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章新娘
    萧凤天围剿高鸿叛党归来时,已是新皇登基当日。

    这一份恭贺登基大典之礼来得正是时候,因为这更加证明了,新帝乃为天命所归,所有叛党余孽都尽数诛尽了。

    景献帝加封萧凤天为兵部尚书,暂管城防营三万兵权。

    西北边疆若是战乱,萧凤天便还是西北二十万大军的主将,而萧家兵权也呈献了鼎盛之势。

    一身显贵荣耀,一生戎马生涯。

    萧凤天述职回府后,洗漱换衣,原本准备去陈府一趟。

    结果他的脚刚刚跨出房门,他顷刻间又收了回来。

    他这段时间虽然不在京城,可京城里的消息他一直都是知道的。

    包括心慧中毒,怀有双生胎,以及青云辞官等等。

    他有许多问候的话想说,那些潜藏在心底的担忧如同潮水一**袭来。

    可所有事情都过去了,他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去提及,会不会不合时宜?

    就在他踌躇的时候,他娘带着两盆墨兰过来道:“娘记得你离京之前跟静儿有些不愉快,现在回来了,也是时候上门去赔个罪。”

    “你不在的这些天,听韦家那边的下人说,她一直都很担心你。”

    萧凤天闻言,微微怔了怔才知道他娘说的是谁?

    他未过门的未婚妻,韦静。

    早前因为詹辰的儿子詹琰有意接近她,想给他难堪。

    他知道以后,告诫她詹琰的真实身份,希望她引以为戒,不要理会詹琰。

    谁知道她竟然以身犯险,为的不过是想从詹琰的嘴里套话。

    他得知以后,心里甚怒,说她不知天高地厚,自以为是。

    好像当时是把她说哭了。

    萧凤天想到这里,蹙着眉头道:“我这才刚回来,明日再去吧。”

    萧夫人见他了一身深蓝色劲装,分明就不是家中穿的常服。

    “你想去陈府呢,娘不会拦你。”

    “不过你这一去,可就先冷落了自己未婚妻。心慧和青云不会说你什么,韦家的人也不会说你什么,可外面人会不会继续胡乱猜测,娘可就不知道了?”

    “如今心慧和青云已经渡过危难,他们二人又心心相印,你除了问候还能说什么?”

    “放下方能自在,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吧?”

    萧夫人走后,萧凤天一个人站了一会。

    门口孤零零地摆放着两盆墨兰,细长的叶子青绿葱荫,娇美的花苞含苞待放,这个时候的墨兰,花期伊始,正是送人的好时候。

    萧凤天最后还是抱着两盆兰花去了韦府,也见到了韦静。

    韦静比半月前看到的时候要消瘦许多,一双清亮的眼眸也不似以往那般有神。

    萧凤天将带来的墨兰送给韦静,韦静的丫鬟趁机接下,然后便退了开去。

    “近日你可还好?”

    萧凤天问道,神色有些不太自然。

    韦静点了点头,淡淡道:“很好。”

    萧凤天见她不太想说话,当即便直截了当道:“那一日我的话重了些,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那人阴险得很,我是怕你受到伤害。”

    萧凤天说完,静默一会。

    而这其间,韦静只是微微颔首。

    萧凤天准备离开了,气氛的尴尬和冷场让他觉得自己就不应该过来。

    可这门亲事是他点头应下的,就像他娘说的,他不能让韦静受到了冷落。

    韦静看着萧凤天转身,心里的委屈更甚。

    明明这么多天她都在担心他,夜里睡着了都会惊醒。

    可是为什么?

    他平安地回来了,她会觉得心里更委屈更难过?

    爹娘和大哥都跟她说了,他是将军,日后要戎马一生的男人。

    这点担忧她都承受不住,日后如何做他的贤内助?

    张琰的事情已经让她的信心备受打击,如今她更是连挽留他的勇气都没有?

    韦静傻呆呆地望着他的背影,直到他彻底消失在她的眼中,她才恍然发现,自己落泪了

    “哎呀,小姐你怎么不留下萧将军用晚膳啊?”

    “萧将军一回府就过来了,只怕连碗粥都还没有吃到呢?”

    “萧将军风餐露宿那么久,一回来就来看你,你怎么还不高兴呢?”

    “老爷和夫人都高兴坏了,他们都喜欢萧将军送来的兰花这兰花的品种可真是好看,嫣红吐芳,夫人说是叫“新娘”,好美的名字啊!”

    “小姐,萧将军是不是想跟你说,你是他即将过门的新娘啊?”

    韦静听着丫鬟叽叽喳喳的声音,突然很想追出去。

    可她僵硬的步伐却始终没有迈动。

    片刻后只听她哽咽道:“你追出去看看,看他可是回了萧府?”

    小丫鬟连忙跑了出去,过了一会,小丫鬟跑回来回禀道:“看那方向不是回萧府,到像是去了陈府?”

    韦静闻言,嘴角牵扯出一抹苦笑。

    她想,她终于知道自己在怕什么了?

    从一开始就清楚的事实,可她却是不甘心地期待着。

    当期待成了奢望,所以她才会这般不安。

    看不见他的时候,焦虑,看得见他时,又烦闷。

    因为不顺心,所以连对着他都没有好脸色。

    可谁让她自己亲口答应了这一门亲事呢?

    做一个温柔解意的娘子不好吗?

    为什么现在的她这般不想顺从和人命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