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八十章心心相印
    “快,快来看看她。”

    陈青云嘶喊道,原本清隽的面容在一瞬间变得煞白。

    赵老太医扑进去就连忙给李心慧把脉,只见他沉凝着,眉头皱成了川,整个人紧绷而肃然。

    突然间,陈青云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就在他刹那间突然惊颤时,只听赵老太医道:“不好,有滑胎的征兆。”

    “快,将她抱到床上去。”

    陈青云闻言,眼眸顿时一片漆黑。

    他弯腰抱起心慧的时候,心慧的襦裙上便已经沾了鲜血。

    几大个大步就进了厢房,陈青云将心慧放到床上去的时候,整个人身体都是颤抖的。

    卓一帆看着陈青云身上染了的血迹,眸色一暗,面容也紧绷起来。

    赵老太医连忙找针包,慌乱间额头都冒出了密汗。

    李心慧感觉腹部绞痛得厉害,她忍着疼,唇瓣都咬出了一道血痕。

    陈青云轻靠在床边,紧紧地握住她的右手,恨不得代替她承受痛楚。

    “嗯孩子”

    李心慧面色煞白地颤抖道,她那声音尖利着,却透出无力的嘶哑。

    陈青云眼眸一红,心里犹如刀绞。

    “娘子,不怕。”

    “不怕,会没事的。”

    “我在这里陪着你们的,你和孩子们一定会没事的。”

    陈青云慌乱地说道,这个时候,赵老太医给心慧施针保胎,然后又连忙写了保胎的方子给卓一帆。

    卓一帆拿了方子就往外面奔去,赵老太医见情况暂时稳住了,当即狠狠地捶了陈青云一拳道:“她怀的是双胎,你怎么不早说?”

    “她腹中的两个孩子,差点一个都保不住了。”

    “哎你这个家伙,让我说什么好?”

    赵老太医跌坐到一旁的椅子上,脸上还有着怒容。差一点,就差一点,卓唯所做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

    陈青云愕然地抬眸,心里万分震惊。

    他没有想到,出现心慧见红的这个意外,竟然是因为他没有提前说出心慧怀的是双胎?

    他愧疚难安地低下头去,心里万分自责。

    李心慧在一点一点地平复着消散的疼痛,她感觉到青云的手心全是密汗,身体也在颤抖。

    这样的意外,让青云难过极了。

    可李心慧知道,青云之所以不说,那是因为他不想让她在没有希望的时候,承受着同时失去两个孩子的痛苦。

    “我知道的,你都是为了我。”

    “别难过了,有些劫能避过,有些劫却是避不过的。”

    “有惊无险,这一下算是真正放心了。”

    陈青云知道,真正的险境已经过了。

    可是他还是后怕,心里砰砰砰狂跳个不停。

    就在抱起她,手指染血的时候。

    他的心仿佛沉入了湖底。

    那一刻,天崩地裂也不足以形容他的惊恐。

    “周亦明跟我说,你怀了双胎的时候,我很开心。”

    “可是仅仅只是一瞬间,我便决定要瞒着你。”

    “我只想着,他们是知道你有身孕的,却没有想到还是让你受苦了。”

    李心慧闻言,眼睛越发湿润了。

    她娇嗔地瞪视着陈青云,眸露不悦道:“你总是喜欢说这些,什么错都要说清楚。”

    “可我最不喜欢你说这些,我们是心心相印的。你明明知道,不论是出了什么事情,我都不会让你一个人去面对。”

    “我们之间,从来都没有对错。”

    “你心疼我和我心疼你,从来都是一样的。”

    “每一次,你选择隐瞒我的时候,就算我知道也会装作不知道。”

    “你想要一个人承受的,害怕我知道后难过的,我都明白。“

    “可这样的你让我心疼,就像现在,你依旧想要将所有的意外揽在自己的身上一样。”

    “你只要陪着我,说不论什么时候都会陪着我就好了。”

    “这样我就会觉得很踏实,也很舒心,不会觉得心里百般滋味,煎熬万分。”

    她的话,刨白得那么清晰。

    像是一株含苞待放的玉兰,将他心里的浓荫驱散。

    陈青云轻靠在床头,眼眸里的痛意渐渐消失了。

    他半拥着她,深情而温柔地凝视着她道:“你说得对,是我太自我了。”

    “从今往后,我若再有半分不坦诚,你便罚我睡书房可好?”

    “呵呵”李心慧冷不防听到他这般调侃,当即闷笑出声。

    她伸手捏了捏他腰间的软肉,赧然道:“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到时候你可不要半夜爬窗户?”

