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四章花烛夜
    柳成元回房的时候,周宜已经卸了妆容,换了红色的绸缎寝衣。

    喜烛映粉颊,红衣人如玉。

    青丝绾云髻,螓首依床遥。

    柳成元的眼眸渐渐红了,人虽未醉,然而心已微醺。

    暖暖的温热潮气传遍他的周身,他静静地望着她,隔着几步之遥的距离,却谨慎地不敢再继续踏入一步。

    生怕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象,而他也不过是入了一场酝酿许久的美梦当中。

    周宜看着柳成元渐渐红了的眼眸,看着他那小心翼翼不肯上前的憨样,心里却仿佛着了火一般,热烈而滚烫地燃烧了起来。

    她慢慢走上前去,拉着他的手微微用力道:“再傻呆着,洗澡水都凉了。”

    她带着他往盥洗室走去,一路上不曾回头看他。

    内室里,十二扇的宫廷御制的玉石屏风美极了,阻隔了那一室的幽香和甜蜜。

    周宜亲自给柳成元宽衣,柳成元紧张地握了握拳,眸光却瞥向一旁的浴桶。

    触目可及,皆是鲜艳欲滴的红色花瓣。

    他愕然地张了张嘴,不敢置信道:“给我洗的?”

    周宜顺着他的眸光看过去,顿时失笑。

    这也不知道是谁安排的,不过为了缓解他的尴尬,她便轻笑道:“大婚之日不宜往外泼水,是我刚刚洗过的。”

    “你若是觉得不妥,不洗也罢。”

    柳成元闻言,连忙摇了摇头。

    只听他低声嘀咕道:“你洗的怕什么,我就要洗你洗过的。”

    两个人挨得那么近,周宜自然听清了。

    她那灼热的凤眸微闪,连红唇都抿了起来,如那水中片片惹人怜的花瓣一般,此时她微微低着头,芙蓉一般的脸颊映入柳成元的眼底。

    柳成元呼吸一滞,顿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忽然想要将她拖入水中去。

    咳咳

    柳成元又偷看了她那微微敞开的领口,确认她只穿了薄薄的寝衣以后,便开始胡思乱想了。

    那样丝滑又单薄的寝衣,又是大红色的。

    喜烛那耀眼的光落在她的身上,她便如翩翩玉蝶,叫人心驰神往,恨不得据为己有,放入怀中好生诉情。

    柳成元因心生急切,很快便入了水。

    周宜见他那猴急的样子,忍不住莞尔一笑。

    她转身去柜子里给他拿寝衣,谁知道刚回来,只见他已经在擦身了。

    “咳咳”

    “你这是进去学了一个驴打滚?”

    周宜抱着寝衣调侃道,眸光满是揶揄。

    柳成元背对着她,有些窘迫赧然地道:“我今早才洗过的,很干净。”

    “噗”

    周宜受不住他这诚实的性子,将寝衣递给他,转身便走了。

    他害羞,她虽然乐呵,可是她没有他想象和认为的那般坦荡怡然。

    当年她太过骄纵,凡是一点不适都会拒绝高鸿。

    所以她与高鸿之间的夫妻情事,细想起来,还真是甚少。

    柳成元穿好寝衣以后,周宜已经坐在床榻边等他了。

    “咳咳,我来了。”

    柳成元打了声招呼。

    周宜抬眸去看,原本玉树临风的公子哥这会子眼眸飞闪,神情飘忽,真是羞羞答答又紧张。

    顷刻间,她心里那点紧张烟消云散。

    “噗”她掩唇而笑,然后打量着局促紧绷的柳成元道:“过来睡吧,我们今晚不洞房了。”

    柳成元闻言,脸上的羞意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十分错愕又震惊地道:“为什么啊?”

    “我都准备好了。”

    “噗”

    周宜又笑,她觉得自己忍得好辛苦。

    不能大笑,要给他留点颜面。

    可这样隐忍的笑意,却更是让他羞恼。

    柳成元几个大步走了过来,然而不由分说地扑倒周宜,红唇便要印上。

    周宜伸手去按住他的唇瓣,笑得花枝乱坠。

    “呵呵别等一会等我笑一会。”

    柳成元又羞又急,眼睛都红了,死死地瞪着她。

    他刚刚在里面就暗暗运气,准备拿出男子气概来,将她制服得服服帖帖的。

    可现在呢?

    她竟然笑得这么开心?

    周宜笑了一会,见柳成元真的有三分气恼以后,她便收了收笑容。

    她微微仰着头,闭上眼睛,润泽艳丽的红唇便贴了上去。

    柳成元还在愕然于这突如其来的香吻时,周宜的手已经穿过他的后颈,然后温柔地抱住了他。

    一番唇齿痴缠,柳成元敏感地细咛出声。

    这时,周宜的红唇擦过他耳畔,气息灼热地道:“其实我也很紧张。”

    呃?

    柳成元的大脑空白了片刻,但也紧紧只是片刻而已。

    他睁开那迷蒙而红润的眼眸,盯着身侧相拥的周宜看。

    黛眉弯弯,眼眸含笑,唇瓣艳丽无双。

    此时她也正温柔缱绻地看过来,搂着他脖子的手微微收紧,近在咫尺的面容灿若朝霞,正不自在地想要蹭向他的颈窝,错开他那灼灼的视线。

    柳成元勾唇一笑,眸子愈发明亮。

    只见他温柔的手指撩开了她玉颈上的青丝,在她身子轻颤的时候,便微微俯身,噙住了他早已眷恋不舍的红唇

    一夜的春光不散,皎皎明月都成了红烛灯影的陪衬。

    正所谓是:“红烛灯影现,浅咛嘤声吟。此夜迷人醉,罗帐起伏摇。”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