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六章仰慕
    “母妃,您您”周煜语无伦次,可他快速地奔过去,眼底的惊喜被厚厚的水雾所覆盖着。

    李心慧慢慢退开,走到陈青云的身边去。

    陈青云牵着她的手,温柔地道:“怎么来了?”

    李心慧闻言,娇嗔道:“你还说呢,娘娘住在我们府里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今日你进宫走得急,下人们嘴又快,娘娘出来找我的时候,可把我吓坏了。”

    “我又没有见过娘娘,你都不知道,我当时茶水都喷出来了。”

    “噗”陈青云喷笑。

    他捏了捏心慧的手指,然后乖乖认错道:“我以为娘娘不想再回宫了,所以便瞒了你。”

    “不曾想”

    “罢了,到是我自以为是了。”陈青云检讨。

    萧庭江和贤王早就懵了,只有卓唯并无多大反应。

    德妃才是陈青云最后的底牌。

    那一夜承平帝受到冲击,昏迷不醒。

    德妃的死便用了障眼法遮挡过去,那时太子虽然得见德妃的遗容,可到底被禁卫军拦着,没有能靠近细看。

    临安公主以为拿德妃至死来让新帝怀疑陈青云,便可以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

    殊不知,这宫里想帮陈青夫妇的,又何止他一人?

    “怎么会?”

    “德妃不是不是死了?”

    临安公主不敢置信地呢喃道。

    此时的她,忽然觉得好冷,好冷。

    明明才深秋,她却已经感觉到了寒冬腊月的厚厚冰霜。

    德妃的出现让周煜仿佛看到了晨曦展现的那一缕朝霞,很美,又很壮观。

    像是涓涓的溪流,一下子流向他的四肢百骸,让他整个人精神奕奕,志气磅礴。

    德妃望着儿子这熠熠发光的眼眸,心里便觉得舒坦。

    原本她可以不用再回来,私下跟儿子见一面就好。

    那个人等了她那么多年,没有选择的时候,她只能辜负他。

    可有选择的时候,她还辜负他,便是真正的残忍了。

    然而,听闻皇上病逝,她便又挂念儿子,生怕儿子做了皇帝以后,也会遭受别人的算计。

    所以她想了又想,还是决定回宫。

    “煜儿,不要责怪陈大人。”

    “当日之事,我一会细细说与你听。”

    “临安公主心思不正,且先处置了吧。”

    周煜得见母妃,心里早就愉悦得飞起,又怎么还会听临安公主那泼妇一般的咆哮?

    于是卓唯顺便拱手,领着禁卫军将临安公主给带了下去。

    临安公主筹谋一场,到头来辗转成空,又怎么甘心?

    可她刚想开口嘶喊,卓唯便上前点了她的穴道,就这样让人将她架了下去。

    她死死地瞪着,瞪着陈青云和李心慧的方向。

    可卓唯那高大的身躯挡住了她的视线,让她连窥探一角都不能,就这样让她的视线受制于那无法移开的胸膛上。

    她好恨啊,那种绝望的恨意让整个人都疯魔起来。

    然而,她不能动,也不能说话,只能焦灼暴怒地折磨自己,直到视线彻底消失在拐角处的时候,她看到了温柔似水的陈青云将李心慧半抱入怀,那宠溺动情的眼眸,何曾有一丝一毫的闪烁?

    那样沉迷和专注的目光,彻底击垮了临安公主那愤怒如火海的心境。

    于是,在她视线再次受阻以后,她便顷刻间陷入了昏迷。

    德妃突然现身,贤王和萧庭江也是满腹疑问,于是这一夜德妃慢慢口述。

    所有的一切,不过是为了让詹辰和孟贵妃以为奸计得逞,放松警惕。

    其实也有很多说不通的地方,比如德妃到现在才现身?

    比如连已逝的承平帝都不知道德妃还活着?

    可再多的疑问,都在这一夜,彻底被埋葬起来。

    林妙音将陈青云和李心慧暂时安置在了东宫,太子尚未登基,因此林妙音也尚未移宫。

    太子过来找陈青云的时候,李心慧借口来院中赏月。

    说来也巧,虽是夜深,可夜空里月光皎皎,十分引人沉醉。

    太子妃林妙音许是得了太子的暗示,带着宫人来将李心慧接到偏殿小坐。

    宫人们上了许多精致花糕,还有两碗燕窝粥。

    林妙音将宫人遣下,然后便温柔道:“长夜不眠,夫人怀了孩子更是辛苦,先用碗燕窝粥吧。”

    “虽说这燕窝粥比不上夫人的手艺,但却也不难入口。”

    李心慧见李妙音如此客气,当即便浅浅笑道:“太子妃客气了,宫里的御制精品又怎么会不好吃呢?”

