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三章后记
    元宵佳节后,《国学》正式开启了初级入学考试。

    彼时,陈青云已经成为了定南府响当当的头一号名人大儒,御官贤士。

    而他的妻子,乐安县主,妻凭夫贵,已经成为定南府所有女子争相效仿的名夫人,甚至于许多才女和贵妇皆以结交乐安县主为荣。

    书书和涵涵抓周时,书书抓了毛笔和玉弓,而涵涵则抓了一块凤玉。

    陈青云和李心慧看到凤玉的时候,大为吃惊。

    可满座宾客,并不好喧闹得人尽皆知。

    等到众人恭维一番后,陈青云和李心慧借着抱孩子换衣服的借口避到了内室说话。

    可两个人还未开口,只听粱嬷嬷在外回禀道:“公子,夫人,有贵人来府做客。”

    陈青云和李心慧对视一眼,心里微微一惊。

    陈青云交待心慧照看好两个孩子以后,去了隐秘客房见了所谓的贵客。

    房门被打开的一瞬间,陈青云有些懵了懵。

    “元昊?”

    柳成元从客房里探出头来,高兴地捶了陈青云一拳道:“皇上已经命我为定南府知府,日后我们二人可在此处继续比邻为伴了。”

    陈青云闻言,神色一松,眼里涌现一丝喜色道:“如此甚好。”

    “还有更好的,你进来便知。”

    柳成元说完,打开房门。“

    陈青云见状,狐疑地走了进去。

    这时,只见明珠郡主牵着一妇人的手缓缓从内室走来,而他们的身边正跟着一个抿唇含笑的中年男子。

    “太后娘娘?”

    “你们你们怎么会来定南府?”

    陈青云十分吃惊道,当初周煜选择宣布追封太后,他便以为周煜已经私下安排人送走了太后娘娘和刘一诚。

    谁知道竟然在这里相见?

    刘一诚见到陈青云时,拱手一拜道:“多谢陈大人当日谋划相助之恩?”

    陈青云连忙侧身躲开,伸手扶起他道:“刘叔说笑了,哪有什么恩?”

    刘一诚闻言,坚持再一拜道:“刘某能得此贤妻,多亏陈大人勇义相帮,这份恩情,刘某永不会忘。”

    陈青云看着一旁颔首,浅笑不语的“太后”,当即明白过来。

    他扶着刘一诚坐下,然后认真道:“如此,那就更不必谢了。”

    “当日青云只是觉得跟刘婶投缘,既是缘,便不是恩。”

    “太后”闻言,当即便对着刘一诚道:“早说了让你不必执着,陈大人是性情中人,不会在乎这些的。”

    刘一诚闻言,垂首憨笑。

    明珠郡主见状,知道刘一诚和“太后”的诚意陈青云已经看到了,当即便挑明道:“皇上知你忧心,特意让我和元昊送两位长辈来安你的心。”

    “皇上口谕:太后已逝,令堂犹在。望子恒为朕照料好两位长辈,如此,可安子恒之心,亦可安朕之心。”

    明珠郡主说完,陈青云看着笑得和善又仁慈的两位“长辈”,一时间明白过来。

    周煜是想告诉他,他不会做冷酷无情的君王,不会让他落到”老不中书”的地步。

    所以两位“长辈”到来,无疑就是给《国学》披上一层隐秘而坚固的保护墙,让他可以放开手脚,不再担心遭受别人的诬陷和弹劾。

    心慧得知涵涵抓的玉佩乃是“太后”所赠时,心情愉悦地捏了捏女儿的小脸蛋。

    这才一周岁呢,就能得“太后”娘娘这般亲护,日后闯了祸也不怕了。

    明珠郡主和柳成元回到定南府长住,李心慧又有了知心好友。

    两人走得近,孩子们也相处融洽,再加上陈青云陆陆续续收了不少弟子,一时之间,整个《陈苑》全是孩童朗朗的读书声,嬉戏声,十分热闹。

    景献十年的时候,皇上送太子下定南府拜师,此时陈青云虽然并未担太傅之名,却已有太傅之权。

    景献二十年,皇上下定南府与陈青云畅谈一月之久,而此次已是他第八次下定南府了。

    景献二十八年,皇上病逝,传位于太子。太子登基后,下旨封陈青云为“定国公”,李心慧为“定国夫人”取自“安邦定国”之意,爵位世袭罔替,堪称大周第一殊荣。

    陈青云一生教出十三位状元郎,十位榜眼,十四位探花,五十二位二甲进士,数百位三甲进士。

    史称:大周第一鸿儒,后世尊称:陈圣人!

    陈圣人一生,妙笔生花,丹青一绝,然而流于世面却是少之又少!

    传闻他每年都会为爱妻作画,幅幅精美传神,却无一幅可供世人瞻仰,而他与爱妻活至九十高龄,于一夜先后离世。

    世人皆传,陈圣人之陵乃为皇室所造,里面陪葬之物皆是价值万金的笔墨丹青。

    然后世寻觅数百年之久,却仍寻不到陈圣人与夫人之陵,而相伴他们一生的画卷和书法,也都无法面现于世,世人念之,憾之,敬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