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一章以爱为命的疯子
    贤妃死在了张金辰的脚边,可张金辰却视而不见,继续逼近龙阳殿。小说网

    他的人在他的带领下,全都围拢而来。

    一场绝杀之势展露在众人眼前,而张金辰派系的人,也都出现在了承平帝的面前。

    柱国公府,孟家孟泽华,魏国公府,贺家,贺珉,户部侍郎郭方毅,以及出城拖着萧凤天的英国公府高家,高鸿等人。

    承平帝望着不敢与他对视的贺珉,漠然地道:“当年贺家弃武从文,是因为向太祖隐瞒了詹氏六皇子尚未命绝的消息。”

    “所以这么多年来,被迫成为了詹氏一族的走狗。”

    “至于高家,那本就是士族投靠,继续听命于詹氏并不奇怪。”

    “可孟家孟家为何也要反?”

    孟泽华没有搭话,他静静地侯在张金辰的身后,无声中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张金辰冷冷地勾起嘴角,嘲讽地望着周乾道:“知道当初给静姝下毒的人是谁吗?”

    “不是德妃,而是孟贵妃?”

    “他们孟家想扶持成王上位,在得知应时的所作所为以后,非但不阻止,反而利用应时继续给其他嫔妃和皇子下毒,以求渔翁得利。”

    “可谁知道最后被我的好妹妹获悉了,于是当年成王贪污军饷事败后,孟贵妃未免皇上深查,便只能选择让成王自尽。”

    “所以现在你可明白了,一直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的“皇上”?”

    承平帝眸光飘忽地望着张金辰,然后喃喃道:“所以德妃是被冤枉的?”

    “德妃在下毒这件事上,确实是冤枉的。不过她既然亲口承认下毒,又愿意为孟贵妃顶罪,便足以证明,她也有把柄在孟贵妃的手里。”

    “并且,那把柄揭发后,要的还不只是她的性命。”

    承平帝恍惚地点了点头,好似明白过来。

    就在这时,他突然道:“你是不是该给朕一个圆满的交代了。”

    张金辰皱起眉头,他心里寻思着,承平帝这话不应该是对着他说的。

    就在他狐疑的时候,只见陈青云慢慢地从内殿里移步而出,面容无悲无喜,眸光深邃幽暗地走了到了承平帝的面前。

    “陈青云?”

    张金辰愕然道,他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陈青云的身影。

    接连遭受重创,让他将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皇宫,萧家,却忘记了,陈青云这个在关键时刻避到通州去的人。

    “回禀皇上,微臣早就查出张金辰在朝中大臣的府中埋下了暗桩,也查出了他便是前朝皇室的遗孤。”

    “所以微臣跟贤王爷商议,先行放走高鸿,这时张金辰一定会趁机拖住萧家的兵马。”

    “太子身死,张金辰的儿子也被暗杀,他子嗣已绝,自然只有谋反这一条道可走。”

    “所以,镇国将军一直隐忍,吴王爷前往西山大营报信是假,景王爷早在昨晚便已经到了西山大营,估计这会,西山大营的兵马已经入了二道宫门了。”

    陈青云避开了那些敏感的宫中下毒事件,专挑了现在解困和反击张金辰的事实说了。

    张金辰面色大变,不敢置信地瞪视着陈青云。

    所有人面面相觑的时候,只有承平帝和卓唯面色平静。

    承平帝转头,认真地看着陈青云。

    他冷凝的眸色里闪过些许复杂,片刻后,只听他轻问道:“所以张金辰走到如今这一步,都是你算计的?”

    “是!”陈青云好不避讳地点了点头。

    “为什么?”

    承平帝再问,他的眸光已经从陈青云的身上移开,落在了张金辰的身上。

    此时的张金辰也死死地瞪视过来,仿佛还不肯相信陈青云所说的一切。

    可陈青云接下来的话,却让他彻底惶恐起来。

    “因为七夕节那一夜,陈府内中了“红颜枯骨”的人不是长康,而是微臣的爱妻。”

    “周煴并非皇上的亲骨肉,微臣算计再深,为的不过是“复仇”!”

