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六:我心悦你(帆姝篇)
    沈静姝看着躺在床上卓一帆,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揪住一样。

    她靠近床边,然后蹲下身。

    眼帘中的人脸色十分苍白,凌乱的发丝下,是他细密的汗珠。

    “怎么就受伤了呢?”

    “太子有那么多人保护呢!”

    沈静姝不悦地呢喃道。

    这一刻,她心里竟对太子也有了些许怨气。

    卓一帆的手在被子里动了动,心里难以遏止的快感像潮水一样淹没了他。

    他的眼角有些湿润,微微颤动的睫毛让他不适地睁开了眼睛。

    沈静姝看着他微红的眼眸,当即心疼道:“是不是伤口疼得厉害?”

    “我去给你找点止疼药来。”

    沈静姝说罢,便慌忙地想要离开。

    卓一帆拉住了她的手,低声咳喘道:“咳咳别走。”

    沈静姝连忙转身,顺势蹲下,再不敢妄动了。

    她白皙细嫩的手还被他紧紧握着,可她却浑然不知,只是腾了一只手给他擦着细密的汗珠,清亮的眼眸湿意浓浓。

    “我不走就是了,可是你疼得好厉害啊。”

    卓一帆强忍着胸口翻涌的情潮,眼眸里的光越发柔了。

    他看着沈静姝,认认真真地道:“傻,命保住了,再严重的伤都会好的。”

    “这疼也不过就疼了一会,很快就会好了。”

    “怎么就只是疼一会呢?”

    “最起码也要疼上十天半月。”沈静姝蹙着眉头,不赞同地看着卓一帆。

    卓一帆见她认真的样子,当即浅浅一笑。

    “你在心疼我?”

    卓一帆的眸光太亮了,亮得刺眼。

    沈静姝的脸轰地红了,连眸光都开始闪烁起来。

    她低下头,想要躲一躲。

    可这时,她才发现自己的手被卓一帆攥得紧紧的。

    “顺之哥哥你的手”

    沈静姝抽了抽自己的手,发现抽不动以后,羞怯地小声道。

    卓一帆握得更紧,他并未轻易就放过害羞的沈静姝。

    他能感觉到了静姝的惊慌,像一头小鹿一样。

    可他知道,他不愿意再错过任何一个弄明白她心意的时机。

    尤其是现在,她连大力挣脱他都舍不得。

    “静姝,告诉我,你是不是在心疼我?”

    “若今日受伤的是太子殿下,你可会这样心疼他?”

    卓一帆的语气有些哀婉,有着试探,也有着不安。

    沈静姝抬起眼眸,疑惑地望着他。

    他的双眸太深,太暗,藏着太多太多她看不懂的情愫。

    可她心疼他,又跟太子殿下有什么关系呢?

    沈静姝难为情地摇了摇头,然后低声道:“你是我的顺之哥哥,我自然心疼你。”

    “太子殿下是国之储君,他若是受伤了,父亲不安,我也会跟着担心的。”

    虽然得到的答案模棱两可,可卓一帆还是很高兴地笑了起来。

    不是一样的,不再是同等位置。

    那样便好。

    他摩擦着静姝的小手,心里的愉悦无以复加。

    只听他声音轻快地道:“太子殿下选妃在即,我不想你嫁入东宫。”

    “你若心仪太子殿下,便是我做再多都是没有用的。”

    “可你若是若是心里没有太子殿下,那么我便用这救命之恩,划去你选妃的名额如何?”

    沈静姝闻言,心里一震。

    她猛然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盯着卓一帆看。

    只见卓一帆微微翘着嘴角,眉峰柔和,眼眸似有星辉万千。

    他那样专注地望着她,仿佛所有的情意都宣泄而出。

    而他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她。

    沈静姝心头一滞,嘴角微张,好半响才轻吐一句道:“你你心悦我?”

    她说完以后,脸颊倏尔一红,好似晚霞中静静绽放的海棠一般,美得宁静而绝艳。

    她不敢继续看卓一帆了,而是低着头,再低着头。

    被他握住的手怎么也抽不出来,她走不掉,只能尴尬又赧然地等待着。

    这一刻,她觉得时间过得这样漫长。

    漫长到她只能数着自己的心跳声和他那粗重停顿的呼吸声。

    终于,在她觉得自己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头顶有一道清浅而暗哑的声音道:“抬起头来看着我。”

    沈静姝觉得自己的脸又热了几分,她娇俏地脸庞缓缓抬起,眼眸却忽闪别视。

    卓一帆深邃的眼眸直直地望着她的双眼,他一直望着,直到沈静姝不得不将目光聚拢起来,也怔怔地望着他。

    漆黑如墨的眼眸里,渐渐有了水雾,然后又如同水晶一样覆盖在那遍布柔情的眸子里。

    两滴清泪自眼角滑落,明明没有声音,可却像是有什么东西重重地敲击在沈静姝的心上。

    她震惊地望着他,心里已经懂得了他一直以来压抑的深情。

    可是她不明白,也有些害怕。

    她害怕卓一帆爱的那个人,其实不是她。

    她还很年轻,年轻到甚至于不能体会到卓一帆这样深情而包含包容和疼惜的目光。

    “我心悦你。”

    “我想娶你。”

    “静姝,我用这救命之恩,划去你的选妃名额好吗?”

