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二章我没有经验
    柳成元本以为,他和周宜的婚事最起码还要拖上个一两年。

    且不说皇上病重,就是周宜也存了几分教训他的心思。

    然而,大红绸缎铺开,聘礼一箱箱往外抬的时候,他听见他娘一个劲地跟他祖母乐呵。

    说亲家很好,什么都考虑周到了,他们准备不足的,王府那边都派人私下准备好送过来。

    柳成元恍恍惚惚的,光是礼服都试好几回。

    因为时间过于匆忙,他连外出访友,散散喜讯的机会都没有。

    可大婚当日,该来的都来了。

    谢明坤捶着他的肩膀,眯着眼睛,笑得十分不服气道:“除了子恒以外,我们剩下的这三人,算我定亲最早的。”

    “可怎么我这婚期顺延,你这却忽然提前了?”

    谢明坤说完,还意味深长地看他一眼。

    好似在怀疑他是不是做了些坏事。

    柳成元懒得和他计较,心里却惦记着,周宜会不会觉得委屈?

    他本想着好好准备的,自那日从青云的山庄回来以后,周宜便不在拿冷眼瞧他了。

    可她心有不平,到底还说了要教训他的话。

    柳成元就是这样一边怀着忐忑的心境,一边怀着憧憬的幸福,开始了他的接亲之礼。

    被堵在贤王府门外的时候,众人起哄,也不知道是谁一时心急,说了要让他跪着就能进去了。

    结果那人立马就被贤王府的侍卫给架走了。

    众人又是起哄,直说这岳丈也太疼女婿了点,竟然连跪都舍不得让跪。

    他被推嚷着,不一会几位朝中的老臣接二连三出题,让眼花缭乱的他开始焦急对答。

    大约一炷香后,有人让他快撒金棵子,也亏了他娘备得多,这一撒,贤王大门一开,一众接亲的宾客便拱着他进去。

    周宜的闺房他还从未去过呢,在王府的后花园里,偌大的院子庭楼水榭,曲径通幽,再加上王府也是宾客坐满,满园秋色。

    因此等他到了周宜的闺房外时,跟在他身后的接亲人,便只有各司其职那几个。

    其余等人,皆四处流散。

    看着身后寥寥几人,柳成元的面容挤出了窘迫之色。

    他暗暗在心里将那些起哄却又四散的宾客都骂了一遍,幸得大舅兄周宁又带了不少人来,这才算是全了他那微薄的脸面。

    喜婆和说福的轮番上阵,柳成元傻傻地一个劲应是。

    人群里,只听一道声音大喊道:“新郎今日成了万“是”郎了,且问他,今日是不是想睡地铺?”

    柳成元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还满面笑意地道:“是,是,是!”

    “哈哈哈哈哈哈”

    众宾客捧腹大笑,就连世子周宁都有几分忍俊不禁。

    片刻后,柳成元回神,当即满面大囧。

    可他那眼眸亮了又亮,最终却带着甜腻的底气道:“我娘子才舍不得我打地铺呢,随你们说去,反正今夜洞房花烛的是我!”

    “哈哈哈哈”

    众人又笑,直呼真是腻死人了。

    这还没有娶进门呢,就这样黏上了。

    娶进门还不知道怎么腻歪呢?

    房间里,一众围着周宜的丫鬟婆子也笑。

    尤其是宫嬷嬷,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

    周宜的手交叠在双膝上,盖头垂下,淡淡的流苏一直在她眼前晃动。

    可她却仿佛看到柳成元那微微抬高的下巴,那得意又狡黠的神情。

    她抿了抿唇,越发觉得他不要脸了。

    喜婆和福婆又在门外央着他说了许多傻话,这才撒了红包让他进来。

    可就在他以为抱得美人归的时候,世子周宁比他朝前一步,就拦在他的面前道:“你这白白嫩嫩的后生也敢来娶本世子的妹妹,难不成你就不怕日后别人戳你的脊梁骨,说你靠着贤王府吃软饭吗?”

    整个房间一下子就静了下来,柳成元甚至于还看到了周宜忽然捏在一起的手。

    她很紧张,那垂下的流苏动了一下,虽然很轻微,却像和煦的暖阳一直照进他的心里。

    柳成元当即单膝跪地,朝着周宜的坐着的方向道:“我这白白嫩嫩的后生功不成名不就,就只会逗娘子开心。”

    “能娶到娘子,别人想戳我的脊梁骨了,胆肥了他们?”