    “窗还是要爬的,我若不爬窗,又怎么心甘情愿被你赶去睡书房?”陈青云揶揄道,眼眸里渐渐有了星光。

    李心慧见他无赖得如此理直气壮,一时间气也不是,笑也不是。

    温馨甜蜜的厢房里,赵老太医有些脸红地垂眸,觉得自己就应该早点出去。

    而那房门外,拖着虚弱病体的卓唯却将身体的重量依靠在门梁上,脚下的步伐再移动不了半分。

    惊闻厅堂里的呼声,他猛然惊醒,跌落下床。

    体虚无力的他,硬是撑起身体,踉跄地奔了过来。

    他想要确定,她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那毒可能解?

    她可有生机?

    可他看到了,也听到了。

    索性有惊无险,她和她腹中的孩子都很好。

    可为何,他只觉胸前里狂狼翻覆,搅得他不得安宁?

    卓唯慢慢地转身,准备离开这个让他觉得多余的地方。

    可他的身体受损严重,在转身的那一刹那间,他便像是枯叶一般,缓缓落地。

    失去羽翼的蝶,翩然坠地的声响都是悄无声息的。

    可许是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竟叫卓唯突然喷了一口鲜血。

    “噗”的一声,无法遏止的鲜血喷涌落地,顿时惊得赵老太医连忙起身奔出。

    可就在这时,陈青云微眯着眼眸,转头斜倪地望向门边。

    赵老太医扶起卓唯,一边给他顺气,一边怒骂道:“你不要命了?”

    “你现在的身体是什么状况你不知道?”

    “五脏六腑都快腐烂了,这个时候你还敢擅自挪动?”

    陈青云听闻那句“五脏六腑”的时候,莫名想到他之前被解药冲击得吐血的一幕。

    而在那之前,卓唯也想用自己的身体试药?

    莫不是?

    陈青云眯乜着眼眸,红唇下意识抿了起来,周身的气息也在一瞬间变得凛冽。

    心慧明显察觉到青云的不悦,只见她微微拧着眉头,有些担忧地道:“出什么事情了?”

    “缉拿叛党的时候,卓唯受了重伤?”

    陈青云闻言,摇了摇头,略微抬高声音道:“不缉拿叛党的时候,他没有受伤。”

    “这解药的药性极大,一时间找不到功力深厚的人来试,所以”

    “他是你和孩子的恩人。”

    李心慧微微愕然地瞪大双眸,她微微张着红唇,一时间默然。

    气氛忽然凝滞了一会。

    片刻后,只听李心慧道:“功力深厚之人?”

    “有你在,你又怎么会让他来给我试药?”

    “那你是不是也试过了?”

    “所以宫里叛变的那几日,你都没有回庄子,就是因为害怕我会看出来?”

    李心慧说完,眸光锐利地盯着陈青云。

    可陈青云却莞尔一笑,十分满意地道:“我以为你会先关心他?”

    那个“他”,陈青云说得十分玩味。

    好似在等着看她如何处理这样英雄救美的事情?

    可李心慧却羞恼地瞪视着陈青云,不悦地道:“他救的是你的妻儿,说到关心,不应该是你去吗?”

    “更何况我现在还躺着呢?”

    “陈青云,你可不要趁机想要拿捏我。”

    “哈哈,我怎么敢呢?”陈青云大笑,心里的阴霾一扫而光。

    他站起来,理了理长衫,十分愉悦地道:“你好好休息,我去照看照看我们的恩人。”

    他说“恩人”时,又是一番意味深长的调侃。

    李心慧气恼,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可他却不以为然,面容舒爽地朝着门外走去。

    此时的赵老太医只觉得卓唯这番纯属自作自受,可卓唯这么惨,他又不好直说。

    见到陈青云来,赵老太医便呼道:“将他扶回房去。”

    陈青云蹲下来,一把将虚弱无力的卓唯给捞起来,然后斜目与卓唯对视。

    卓唯的眼眸里,一如既往地漆黑慑人,他知道陈青云是故意将那些话说给他听的。

    好让他知道,就算他做出这样的牺牲,对她而言,心境依旧不会有波动。

    陈青云眼瞳深眯,嘴角含着一抹凌厉的嘲讽。

    说要找功力深厚的人试药,那是他给卓唯留下的体面。

    如若不是看在卓唯如今虚弱到连站都站不起来的模样,他早就给卓唯一拳了。

    他向来不喜欢别人在他的背后耍心机,尤其是他知道卓唯是有私心的。

    “谢谢你大义献身试药,救了我的妻儿。”

    “走吧,我送你回去。”

    陈青云说完,硬是将卓唯给拖回了他的房间。

    赵老太医看着他们两个人之间透出的浓烈杀气,心里隐隐一颤,竟然没敢跟上去。

    就在他发怔的时候,卓一帆端着保胎的汤药来了。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