禁的两人渐渐越挨越近

    事后,沈静姝瘫软地靠在沈一帆的怀里。

    她在想,他真的很温柔。

    随波逐流那种感觉,仿佛缓慢轻舟在波浪的推逐下渐行渐远。

    如水包裹,又如浪袭来。

    仿佛置身在其中,徜徉忘我,不知今朝何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