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五:暗中筹谋(帆姝篇)
    昌顺三十年,体弱多病的太子在及冠后,要开始选妃了。

    昌顺帝年仅九岁登基,年十四便得第一子。

    可惜那些孩子接二连三都夭折了,太子是第四子,也是正宫皇后之子。

    是昌顺帝一手调教出来的皇位继承人,只不过自幼体弱多病,不是长寿之相。

    然而太子聪慧仁善,权谋之术手到擒来,几个弟弟皆臣服于他,内忧外患之下,昌顺帝更没有另立太子的打算。

    昌顺三十一年初,沈静姝年芳十四,正好在选妃之列。

    沈旭作为太子少傅,自然并不排斥自己的女儿成为太子妃。

    只是太子体弱,又身在权柄之巅,他也心有忧虑。

    就在他为此神思烦恼的时候,张金辰再次闯入沈旭的视线中。

    “老师,学生愿意入赘沈府,迎娶静姝妹妹。”

    张金辰表明心迹,朝堂之上有了卓一帆,他再想做出功绩,让沈旭将手中的人脉给他太难。

    唯有做了沈旭的女婿以后,他才可以走上一条捷径。

    沈旭并不昏聩,自然察觉张金辰有异。

    他当即反问道:“你可是钟意静姝?”

    张金辰当即面红耳赤,他来沈府也有好几年了,可静姝才豆蔻之年,若说钟意,只怕不妥。

    于是张金辰便转了个弯道:“老师对学生恩重如山,静姝妹妹若是入了东宫,光是太子殿下的侧妃侍妾都够烦心的,更何况静姝妹妹淳善,最是慧敏,不应困于宫墙之内。”

    “学生无家室牵绊,又爱怜静姝妹妹,必将一生好好待她,绝不会行纳妾养宠之事。”

    沈旭顿悟,张金辰是想为他分忧。

    可太子品行,他很是赞赏。

    于静姝的聪慧灵秀来说,一定会照顾好太子,打理好东宫,成为太子的贤内助。

    这也正是他烦心的地方,于公,静姝的品行和身份是最适合的太子妃人选。

    可于私,他又想女儿平安顺逐,幸福惬意地过完一生。

    沈旭没有答复张金辰,张金辰惴惴不安地走了。

    想到最近忙于跟太子暗访周边官吏的卓一帆,沈旭心里有一个滚烫的念头再次升起。

    如果张金辰换成卓一帆的话或许他就愿意请太子将女儿从选妃的名单上划去了。

    接连着四五天都没有看到卓一帆出现在桌上用膳,晚膳后,沈静姝泡了一壶清茶去了沈旭的书房。

    “爹爹,还在忙吗?”

    沈静姝放下茶托,眸光游移在书房里。

    为了方便处理公务,沈旭的书房隔了一间给卓一帆用。

    沈静姝掀帘去看,只见冷冷清清的一室,案桌上什么都收拾得整整齐齐的,让她忍不住驻足皱眉,觉得自己连进去看看的理由都找不到。

    沈旭见爱女神思,眸色微动,佯装严肃道:“顺之此次跟太子暗访周边的官员,少说也要半月才能回来。”

    “几位王爷表面上与太子相安无事,可难保他们不会心生歹念,追查太子行踪,暗下杀手。”

    “啊,那顺之哥哥岂不是很危险?”沈静姝一脸惊慌道。

    她皱着眉头,心里狠狠地颤动着。

    沈旭闻言,当即皱着眉头道:“他一个小随从,怎么会有太子危险?”

    沈静姝闻言,当即满面愁容道:“那怎么能比?”

    “太子身边多是侍卫,若遇危机,定会先护太子。”

    “如爹爹所说,他一个小小随从,如何能够跟太子相提并论?”

    “到时若有什么意外那我岂不是岂不是再也见不到他了?”

    沈静姝说到这里,突然觉得心口突突跳得极快。

    这种感觉陌生又熟悉,一时竟叫她无措难安,好似有什么东西扯着她的心,叫她再也不能像刚刚那般沉静等待。

    沈旭见女儿如小鹿迷途,惊慌不安又无辜可怜,当即心里一软。

    女儿情窦初开,懵懂不知,忽然明了,到又几分不知所措。

    可他这个做父亲的,又怎么能眼睁睁视而不见,让她继续这般忧心?

    “小傻,爹爹是骗你的。”

    “太子身边有功夫高强的暗卫,顺之不会有事的。”

    “眼看太子选妃在即,爹爹且问你,可想过做太子妃?”

