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一章儿女成双(大结局上))
    翻年初春后,三月牡丹绽放之际,清空朗朗,阳光明媚。

    此时的通州《陈园》十分热闹。

    今日李心慧发作分娩,整个《陈园》上下皆喜忧掺半,各种忙碌地准备着。

    产房里有四大稳婆坐镇,院外有赵老太医和周亦明把守。

    已经怀孕有四个多月的明珠郡主看着陈青云那焦急上火,神色不安的样子,连忙出声安慰道:“稳婆都说了,心慧的胎位很正,不会有事的。”

    “这生孩子不是一时半会能生下来,快的几个时辰,慢的还要几天几夜。”

    “这会子才发作两个时辰,你先别慌。”

    “不然等会心慧要是叫喊起来,只怕你更加稳不住了。”

    陈青云压根听不见明珠郡主在说些什么?

    他只是紧紧地盯着那扇房门,心里万分焦虑。

    他调查过,妇人怀有双胎,生产的的危险更大。

    他现在没有办法不担心,因为他满脑子都是那些一尸两命,血崩而亡,产后血亏等等。

    杨素珍看着女婿这么紧绷,当即便也开解道:“她身体的底子好,不会有事的。”

    “现在还不到生的时候呢,等会要生了,那才是真的受罪。”

    陈青云看着韦嬷嬷端了一碗人参鸡汤过来,当即便上前道:“我去。”

    韦嬷连忙后退道:“公子可别添乱了,这妇女人生孩子,您去又帮不上忙。”

    “再说了,产房血腥晦气,公子还是”

    陈青云还没有等韦嬷嬷说完,便抢了她手中端着的人参鸡汤,直接朝着产房里冲。

    韦嬷嬷满脸愕然,还未回神时,只听明珠郡主闷笑道:“呵呵,罢了,让他去。”

    “他看不见自己娘子,等在这里也是煎熬。”

    韦嬷嬷闻言,垂头丧气地颔首。

    话说,现在该是里面的稳婆紧张了。

    李心慧没有想到,陈青云会突然进来。

    此时的她疼得还是很有规律,疼一会,缓一会,到也还能忍受。

    看到陈青云来的时候,她那眼眸突然一亮,意外道:“你怎么进来了?”

    陈青云将鸡汤放到一边,温柔道:“我不放心,进来看看你好不好?”

    李心慧看着自己高高耸起的肚子,两个小家伙在里面左一脚,右一脚,她能够感觉到那种隔着肚皮的震动。

    “好着呢,不过只怕还要熬一会。”

    “接生婆婆说,只要疼得停不了的时候,就是要生了。”

    “你别担心,我又不是身无二两力的娇夫人,一定会平平安安生下两个孩子的。”

    陈青云心有所动,他俯身轻靠着心慧,用额头抵着她的额头道:“我在这里陪着你好不好?”

    “我不想在外面等。”

    “我看不见你,心很慌,很怕!”

    李心慧能够感受到,青云是真的很怕。

    她伸手握紧他的手,然后出声道:“可以的。”

    “你想留下来,便留下来。”

    陈青云心满意足地笑了起来,他好害怕她会拒绝。

    许多妇人都不愿意让相公看到自己分娩的样子。

    他也害怕她会是这样的。

    还好她不是,陈青云紧紧地抱着她,这一刻才觉得心里踏实一些。

    李心慧是辰时发作的,到了申时动静才稍微大一些。

    酉时的时候,便疼得停不下来了。

    只见她满头虚汗,面色扭曲而苍白。

    她的左手死死地抓着床架,右手死死地抓住青云的手。

    在一**疼痛的冲击下,她觉得自己正受着生不如死的折磨。

    “好疼啊!”

    “好疼!”

    “好疼!”

    李心慧不停地重复着,多余的话却是说不出来了。

    陈青云一边连忙给她擦汗,一边紧握着她的手,万分怜惜道:“我知道,我知道。”

    “我们以后不生了,不生了。”

    有两个稳婆给李心慧顺着肚子,有两个随时在喊着“用力,使劲,快了”。

    如此反复折腾,直到李心慧感觉腰都要断了,整个人痛不欲生的时候,只听稳婆高呼道:“夫人,看见头了。”

    “夫人,现在开始,我让您使力您就使力,我让您缓一缓,您便缓一缓,不然要是有了撕裂伤,后面坐月子会很疼的。”

