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七:大婚(帆姝篇)
    昌顺三十三年春三月初八,宜嫁娶。

    卓一帆和沈静姝便是在这一天大婚的。

    彼时张金辰已经脱离了沈府,在朝堂占有一席之地,开始结党营私,显露狐狸尾巴。

    沈旭依旧漠视,太子继续纵容。

    卓一帆改姓为沈,深得沈旭和太子信任,在朝中亦有不可撼动的地位。

    成亲的时候,沈一帆已经升至吏部侍郎,手中握着极大的实权。

    可他还是觉得委屈了静姝,因为一个正三品的诰命夫人根本无法与尊贵的太子妃相比。

    沈一帆竭尽所能地让这一场婚礼变得十分热闹。

    他学问深厚,为人谦逊,在翰林中交了不少知己好友。

    这些人全都是各有才华,光是在接亲的路上都闹出了不少令人捧腹的妙语。

    围观的百姓们个个人挤人的,都知道着小沈大人乃是知恩图报,胸怀天下的好官。

    这入赘向来是为世人所不齿,因此婚礼一向都十分简陋,生怕大张旗鼓惹了笑话。

    可这小沈大人的婚礼,那可真是十里红妆,风风光光地娶了娇妻,又入了沈府大门。

    至此,一声“父亲大人”翁婿也成了亲父子。

    沈旭坐在高堂,捋了捋胡须,笑得眼缝眯起。

    他虽然学识渊博,可若通透慧敏,却自认不如女婿沈一帆。

    但凡名士,皆将声誉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

    然,世外有高人,高洁声中依旧能我行我素的而得到众人认可的,浊世中,唯独“沈一帆”一人也。

    沈一帆心胸敞亮,为众人服之。

    正所谓明机巧而不用,出淤泥而不染,当真名士也。

    备受瞩目和祝福的婚礼在众人的笑闹声中推至**。

    新郎牵着他的新娘子回了新房。

    盖头被挑起来的那一瞬间,沈静姝缓缓地抬起头。

    她眼波柔媚,红唇轻抿,浅浅的笑意浮上面容,顷刻间,沈一帆的手有些轻颤,连眸光都开始湿润起来。

    门口挤进来的人都在起哄,大家伙看了新娘还不满足,也不知道嚷嚷着什么?

    沈一帆毫不理会,整个人如魔怔了一半,局促地挨着沈静姝坐了下来。

    喜婆在一旁说着吉祥话,沈一帆每每都要提醒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做。

    众人看足了笑料,心满意足地离去。

    等到婚房里安静下来,沈静姝转头看着沈一帆时,只见他怔怔地痴笑,眼中的光聚落在那红烛之上,那红烛上印着醒目的喜字,无声地昭示着,这是新婚夫妻的喜房。

    沈静姝含羞带怯,微微低垂着头,不作言语。

    沈一帆发了片刻后呆,聚焦的目光渐渐清明,而他也为之一震。

    这房间里的红烛之光如梦似幻,这样的遐想是他不曾奢求过的。

    因此他才惊觉惶然,大抵是察觉心魔太盛,沈一帆苦笑道:“我本以为,筹备了这么久,我不会失态才是。”

    “可这喜字红烛,实在是深得我心,不免看痴了去。”

    沈一帆说完,转过身,牵着沈静姝的手放到胸前。

    那里有着“扑通扑通”的心跳声,好似连滚烫的温度都传了出来,让沈静姝瞬间觉得手被灼了一下,一丝丝甜蜜的感觉从她的心间升起。

    她微微抬起头,只见沈一帆正眸光灼灼地望着她,那样深邃的眼眸,仿佛潜藏着万千星火,亮而炽烈。

    沈静姝只觉心口微滞,当即紧张道:“你你还要去前院敬酒呢。”

    沈一帆闻言,当即勾唇一笑。

    他生得十分好看,平常看着便是风光霁月般的人物。

    可许是因为在沈静姝的面前,他无意隐藏自己的本性。

    因此便显得邪魅狂娟,让沈静姝觉得他嘴角噙着一抹戏谑的恶意,然而却又并非是真的恶意。

    到有点像是她羊入狼口,就等着被他拆吃入腹一样。

    她低了低头,强装镇静地道:“他们都在等着呢,你先去吧。”

    “哦我是谁呢?”

    沈一帆握着静姝的手的不放,还将她往怀里一带,然后顺势圈住了她的腰身。

    沈静姝从未见他如此孟浪,一时间满脸羞意,微微挣扎。

    沈一帆埋首在她后颈,长长地吸取她身上的香气后,又控制不住地亲吻了她的颈窝。

    沈静姝控制不住地往后仰着,手心全是细密的汗珠。

    她难耐地张着红唇,似喘非喘,眼眸雾气浓浓,红霞遍布。

    只见她的手紧紧扣着沈一帆的手,绷紧的身体如弓一般,似要用她那微弱的力道抵触着。

    “你不喜欢?”

    “不喜欢我这般待你么?”

    沈一帆贴近她的耳边,极尽温柔缠绵地道。

    他的声音暗哑魅惑,带着绕梁的缥缈余音,好似要将所有的情愫都融进这些他想说出来的话语里。

    沈静姝身心一颤,只觉周身酥麻一片,身体下意识便软倒在他的怀中。

    喜欢还是不喜欢?

    这样的话,她还说不出口。

    可是她寂静的沉默,以及那红透的脸庞,都无声地透出了她那微不足道的堡垒坍塌殆尽。

    沈一帆感觉到她柔软的身体暖呼呼的,像只小猫咪温顺地靠在他的怀里。

    这样的满足和幸福无以形容。

    他亲吻着她的脸颊,沉浸在这让他难以自控的氛围中。

    她长长的睫毛忽眨着,蹭到他的肌肤,痒痒的。

    他睁开眼眸,用迷醉的余光打量着她的眼眸。

    低垂的眼睑下,可见一片湿润的水渍。

    微微颤抖的眼角红了一片,却有着淡淡的光泽。

    并非是难过,而只是害羞而已。

    沈一帆笑着放开了她,然后又情不自禁地啄了啄她的嘴角道:“等我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