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七章母慈
    “说吧,告诉本宫,本宫母妃因何受制于孟娴?”

    夜已经深了,可宫里却四处亮着灯。

    毕竟今日是皇帝宾天的第一晚,要守至天明。

    陈青云望着周煜,淡淡地道:“因为太子殿下。”

    “因为本宫?”

    “这又是为何?”

    周煜狐疑道,并不肯全信。

    这时,只听陈青云淡淡道:“景王府中的侍卫统领刘一诚,当年乃为德妃娘娘所爱。”

    “在皇上并未登基之前,娘娘本以为自己会被放出府去,因此便跟刘一诚走得亲近些。”

    “可后来德妃娘娘成了王府侍妾,所以跟刘一诚之事便成了孟娴的把柄。”

    “孟娴当年一手隐瞒此事,便是要你母妃成为她的人,为她所用。”

    “太子殿下要明白,如果孟贵妃爆出这件事,太子殿下的身世便会受到怀疑,就算不死,相争皇位却是无望。”

    “所以,德妃娘娘之所以选择隐瞒,一切都是为了太子殿下。”

    周煜闻言,整个身体都绷得僵直。

    他想了种种可能。

    却唯独没有想过会是这一种?

    “所以,母妃原本是不打算回来的?”

    周煜冷静下来,有些低沉地道。

    陈青云微微颔首,然后便道:“微臣与娘娘约好,倘若太子殿下不放微臣夫妇离京,娘娘便要助微臣一臂之力。”

    “但娘娘确实想再见王爷,只不过这深宫于她来说,就是囚笼,她不想回来也是情理之中。”

    “太子殿下现在也可选择?”

    “娘娘回宫,知道的人并不多。”

    “明日登基大殿一过,是昭告天下,太后娘娘洗刷冤屈,避难回宫,还是追封谥号,以太后之礼重葬皇陵,全在太子殿下一念之间。”

    周煜闻言,彻底静默下来。

    他想起了许多往事,可这一刻,他内心酸楚重重,根本无法跟陈青云细说。

    “本宫先去见见母妃。”周煜黯然道。

    这一刻,其实他心里已经做了决定。

    陈青云颔首,起身送他离开。

    就在房门被打开时,周煜忽然回头道:“本宫还尚未问你,你为何要一力隐瞒此事,甚至于不怕本宫怀疑你,杀了你?”

    “太子殿下可知,为何微臣明着投靠吴王,却暗中相助王爷?”

    “让太子殿下提前去西山大营那一日,微臣放任丁沛然抓走吴王的几个孩子,心里便已经存念想。”

    “吴王若连自己的孩子都可以置之不理,那他便绝不能为君,就算当日贺珉杀了不他,微臣也会替太子殿下杀了他。”

    “吴王选择自己的孩子,便是选择了生机。”

    “太子殿下是这天下的明主,是微臣认定的君主。”

    “天下若不能安邦,微臣身处何地都会动荡。”

    “相帮德妃娘娘,微臣是存了私心,希望有朝一日离开京城,不论走到哪里,都能得皇上一份相护之情。”

    周煜静静地盯着陈青云看了一会,确定他说的皆是肺腑之言后,他长长一叹。

    他伸手拍了拍陈青云的肩膀,然后坦然道:“本宫当日查出母妃之死与你有关,心甚怒。可你接二连三相帮,又让本宫心甚疑。”

    “本宫甚至于还时常想着,或许是母妃知道自己难逃一死,所以才与你做了这一场局,为的便是助本宫上位。”

    “如今想来,本宫猜得**不离十。”

    “可唯一一点,本宫没有猜到的,那便是你的决然离去。”

    “你与本宫剖析这些,以及你激临安说出的那些话,其实都是为了让本宫忌惮于你,不敢继续用你。”

    “本宫自幼在这宫里长大,臣子与帝王之间的算计,向来层出不穷。”

    “可如同你这般,将整个皇室都算计一遍的,本宫独独只服你一人。”

    “只可惜,如临安所说,本宫不可能心无芥蒂,而谋算人心的你更是心如明镜。”

    ““黑”到所有人都被你玩弄鼓掌,“明”到本宫自残形愧。陈青云,你确实将“人心权欲”算得透彻清明。”

    “你想回定南府,本宫可以答应你,不过本宫要云鹤书院更名为《国子太学》,你还任正三品文渊阁大学士,隶属京城翰林院,除了本宫,这天下无人敢管你“品行作为”。”

    陈青云的眉头蹙起,似乎在思量着,能不能推掉这份差事。

    他有些头疼地想着,要是德妃娘娘晚些出现就好了。

    太子殿下估计心里还恼恨他,虽然不会对他下杀手,可什么封赏之类的,却是想都不要想。

    这样的官职回到定南府那个地方,那便如同划地为尊的王爷,周围那些官吏若是与他来往密切,或者常年给他送礼走动,旁的不说,只怕流言蜚语一传,时间久了,尊荣也会变成催命符。

    到那时,他或许已经老了。

    可他跟心慧的孩子们正值鼎盛之年。

    打击垂暮老者,无非就是绝其子嗣。

    想到詹辰的结局,陈青云眉头忽跳,当即拒绝道:“承蒙太子殿下厚爱,微臣愧不敢当。”

    “太子殿下如今的初心,唯恐成为皇上日后的忧愁,还望太子殿下收回成命。”

    周煜看着陈青云沉凝的面孔,知晓他是真的不愿意。

    刚刚与他说话时,他还淡然无畏。

    可此时的陈青云,却显得紧张而冷然。

    “这世间,哪有那么多詹辰?”

    “纵观历史,忧国忧民的大儒还少吗?”

    “你满身才华,足智多谋,便是大周最年轻的太傅都可当得,区区一个三品学士而已,你便这般推辞不接。”

    “你既然知道,江山不稳,社稷动摇,为何却不肯帮本宫?”

    陈青云闻言,摇了摇头道:“云鹤书院入仕的官员何其多,并不需要什么太学之名?”

    “书院不需要,微臣也不需要。”

    “你”

    周煜气绝。

    他看着陈青云紧绷的面容,知道再争执下去也无用,索性甩手,大步离去。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