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番外三:重生再遇(帆姝篇)
    入冬后的京城,连湿哒哒的雨水都带着深深的寒气,好似冷到人的骨子里。

    冷清的桥头,来回的行人步伐匆匆,好似生怕多停一步。

    破旧的桥洞堆积了些许干草,而在那一堆的干草里面,卷缩着一个不知是死是活的身影。

    干裂的唇瓣已经撕裂了好几道口子,单薄的衣衫紧紧地裹着枯瘦如柴的身体,紧咬的牙关伴随着身体轻颤着,好似已经忍到了极致。

    卓一帆觉得自己好困好困,可是他却不敢睡觉。

    他的指甲都掐断了,有鲜血凝固在他的指尖,殷红一片。

    躬着的背脊尽量往那干草里面缩去,可那一双执拗深黑的眸子,却始终直直地望着前方。

    快了吧?

    她若是再不来,他便要支撑不住了。

    “静姝静姝静姝”

    卓一帆的唇瓣嚅动着,一声一声地叫喊着心里一直渴望见到的那个人。

    大半生的守候和等待,抛去性命的苦修和执着,终于打动上天。

    一场涅槃,换来了重生,等候再次初见。

    这一次,无论如何,他再也不会去吃生肉吓她了。

    他也不会,故作桀骜不驯的姿态,让沈旭厌恶于他。

    这一世,他会做一个谦卑恭顺的人,他会做一个厚实勤学之辈,他会做好沈旭的弟子,会为沈家支应门庭。

    他会做太子的谋士,不会再做太子手上的尖刀。

    他会让静姝做他的妻子,不会再让静姝成为太子妃。

    他会好好地让静姝生下他们的女儿,然后再好好地看着她长大。

    他会是一个好官,好丈夫,好父亲。

    他身上所有的菱角,都被那沧海般的世浪给磨平了。

    虔诚叩拜在山川地脉之上时,他曾许诺上苍,若再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他便竭尽所能,治理天下,仁爱百姓,宽待宿敌。

    卓一帆静静地想着,唯有这样畅想着未来的日子,他方能忽略这周身冷入骨髓的滋味,以及那饿到反胃恶心的痛苦。

    煎熬吧,所谓涅槃重生,必先要经历死去的痛苦。

    而他,也不过才堪堪煎熬了三天而已。

    为了他的静姝,一切都是值得的。

    青石板的古桥上,又一次发出闷声的响动。

    卓一帆像无数次一样抬起头,本以为会像无数次一样失望的时候,只听一道脆生生的童声道:“爹爹,那个小哥哥好可怜啊!”

    “他好像很冷,很饿。”

    “爹爹,我们带他回家吧,好吗?”

    卓一帆的眼眸突然睁得大大的,那深幽的瞳孔顷刻间覆上一层厚厚的水雾。

    昏暗的阴雨天,连绵一片都是阴郁的天空。

    然而那少年抬起的下颚,眼眸如湖泊一般澄澈。

    他那嘴角满是裂口的血痕,可是却还是微微勾起,展现着让人动容的笑容。

    好似这世间所有的苦难都不值得一提,而他再经历所有的绝望和痛苦后,依旧有着孩童那般善良的心境。

    半世沉浮的沈旭心有感触,可这世道,遍地都是饿殍。

    他能救一个,却不能救第二个,第三个

    唯一能够解救天下苍生的,便是在朝堂之上站稳脚跟,多多选拔有能有才的后生官员,如此一来,方可解天下苍生之危。

    “长生,去给那位少年送些银钱。”沈旭对着身边的随从道,虽然心里有些异样,可到底他还是并未破例收下这一落魄少年。

    沈静姝圆溜溜的眼睛转啊转,似有几分心疼不忍。

    “爹爹,我们不能将小哥哥带回家吗?”

    沈静姝再次开口道,她眼眶里积蓄的泪水看起来的比少年更加清澈。

    可即便如此,沈旭也只是为她擦去眼角的泪珠,然而轻声哄道:“长生会安排好的,他以后都不会再挨饿了。”

    “京城涌进的难民太多了,我们家的下人也够多了。”

    “达官贵族尚且不敢擅自添人,我们沈家更是要谨言慎行了。”

    沈静姝虽然难舍,可她却还是乖巧地点了点头。

    沈旭抱着女儿的手微微收紧,将她的额头按在怀中,然后爱怜地拍了拍她的背脊道:“静姝乖。”

    沈旭走了,带着他的静姝也走了。

    丢下钱袋的随从长生也紧跟而去,卓一帆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手里的钱袋握紧。

    他艰难地从干草堆里爬起来,一个人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的双膝大哭起来。

    刚刚他多想冲上去,从沈旭的手里强抢静姝。

    可是,他还是压制住了心里那躁动的魔鬼。

    他再也,再也不要,吓到她,伤害她了。

    凡是她在乎的人,也终将变成他在乎的人。

    他是卓一帆,这一生,是来爱她,护她,陪她一世白头的人。

    那些阴暗又血腥的过往,通通见鬼去吧。

    狠狠地发泄一顿以后,卓一帆跌跌撞撞地来到了市集上。

    他用沈旭留给他的钱填饱肚子,找了一家便宜的客栈,然后换了一身御寒保暖的长袄。

    他还是第一次穿这种文人的长袄,觉得自己像一个小媳妇一样。

    可他对着锈迹斑斑的铜镜照着自己稚嫩又瘦弱的样貌时,却遏制不住地开怀大笑起来。

    像一个疯子一样,可笑着,笑着,他却忽然泪流满面

    “静姝,我来了!”千帆过尽后,卓一帆温柔而缱绻地呢喃道。

    这一声,仿佛隔了千言万语,隔了浮世苍穹。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