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九章上善若水,厚德载物
    承平二十五年九月三十日,新帝登基,改国号:景献。

    追封生母德妃为太后,迁葬皇陵,谥号,孝蕙。

    册封林妙音为正宫皇后,执掌六宫。

    十月初一,临安公主被圈禁于皇陵。

    十月初五,吴王离京,前往封地。

    京城的十月,已经起了寒风。

    驿道上,吴王的大队人马并列静候,场面十分壮观。

    陈青云策马而来,远远的,尘土飞扬,然而吴王还是一眼就认出他来。

    宫变过后,他也知道了陈青云的厉害。

    可事已成定局,再不由他更改。

    他一直以为背叛他的人是丁沛然,可最后他才知道,原来一直都是陈青云。

    陈青云在远处下马,然后慢慢走近。

    吴王稳稳地站着不动,身后的披风被寒风卷起,无声中透出一股凌厉。

    他看着面容寡淡的陈青云,冷声道:“你孤身前来,就不怕本王杀了你?”

    陈青云闻言,当即淡然一笑道:“王爷既然有放得下皇权的胸襟,又怎么会跟我一介儒生计较?”

    “为了让他上位,你不惜赔上自己的仕途?”

    “本王一直很迷惑,你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吴王自从知道是陈青云背叛他以后,他便一直在苦思冥想这个问题。

    可直到今天,他也没有想出答案。

    陈青云眺望着远处连绵起伏的群山,指着那崇高的山顶,那倾泻霞光地方道:“倘若那便是大周的江山,想要震住群山,必要宝剑出鞘,杀气腾云。”

    “当今圣上是一柄锋利无比的宝剑,而王爷则是一柄带着剑鞘的宝剑,内里藏锋,却终究不甚凌厉。”

    “不知王爷可知”昔郭君出亡”的典故,王爷若是连自己因何落败都不清楚,那么青云说再多也是枉然。”

    吴王蹙起眉头,“昔日郭君出亡”的典故,讽刺了上位者的刚愎自用,喜欢阿谀奉承,厌恶一切真实谏言的掌权者。

    可他真的有这么糟糕吗?

    “本王在你眼中,仅仅只是这样一位狭隘又愚蠢的人吗?”

    陈青云摇了摇头,直言道:“邹忌以论琴来劝齐威王在其位,谋其政。可王爷身处王位多年,身边可有劝你建功立业者?”

    “既身为王,理应心怀天下,以政事为要领,而不是被众人攒使着,争抢权位。”

    “王爷刚愎自用,任人唯亲,身边可用之人少之又少,倘若青云相帮于王爷,便是害了天下百姓,而青云也是这天下百姓之一。”

    “够了。”

    “本王明白了。”吴王扬起了手掌。

    他转头去看站在远处的一群幕僚,他们一个个眸光闪烁,心虚难安。

    而陈青云就站在他的面前,直言不讳,镇静自若。

    吴王的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嘲讽,片刻后,只听他道:”为何现在要告诉本王这些?”

    “因为王爷还是王爷,治一国,王爷难,治一城,王爷冕。”

    “青云希望王爷放下前尘往事,从新开始。”

    “这天下,终究还是大周的天下,皇家血亲缘薄,可王爷至少能接太妃一起前往封地,日后儿孙绕膝,富贵延绵,又何尝不是最好的王者结局?”

    陈青云说完,笑着拱手。

    这是他对吴王最后的提点了。

    吴王若是还有一份对大周的赤诚之心,日后便能富贵长存。

    大周皇嗣单薄,当今皇上又不是弑杀之辈。

    或许缓过三五年,两人能如先帝与贤王一般融洽相处。

    “可惜了。”

    “不是本王可惜了,而是你可惜了。”

    “表面上是你背叛了本王,可本王那几个孩子,也多亏了你才能保住。”

    “旁的不说,日后若遇到难事,便来滨城寻本王。”

    吴王说完,将自己随身的玉佩解下来,递给陈青云。

    陈青云并未去接,摇了摇头道:“王爷近身之物,日后便留给小世子吧。”

    吴王皱着眉头,将玉佩塞到陈青云手中道:“你说得对,本王刚愎自用,任人唯亲。”

    “那是因为,古往今来,多少王侯将相皆是受到身边之人背叛才惨遭横祸。”

    “本王也只是想将他们家族的命运都与本王连到一起,以此来杜绝亲近之人的背叛。”

    “可这样一来,就显得本王心胸狭窄,胆小怕事。”

    “罢了,都过去了。”

    “事到如今,你肯来送本王一程,又诚心告诫,本王还有何憾?”

    吴王说完,朗然一笑,好似心结已解。

    陈青云看着他那离去的背影,潇洒自如,轻快如风,便知他已经放下。

    此一去,长路漫漫远兮,只怕再见不知何年何月了?

    陈青云捏了捏手中的温润玉佩,嘴角上翘,眸色如春阳一般和煦。

    他不再是那个活在阴暗中的人。

    心里也没有了浓烈的弑杀之意。

    如今的他更加懂得,先种善因,后取善果。

    上善若水,厚德载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