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八章我对你不好
    宁静的深夜里,微弱的灯还在亮着。

    简陋的客房内,赵老太医躬着身体,正紧张地等候着。

    而那临窗的矮榻上,此时正虚弱地躺着一个男人。

    就在暮色十分,卓唯忽然来找他道:“我义父配好的那剧毒,现在在我这里。”

    赵老太医还记得自己满脸惊诧的样子,可心里却仿佛有一道声音在说:“看吧,这世上多的是痴人!”

    “解药稍减,或许会要了你的命?”

    他迟疑地提醒道。

    可卓唯却恍若未闻,只听他淡淡道:“陈青云若是因为给她试药死了,她也一定不会独活。”

    “而我不管是死了还是活着,又跟她有什么关系呢?”

    “那你还要做?”

    “叛党遗留的死囚那么多,你随便找几个不就行了?”

    这样他还可以慢慢试呢?

    赵老太医皱着一张脸,总觉得卓唯跟陈青云就是来折腾他的。

    卓唯垂下眼睑,低沉的气氛中,只听他淡漠道:“我这一生,杀孽太深,唯有见到她时,方才能觉得心境平和,戾气全消。”

    “但愿能为她挡去这一劫,日后也有所眷念。”

    赵老太医闻言,半响没有说话。

    片刻后,只听他道:“你独自来寻我,想必你义父并不知道你拿自己试药。”

    “罢了,且先等上几日,待陈青云归来再说。”

    “不等了。”

    “陈青云三天后就会将她带回来。”

    “就一副副地试吧,我这身体早年间为了练武,泡过不少药材,一般的毒伤不了我。”

    赵老太医为难地皱起眉头,这三副药试下来,中毒不深的人,效果也不会显著。

    反倒是将中毒者的身体都弄垮了。

    “不行,我与你义父乃是莫逆之交,这件事我不会答应的。”

    赵老太医坚持道,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卓唯折腾自己的身体。

    “那毒药的配方,我抄录了一份。”

    “皇宫御药房,寿药房,还有暗市奇药,我会在三天之内配齐的。”

    “你呵呵”赵老太医被气笑了。

    他指着卓唯,只想说:“你这是找死。”

    可他忍了又忍,终究也只是拂袖道:“罢了,且依你。”

    “不过这药不能多试,一天一副,且先看看,受不住你便要说。”

    “如若不然,只怕毒药混杂,便是华佗在世也救不了你。”

    卓唯闻言,点了点头。

    他还有事情要办,也不想这么快就死了。

    所以,身体若受些损伤无碍,命却还是要留着的。

    可卓唯还是低估了那些霸道的解药,第一副只是稍减药量,卓唯便被伤了肺腑,气弱呕血。

    折腾一晚上,卓唯的情况稳定了。

    可他这第一副解药却被否定了,因为李心慧受不住这样强的药性。

    天色刚刚微亮,卓唯便走了,承平帝病重,此时他还是禁卫军统领,必须在百官议事前进宫。

    卓唯走后,卓一帆推开自己的房门,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萦绕在他的鼻息之间,让他下意识就皱起了眉头。

    赵老太医被折腾了一夜,卓唯走后便沉沉睡去。

    整个小院依旧还是那么平静,仿佛昨夜的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九月二十四的晨起,陈青云大清早的便做好了早膳。

    山林间,清晰的气息从窗隙那里透进来。

    凉凉的,却带着一股润泽五脏六腑的香气。

    李心慧起床后,摆在她面前的便是一碗暖暖的瘦肉粥和脆脆的金丝卷。

    陈青云陪着她用完,然后便道:“我想带你回京住两天。”

    “两天以后,我们就回来。”

    李心慧闻言,眼眸微闪。

    她笑着点了点头,好似对陈青云那些细致周密的安排一无所知。

    陈青云勾起嘴角,将她揽入怀中道:“我已经辞官了,估计这几日就会批下来。”

    “到时候我们一起回定南府,我去云鹤书院当夫子,你便在那里安然养胎。”

    “所以,走之前,我们回京去,一一跟他们道别吧。”

    李心慧听闻青云的话,总觉得他这话语莫名给了她熟悉感。

    可说到道别,她便没有往深的地方想了。

    青云安排的回京,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在等着她。

    如果这一线生机被打破后,他们回京便也只剩下道别了。

    青云或许是不想,给了她希望又让她绝望。

    所以小心翼翼地安排着,不让她深想。

    回到京城的第一晚,身边亲近侍候的人都不在。

    入夜后,陈青云守着心慧睡着以后,便悄然踏出了陈府。

    可就在他走出卧房的时候,心慧却忽然睁开了眼睛。

    她努力想要催眠自己,睡着,睡着。

    可她的心那么空,空得都听不到自己的心跳声了。

    身体有些冷,像是慢慢覆上一层寒霜。

    陈青云走后,李心慧便坐起来,一个人静静地发呆。

    过了大约半柱香的时间后,咯吱一声,卧房的门被推开了。

    李心慧转头看向珠帘外,只见她熟悉的身影正缓缓向她走来。

    “你没有走?”

    她微微惊愕道,脸颊忽尔红了,原本迷茫而空洞的双眸突然间溢满流光。

    陈青云慢慢走到她的面前,他眸光灼灼地望着她,红唇轻抿着,深邃的眸光里闪耀着水光。

    那样清透的眼眸,仿佛包含了万千情愫。

    他还未张口,她的心便瞬间软成一团。

    “我知道了,你回来接我一起。”

    她轻笑道,伸出双臂,想要拥抱他。

    陈青云看着她孩子气的样子,眸光越发璀璨,抿着的嘴角微微上翘,似哭,似笑。

    那眉宇间的宠溺和纵容,好似恨不得将她放在心尖,一辈子好好珍惜。

    他抱住她的肩膀,让她的双手牢牢地扣在他的腰间。

    温柔的轻蹭后,只听他道:“是啊,我来带你一起去。”

    “不管是不是最坏的结果,反正都瞒不了你的。”

    “你心里什么都知道,可为了然让我安心,便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留下你一个人,我以为是对你好。”

    “可就在刚刚,我看到你一个人静静发呆的时候,我便知道,我对你不好。”

    “很不好。”

    “我还是很自私。”

    陈青云说完,埋首在她的颈窝。

    李心慧的眼眸微微红了,盈盈地透着一层朝霞般的光芒。

    她那原本温热的颈窝突然变凉了,肌肤上的不适让她想要避开他的亲近。

    可是她却丝毫没有动,而是抱着他的身体,让他尽情依恋。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