    “我会用这一生来辅佐太子殿下,我会改姓为沈,为沈家支应门庭。”

    “我会一辈子待你好,绝不纳妾。”

    “好吗?”

    卓一帆恍惚地问着,他隔着那重重水雾,隔着那泪帘微光,仿佛看到了个幻影。

    一个他曾经渴望无数次,畅想无数次,可却连做梦都不曾梦到过的幻影。

    越是临近幸福,他的内心便越是悲喜交加。

    没有人会明白,他内心复杂的纠结。

    可他对她的感情这样真,他知道她能够感受,也能明白。

    而他所想最想要的,便是她亲口给的一个答复而已。

    沈静姝就那样静静地望着那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她的心口很疼。

    疼得她开不了口。

    可她还是忍不住微微点了点头。

    或许这一生她有太多太多的疑问,永远也不会知道答案。

    可她还是会答应他。

    因为他看她的眸光是那样的虔诚和认真,因为他叫她的名字是那样的温柔和疼惜,因为他愿意为她做出的一切努力和牺牲。

    卓一帆无法克制自己内心的狂喜和激动。

    他突然从床上坐起来,然后将沈静姝紧紧地抱在怀里。

    沈静姝惊呼一声,然而她却不敢挣扎。

    直到他身体尚未愈合的伤口又流血了,染红了她的衣衫,她这才慌乱地呵斥他,帮他从新包扎。

    卓一帆就像一个傻子一样,一直都在笑,仿佛流出来的血,都变成了他最喜欢的颜色。

    太子遇刺后不久,张金辰的身份渐渐浮出水面。

    然而沈旭和太子都对此事密而不宣,相反却暗中一直调查张金辰和他的同党。

    沈旭还未找卓一帆细谈静姝的婚事时,太子却已经将一道赐婚圣旨送给了卓一帆,当作是给卓一帆的谢礼。

    看着毫不知情的沈旭,太子殿下好心情地调侃道:“少傅得了一位好女婿啊,为了静姝,一帆说他愿意姓沈。”

    “本宫还在想,他那闷不吭声的性子,怎么就有勇气推开本宫呢?”

    “原来竟然是为了静姝,哎,本宫亏死了。”

    “真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沈旭擦了擦额头的黑线,总觉得自己还是不太明白。

    太子见沈旭比他还意外,当即拍了拍他的肩膀,含笑离去。

    沈旭来见卓一帆的时候,卓一帆还拿着圣旨爱不释手地抚摸着。

    沈旭看着爱徒那完全沉浸在爱恋中的小媳妇样,眼皮跳了跳。

    他甚至怀疑,之前那个跟他谈论家国大业的爱徒是不是眼前的人?

    “咳咳”

    “为师听说太子殿下亲自给你送来了赐婚圣旨?”

    沈旭装作云淡风轻地询问道。

    卓一帆跟在沈旭身边这么久,又这么会不知道他的心思?

    他当即起身,十分恭敬地道:“学生自作主张,事先未请示老师,还请老师原谅。”

    见卓一帆如此卑谦,沈旭的眼眸微闪,到有几分不自在起来。

    他摆了摆手,语气随和几分道:“事已至此,为师只是觉得有些意外和恍惚。”

    “你和静姝你们可是彼此有意?”

    沈旭觉得自己被阴了一把,当然,只是感觉而已,所以才不好说出来。

    卓一帆闻言,当即诚实道:“太子殿下品行贵重,为君心胸宽阔,目光长远,为人重诺守信,乐善好施。”

    “且学生一直私下为太子殿下寻找名医,若得名医精心调养,寿元便可与常人无异。”

    “只是静姝若为太子妃,日后子嗣极有可能成为储君。”

    “而学生与老师便成了外戚。”

    “倘若静姝愿为太子妃,学生便是她日后的臂膀。”

    “倘若静姝不愿,那学生便用这救命之恩换取太子之诺,如此以免太子与老师心生罅隙。”

    “前几日静姝探望学生,学生便与她细说,静姝不愿为妃,而学生则愿意求娶,故而才有今日赐婚圣旨。”

    沈旭又被卓一帆这番言辞给感动了一把。

    他听出些许端倪,顺之喜欢静姝,只是不想他在中间作难,于是便有了救太子之故。

    而且顺之一直都在为太子寻找名医,将自己的情愫藏在心里。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当如是也。

    沈旭解了心里的疙瘩,高兴对外宣布了这一好消息,只等静姝笈笄后,便选个好日子让他们二人成亲。

    然,若是沈旭知道卓一帆早已将他了解透彻,并且处处算计他而只为得到抱得美人归时,不知道会不会气得暴跳如雷,心焦似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