    “我心里明白,娘子对我好着呢,别人若想寻我开心,那也要看看我娘子答不答应呢?”

    “好!”

    周宁带头鼓掌,然后又将成元扶起来。

    “好!”

    周围全是欢呼的掌声,很响,很悦耳。

    周宁用力拍了拍柳成元的肩膀,然后大声道:“这样才算是我贤王府真正的好女婿。”

    “日后谁敢说你们一句不是,本世子定当不饶。”

    周宁的话说得掷地有声,让柳成元那清透的眼眸都不自觉地闪了闪,一丝如轻纱般的薄雾缓缓覆上。

    周宁见他如此感性,不免又是一番大笑。

    可这时,众人虽然附和着笑,心里却在打鼓。

    这世子表面上折辱自己妹夫,实际上是在给他立威。

    有些话,人家自家人可以调侃,却容不得外人插嘴。

    迎亲到了这里便已经算是圆满了,后面拜别岳父岳母,柳成元又十分诚恳地道:“岳父岳母,大哥大嫂请放心,我柳成元娶了宜儿,必会让她享福,不会让她吃苦。”

    贤王早在之前就了解过柳成元的人品,对柳家也彻底盘查过,自然百般放心。

    贤王妃见女儿实心实意地出嫁,又想亲家那边匆忙中事事以贤王府为主,如今又听闻女婿这般承诺,当即便笑着给了红包。

    周宁将妹妹周宜背了出去,围观的宾客都是朝堂上或世家里的掌权人物。

    一时间,这一场婚礼也算是受到了整个京城贵族圈子的祝福和见证。

    接着便是一路吹吹打打,热热闹闹地回了柳家。

    拜天地的时候,子恒夫妇竟然还在不远处摆了画桌,说是要给他和周宜画一副《叩拜天地图》。

    这样的事情,光是入耳都觉得是一种享受。

    于是乎,柳成元满怀期待,心情荡漾地与周宜一起牵着红绸,一起完成他们婚礼的最美仪式。

    最为高兴的是,当宣布“礼成,送入洞房”的时候,他竟然傻乎乎地带着周宜走错了。

    “哎呦喂,新郎官心急,都走错路了。”喜婆挥着帕子,笑得那个叫春风荡漾。

    “哈哈哈哈”

    众宾客当场哄笑,柳家的宾客没有王府那么多忌惮,一个个笑得前俯后仰,当真是夸张至极。

    柳成元红了脸,连眼睛都红了。

    他的余光看到子恒夫妇的身体一抖一抖的,显然憋得不清。

    玉衡和珍明更不用说了,两个人勾肩搭背,好似失去彼此的依仗就要滑到地上去一样,看足了他的笑话。

    柳成元在心里咬牙切齿地想,他们这四人,就数子恒最厚道了。

    也只有子恒已经成亲了。

    等到玉衡和珍明成亲的时候,看他怎么收拾他们?

    就这样想着,他这才稳住自己的情绪,让原本红透的脸颊慢慢散去一些热度。

    回到婚房内,又是一番折腾。

    可柳成元此时就更加配合了。

    因为他知道,等会这喜婆和福婆一走,他的娘子就会成了他一个人的了。

    想到这里,柳成元喜得不能自已。

    挑开盖头,生吃饺子,喝合卺酒。

    好不容易都完成了,柳成元的额头满是密汗。

    凤冠下的宝珠一串一串的,晃得柳成元都不敢细看。

    喜婆和福婆带着丫鬟婆子们退了下去,房间里便只剩下柳成元和周宜。

    周宜伸手撩开凤冠垂下的珠帘,美眸微抬,嘴角噙着一抹揶揄的笑容。

    柳成元当即心虚地低下头,连忙出声道:“我我没有经验。”

    可这话说出来他立马就后悔了,未免周宜多想,他连忙又补了一句。

    “不,我的意思是,我做得不够好。”

    “噗”周宜忍不住喷笑。

    “够好了。”

    “很好。”她微微颔首,眸光很亮,嘴角微微翘起,面容上是新娘子特有的荣光。

    柳成元羞得眼眸微红,顿了顿后,略带赧然地道:“是很好。”

    “是你很好。”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