    沈静姝抬起头,静静地看着她爹。

    她有想过的。

    毕竟,她爹是太子少傅,是太子的谋臣。

    论出身,她最合适了。

    而且太子过府多次,与她早就相识。

    太子胸怀宽广,最善谋略,一举一动矜贵优雅,最是让人着迷。

    可不知怎的,她总是会想起,那个蜷缩在桥洞底下的少年,那样乞怜的目光像是碧海明珠,早已吸纳了她眼中所有的光芒。

    她再看不到那样的一双眼,仿佛潜藏了万千故事,让她多看一眼都忍不住为之心痛。

    心里的异样太过清晰,以至于她一直以来,既想见他,又有些怕他。

    甚至于,她有时候看到他那般深邃的目光时,心里竟然会忍不住心疼他。

    “爹爹,女儿不想做太子妃。”

    “太子很好,可是女儿”

    “行了,爹爹知道了。”

    “待爹爹问过顺之以后,再来给你做主。”

    沈旭颔首,知道此事只有他出面最为合适。

    沈静姝听出了言外之意,一时间又喜又忧。

    七日后,卓一帆回来了。

    他们此行遇险,卓一帆为了护着太子,当胸中了一箭。

    本以为必死无疑,谁知道他那心脏与常人不同,因此便侥幸捡回了一条命。

    太子念他忠勇,亲自送他回了沈府。

    沈旭得知事情的始末,十分震动,待太子走后,又返回卓一帆的房间探望他。

    看着苍白虚弱的卓一帆,沈旭心疼道:“你这孩子出去一趟,差点把命都丢了。”

    卓一帆闻言,强撑着笑道:“哪有老师说的这么严重,只是一点皮肉伤而已。”

    “还要逞强?太子都说,若不是你那心脏异于常人,现在就是具尸体了?”

    “为师还指望着你在朝堂上闯出些名堂,日后好为天下学子铺一条锦绣之路。”沈旭说完,欲言又止。

    他想将静姝的担忧也说出来,不过看着连翻身都困难的卓一帆,沈旭喉咙里的话最终还是没有吐出来。

    卓一帆微微眯着眼,平静的面容下是一颗焦灼的心。

    太子选妃在即,他想要获得太子绝对的信任,救命之恩便是最好的捷径。

    他的心脏天生异于常人,因此,这不过是他筹谋已久的结果而已。

    为的便是返京后,他能顺利娶到静姝。

    卓一帆抬起头,十分认真地望着沈旭道:“天下学子需要的,不是一个为他们铺路的好官,而是能任人为贤,胸怀天下的明君。”

    “天下良臣何其多,纵观史记,明君难寻。”

    “学生只是不想,这天下士子错失良主,百姓再陷危难。”

    沈旭听着爱徒这番诚挚之言,心里越发深有感触。

    他欣慰地望着卓一帆,眼角泛湿道:“有你这番话,为师就算现在死了,也能安心闭眼了。”

    “咳咳老师怎么能说这样的话,两位妹妹还未出阁,太子尚未荣登大宝,徒儿也还没有出师,这样的话万万说不得。”

    卓一帆挣扎着,似乎想翻身起来。

    沈旭连忙按住他的身体,嘴里连声道:“为师也是一时感触,你如此认真做什么?”

    “快快躺下,你的伤很重,没有十天半月是不能下床的。”

    沈旭安抚了卓一帆,过了一会便道:“太子此行,唯有亲信知道,怎么会泄露了行踪?”

    “太子可查出了些什么?”

    卓一帆闻言,当即视线一冷,嘴角冷嗤道:“这内鬼只怕是出在我们府中。”

    “太子出行是学生提议的,路程也是学生安排的。”

    “这一路,除了太子和学生以外,其余等人,皆不知几时返?。”

    “所以,必然是学生在府中走露了消息。”

    沈旭想起太子临行前,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只怕太子也想提,但又顾及他的颜面。

    “依你看,会是谁?”沈旭沉凝道,心中却已经有了一道模糊的身影。

    卓一帆顿了顿,有限沉重道:“此事学生只告知过老师和师弟。”

    沈旭心里的怀疑得到证实,一时间身心凉透。

    “你且先好好养伤,这件事为师会和太子一同处理。”

    沈旭说完,神情恍惚地离开了。

    待他走后不久,一个娇俏的身影悄悄地推开了房门。

    与此同时,床榻上的卓一帆紧张地闭上了眼睛,胸口的起伏虽然平稳,可那嘴里呼出的气息却粗重了些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