    李心慧疼得三魂不见七魄,只是在痛苦的挣扎中勉强点了点头。

    于是,散尽一波力气以后,李心慧只感觉孩子滑出体内,还未等她觉得松快些,又是一波疼痛来袭。

    “啊还是好疼。”

    李心慧拼命忍着,身体都在颤抖,每一寸的肌肤都绷得紧紧的。

    陈青云心疼坏了,连刚刚出生的孩子都没有看一眼,只是听其中一个稳婆开心道:“哎呦,大喜啊,这第一个可是一位小公子呢。”

    其中一个稳婆抱着孩子去收拾去了,给心慧顺肚子的稳婆去了一个接手。

    大约又煎熬了一刻钟后,第二个孩子也出生了。

    “呵呵,这个是一位小千金呢,公子夫人好福气啊,竟然是龙凤胎,这一下儿女双全了。”

    稳婆说完,拍了拍孩子的屁股。

    孩子宏亮的哭声响彻产房,可李心慧却闭着眼睛,昏昏欲睡。

    太疼了。

    她一辈子都没有这么疼过。

    太累了,仿佛身上的力气都被抽空了。

    她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浮萍,随波逐流的浮萍,那种毫无着落的感觉,顺水而流,哪怕前面是万丈悬崖,她也没有逃生的力气了。

    陈青云俯身亲吻着心慧的额头,他尝到了她的汗珠,咸咸的,却让他觉得心里酸酸的。

    一股莫名的感动冲向他的四肢百骸,他附耳道:“娘子,谢谢你,谢谢你!”

    “我们以后再也不生了,再也不生了。”

    “不怕,再也不会这么疼了。”

    他说着,竟然感动得落泪了。

    温热的泪珠跟湿热的汗水混在一起,李心慧闭着的眼眸微微动了动,没有睁开,可嘴角却缓缓上翘。

    真的好疼,她也不要生了。

    儿女双全,够了。

    过了一会,稳婆将包好的两个孩子都抱到床前给李心慧和陈青云看。

    “小公子四斤八两,小千金四斤六两,两个孩子都很健康,请公子和夫人放心!”

    李心慧看着自己儿子女儿皱皱的小脸,貌似还有点黑。

    “噗,好丑啊!”

    她小声地说着,伸手去碰了碰孩子们软糯的小脸,眼里却闪现着耀眼的泪花。

    陈青云看着两个孩子安安静静睡着的样子,眼睛都睁不开,可那小嘴却在不停地动着。

    “呵呵,是挺丑的。”

    他笑着,觉得整个世界瞬间阴霾散尽,只余万里晴空。

    稳婆们接二连三说了些吉祥话,比如:“小孩子刚出生时,越丑的,长大就越俊等等。”

    陈青云看着心慧疲倦的样子,让青黛和青鸾照顾好孩子,将准备好的喜钱发给四位稳婆。

    赵老太医亲自给两个孩子把了脉,然后点了点头,说是孩子身体很好。

    青黛和青鸾闻言,心里更是愉悦万分。

    晚宴的时候,长康做得很丰富。

    整个《陈园》的人,都聚在一起吃了热热闹闹的一顿晚饭。

    粱嬷嬷和韦嬷嬷在帮心慧收拾换衣,坐月子的厢房很大,两个孩子就住在隔间里面。

    李心慧醒来后,便开始喂孩子。

    可她没有什么经验,还是在粱嬷嬷和韦嬷嬷的帮助下才让孩子吃饱的。

    就算这样,她也吃了不少苦。

    陈青云心疼她,说是用之前就找好的两位奶娘。

    心慧不愿意,自己生的孩子,越看越喜欢。

    别人多抱一会,她都觉得心里不太舒服。

    为了更好地照顾孩子,她还让青云找人做了两张小床,就放在床边,让她不论醒来还是睡着,都知道两个孩子在她的身边。

    看着心慧如此依恋孩子们,陈青云隐隐开始醋了。

    可心慧还在坐月子,他耐着性子,什么都照着心慧说的办。

    就这样被心慧使唤习惯以后,等心慧出了月子,陈青云惊恐地发现。

    他在家里一点地位都没有了。

    心慧动不动就是宝宝乖,宝宝听话,宝宝不哭,半点都不关心他了。

    于是,随着心慧出月子后,各种风风火火的养儿育儿事件发生。陈青云彻底陷入了,吸引关注被无视,不理孩子被鄙视,以及企图求睡被冷视之后的各种崩溃生活偶买噶的,真的只剩下一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