    说罢,她端着慢慢吃了起来。

    林妙音见她并不忸怩,嘴角的笑意更真了三分。

    她也陪着用了一碗,这才徐徐开口道。

    “那一日,卓统领突然来找我,说是临安伪造圣旨,想要嫁给陈大人。”

    “临安向来心高气傲,除非她心有执念,否则又怎么敢在这个当口伪造圣旨?”

    “于是我跟卓统领商议,将计就计,将圣旨掉包,让临安亲口承认圣旨是她伪造的。”

    “说来也是好笑,我嫁给太子这么久,这样的事情却是第一次做。”

    “今夜去那宫道上堵他们的时候,我还暗暗担心,临安会不承认呢?”

    “还好!”

    林妙音说完,孩子气地眨了眨眼睛,一副小狐狸得逞的样子。

    李心慧被逗笑了,她没有想到,她和青云的背后,竟然还有这么多人相帮?

    她下意识去牵林妙音的手,然后温柔道:“谢谢你。”

    “我和青云一路走来,总是贵人帮扶。”

    “没有你们这些贵人,我跟青云也不知还有多少崎岖坎坷的路要走?”

    林妙音听闻她此言,心里莫名觉得心酸。

    不过她很快便道:“是你们好,所以旁的人都想去帮。”

    “你既是想谢我,不如为我画幅漫画如何?”

    “我可听说了,陈大人的漫画是你亲手所教。”

    “你不知道,我听闻这个消息的时候,有多仰慕你。”

    “我只要一想到,你曾经手把手教陈大人画画,转头来却跟他成了夫妻,然后他又来执你的手同行。我这心里便如那喜鹊一般,吱吱喳喳的,好似要将这一辈子的热闹都吵出来一样。”

    林妙音说着,眼里浮现了一丝灿若烟火的流光。

    她不是很仰慕,而是很羡慕。

    可是有些话,从来就没有说出口的时机。

    李心慧只是觉得,林妙音很真。

    她没有当上太子妃的时候,青云就说过,她上一世是萧大哥的妻子。

    心性淳善,待人温和。

    虽出身书香世家,却无半点睥睨傲慢。

    她说这下话的时候,那种小女儿家的心境被刨白得一清二楚。

    而且林妙音一直很自谦,在跟她说话的时候,都没有以本宫自称。

    林妙音是在给予她一定的尊重。

    “本来不觉得跟青云的相处有这般乐事,可听你一说,还真有几分忍俊不禁。”

    “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漫画呢?”

    “我许久没画,若是画得不好,我改日让青云送一副过来。”

    “不要不要,恒远居士的漫画我这里可多了,就要你画的。”

    “我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就是想就是想要你第一次教陈大人画的那一副便好了。”

    “这样的漫画才有意思,我会好好珍藏一辈子的。”

    林妙音说完,还认真地点了点头,郑重地表达了她的诚意。

    李心慧怔了怔,她细细想了一会,才记起她第一次给青云画的是青云。

    “呃就要我第一次教青云画的吗?”

    “嗯。”林妙音小鸡啄米一般狂点头。

    她希望日后每一次,看到这一副画的时候,都能想起陈青云一开始学漫画的那种心境。

    “可我当时画的,是青云。”

    “啊?”

    “你第一次教他,就是画他自己?”

    林妙音反问道,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李心慧点了点头,第一次教青云画,便是画他自己。

    “噗”

    “呵呵,那陈大人当时一定都懵了。”

    林妙音喷笑道,她可以想象当时那种场景。

    他看到跃在纸上的自己,一定是呆呆的,或许还很惊奇。

    “单独要陈大人的画像确实不太妥,那比如就画你们二人吧。”

    “你们夫妻二人伉俪情深,我跟太子十分羡慕。”

    “希望收了你们的画像,日后我跟太子也能如你们一般心心相印,永不成仇。”

    李心慧听闻林妙音这句“永不成仇”时,心里忽然有些心疼她。

    多少皇家夫妻,最后反目成仇,算计致死。

    林妙音心如明镜,只怕从一开始,她就明白了自己可能会遭遇的结局。

    她其实很好。

    李心慧的嘴角噙着一抹温和的笑容,她握着林妙音的手微微用力,然后便道:“让宫人拿纸笔来。”

    林妙音闻言,眸子愈发明亮。

    她当即吩咐宫人准备纸笔,万分期待地等候在一旁。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