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三章最后的算计
    陈青云的长剑直抵詹辰的喉咙,只见他眯乜着眼眸,似嘲非嘲地道:“当年詹氏皇族大肆征税,百姓苦不堪言,官僚层层相护,各自敛财。”

    “你又可知,有多少人因为詹氏一族而家破人亡,痛不欲生?”

    “詹氏若得民心,当初就不会一败涂地。“

    “你以其说是为了复仇,不过是心生欲念,想要登上皇位,一掌皇权罢了。”

    詹辰闻言,怒目而视。

    他死死地瞪着陈青云,胸腔里熄灭的火焰又燃烧起来。

    “黄口小儿,你懂什么?”

    “若没有他们周氏恶贼,这天下本就是我詹氏一族的。”

    “而我又何须如此费尽心力去争?”

    詹辰怒愤道,他实在是太生气了,太愤恨了。

    可是他却偏偏如同残废一样,已经连站都站不起来。

    此番的争执,到显得他在做着毫无意义的嘶吼。

    “倘若没有周氏皇族一脉的崛起,或许你詹辰能不能出生都是个问题,又何谈国仇家恨?”

    “你不过是气沈旭将她嫁给了先帝,而不是你这个一手培养起来的关门弟子。”

    “你恨沈旭,更恨先帝,所以你才想要抢回皇位,抢回她。”

    “可惜啊,你挣扎着,陷入了权利和欲念的漩涡中,步步为营早已忘却初衷。”

    “贤妃为何会养着你的亲生儿子,难道仅仅只是为了复仇?”

    “你假传沈旭口信,逼她选择自尽,从那一刻起,你心心念念的,不过是这掌握权柄,坐拥江山的美梦而已。”

    陈青云说完,承平帝慢慢走了过去。

    这时,地上躺着的詹辰忽然尖锐道:“不不不是这样的”

    “我是因为复仇我是因为复仇我要拿回属于我詹氏一族的江山。”

    “所以,你承认是你假传沈旭的口信,逼她自尽的?”承平帝望着地上苟延残喘的詹辰,心里痛得喘不过气来。

    詹辰是他一手扶植起来的。

    原因不过是,他看到静姝走后,詹辰魂不守舍,痛苦万分的样子。

    他以为詹辰和他一样,都是求而不得的可怜人,可他却从未想过,詹辰是真正害死静姝的凶手。

    面对承平帝的质问,詹辰一下子就说不出话来了。

    脑袋里轰地一声巨响,他的面容刹那间变得苍白起来。

    他抬头,死死地瞪着陈青云。

    而陈青云云淡风轻地看过来,眼眸幽深,笑含讥讽。

    此时此刻,他忽然明白,刚刚陈青云是在套他的话。

    可叹他以为死到临头,所以并不曾刻意隐瞒。

    不曾想,在将死之际,还被陈青云算计一把,让承平帝将所有的怒火瞬间转移到他的身上。

    想到这里,詹辰突兀地笑了起来。

    “哈哈哈不错,就是我哄骗她的。”

    “我跟她说,你不顾纲理伦常,一意孤行,沈旭便要撞柱去见先帝了。”

    “她劝不了你,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父亲撞柱而死,自然只能选择自尽。”

    “说起来,她哪里是因为我的一句话,她只不过是拧不过你,所以只能选择自尽来打消你非要立她为后的意图。”

    “所以,是你逼死她的。”

    詹辰嗤笑着,看着承平帝的怒容满是嘲讽。

    陈青云如此精于算计,他何苦要拆穿。

    待他死后,又有一个权臣来搅动大周风云,岂不快哉。

    说不定,周氏这些个不成器的子嗣,会一一折损也不一定呢。

    想到这里,詹辰的笑容越发肆意。

    可他这笑容到像是在挑衅承平帝一样,承平帝怒不可遏,他对着陈青云厉声道:“把剑给朕,朕要亲手将他千刀万剐。”

    陈青云闻言,看着已经不成人形,极度失血和外伤暴露的詹辰,眼里闪过一丝恶意。

    他将利剑递给承平帝,承平帝当即疯魔了一样,狠狠地在詹辰的身上活剐起来。

    承平帝一边活剐,一边痛声大骂道:“畜生,她是如此信任你。”

    “她是如此信任你,将你当成亲生兄长一般。”

    “可你竟然骗她,你竟然骗她去死。”

    “畜生,今日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詹辰死到临头,却一直在笑,嗜血而诡异地笑。

    他越是这般,承平帝越是难以忍受。

    可伴随着承平帝越来越失控的神情,詹辰的笑容也越来越虚弱。

    他嘴角还是张开的,可牵扯的弧度却只余嘲弄。

    而他那一双凹陷眯乜的眼眸,也只剩下无边的苦涩和痛意。

    在意识残留之际,他脑海里一直反复回响着一句话。

    “她是如此信任你她是如此信任你”

    是啊,她到底死都没有怀疑过他。

    可他却眼睁睁看着,她被自己哄骗,走上了绝路。

    哪怕是妹妹告诉他,她已经中毒太深,活不成了,他心里多年来的罪恶感却从不曾减去半分。

    “静姝我来赎罪了。”

    詹辰再一次勾了勾嘴角,可这一次,神情释然的他却再也笑不出来了。

    等到詹辰彻底气绝时,承平帝却因为身体虚弱后又绷得极紧,已经中风昏倒了。

    贤王和萧庭江指挥着西山大营的人收拾一地的血腥和碎尸,景王连忙招呼太医,让人将承平帝抬到寝殿去。

    龙阳殿外,漆黑一片的天空有着一轮耀眼的明月。

    而在那明月下,陈青云捡起那染血的长剑,掏出手帕擦拭干净以后,还给了卓唯。

    卓唯微微转头,看着身后灯火通明的龙阳殿,看着进进出出的宫娥和太监们,嘴角噙着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道:“这最后一击,才算是真正的算计吧?”

    陈青云闻言,斜倪了卓唯一眼,淡淡道:“我和她还有一线生机,可算计了这么多人,难保皇上不会事后清算。”

    “你我只有扶持景王上位,方可功成身退。”

    卓唯微微皱起眉头,半响后道:“为何不是吴王?”

    陈青云眯着眼眸,深邃的目光里闪过一丝晦暗不明的幽光。

    “吴王撑不起这大周的江山,日后若是天下大乱,我跟她又岂能平静度日。”

    “呵呵,说来说去,你还是在算计。”卓唯嗤笑,深谋远虑那四个字,仿佛就是天生为了陈青云而存在的。

    陈青云淡笑不语,只是远眺的眸光里,仿佛多了些迷离的憧憬。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