    “你可以早点告诉朕的,而是背着朕算计这一切。”承平帝皱着眉头道,接连发生这一切,他已经不再信任任何人了。

    包括现在陈青云所说的一切。

    不过陈青云根本不在乎,他只不过微微勾了勾嘴角,淡淡地道:“可微臣等不及了。”

    “想要铲除张金辰的势力又不动摇朝堂根基,最起码也需要三年的时间。”

    “可微臣却只有三个月。”

    “你不怕死?”承平帝陈述道。

    这一刻,他片刻的迷茫。

    “微臣刚刚已经说了,微臣只有三个月的时间。”

    承平帝长叹一声,有些惆怅地闭上眼睛。

    片刻后,只见他忽然睁开眼睛,犀利地瞪视着张金辰道:“如陈青云所说,朕原本打算三年内肃清你在朝中的党羽。”

    “可不曾想,原来你布局如此之深,连自己的亲妹妹都养在魏国公府。”

    “可惜你竟然惨败于陈青云的手中,原因不过是你动了他的妻子。”

    “哈哈哈隐忍一生,谋算一生的张金辰,最后竟然输给了一个以爱为命的疯子。”

    承平帝大笑道,此刻他才觉得快意。

    他们都同样被陈青云算计了,可他却由衷地敬佩陈青云。

    陈青云做到了他多年来一直想做却不敢做的事情。

    陈青云也在一夕之间,彻底将大周的这颗毒瘤除去。

    这一刻,他觉得陈青云算计他算计得很好,大大有先帝之风。

    他的儿子若有一个像陈青云这般精于算计,他又何苦多年不立太子,让他们兄弟之间互相倾轧?

    “不,我不信!”

    “陈青云怎么敢?”

    “他怎么敢?”

    张金辰往后退了几步,他惊颤的声音里充满了不敢置信和慌乱。

    他不肯信,也不敢信!

    皇上竟然亲口说,陈青云是一个“以爱为命”的疯子!

    不,这不可能?

    就算陈青云是一个疯子,也不可能办到这些事情,将他逼到谋反的地步!

    “沈府内的陈祺,吴王府内的丁沛然,还有郭方毅的女婿谢明宇,甚至于孟家的孟泽华,你以为这些都还是你的人吗?”

    “周煴死了,你必自乱阵脚,谢明宇趁机杀了张琰,吴王趁机铲除高家,而你的下属却在你的授意下,亲手将孟贵妃肚子里的孩子除去。”

    “如此一来,绝嗣的你,便只能走上这谋反之路。”

    “你明知道镇国将军萧庭江伤重有玄机,你明晓得禁卫军不可能如此无用,你也清楚皇上不可能毫无准备。”

    “可你还是来了,因为你跟我一样,也等不了了。”

    “你的那些部下要是知道你绝嗣了,就会心生异变,到时候你连这最后搏一搏的机会都将没有。”

    “我算计你,算计得当真不费吹灰之力。”

    陈青云缓缓地走到承平帝的面前,他那凌厉的眼眸如刀,好似正剐着张金辰的身体。

    张金辰被那充满恨意的目光瞪得再次往后退去。

    这一刻,在这一刻,彻底被陈青云揭开底牌的时候,他才真正领略了这个年轻人的厉害。

    他就像是一个地狱深渊里慢慢走出来的恶魔,那周身慑人的气息太浓烈了,冰寒冷戾,仿佛早已忘却了生死。

    张金辰感觉有利剑横上了他的脖子,他微微转头,只见孟泽华冷冷地道:“孟家曾经是野心勃勃,可孟家从未有过谋反之心,张大人想要拉着我孟家陪葬,那便不要怪孟某临阵倒戈了。”

    孟泽华的利剑横上张金辰的脖子时,夏方正挥动着手里的大刀,准备逼退孟泽华,或者杀死他。

    可他的身形刚刚一动,一直站在他身后的郭方毅“嗤”的一声,用一把锋利的匕首从后背一直刺穿了夏方正的身体,那伤口的位置直直地贯穿了夏方正的心脏。

    夏方正的嘴里大口大口地吐着血,他手中的大刀“咻”的一转,快速地往后横扫。

    可此时的郭方毅已经退到一丈以外,正双手发颤,眸光慌乱地盯着濒临死去的夏方正。

    致命一击,被重伤心脉的夏方正当即喷出一大口的鲜血,整个人再也支撑不住,跌到在地。

    夏方正的属下和士兵们刚有异动,只见周围瞬间聚集大批黑衣弓箭手,这一批显然才是真正被隐藏实力的禁卫军。

    如果说,张金辰刚刚还对陈青云的话有着怀疑,那么这一刻,他真正相信了,陈青云早就算准了他的结局。

    “为了一个女人,你算计了帝王?”

    张金辰冷戾地问道,他殷红的眼眸死死地瞪着陈青云。

    仿佛这个答案不是从陈青云的嘴里说出来,他死也不甘心。

    陈青云闻言,眉眼微抬,然后认真道:“是!”

    “疯子!”

    “哈哈哈哈疯子!”

    “想我詹辰英明一世,想不到最后却因为惹到一个疯子而将一生的心血毁于一旦。”

    詹辰说完以后,眸光血红地盯着陈青云,恨不得立即活剐了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