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七章傻瓜,因为你知道我爱你啊
    气氛在一瞬间凝滞了。

    片刻后,只见李心慧微微皱起眉头道:“都说怀孕的女人掉头发掉得厉害,没有想到,竟然是真的。”

    “怪不得我刚刚想要擦头发的时候,青黛还欲言又止,估计她也是如你这般,怕我看到了难过。”

    李心慧说完,弯腰将地上的帕子捡起来。

    陈青云依旧蹲在地上,他将那些发丝一根一根地捡起来,乌黑的发丝在白皙红润的掌心里静静堆叠,而他也默不出声。

    李心慧等了一会,不见他起身以后,也蹲了下来。

    结果她发现他一个人在默默垂泪,清透如墨的眼睛如碧水浸染,那一滴滴眼泪仿若涓涓而流的小溪。

    殷红的唇瓣被他咬出了鲜血,苍白的面容更是堆满了无尽痛苦。

    李心慧可以想象,他心里到底有多难过?

    她的眼眶顿时红了起来,然后凑过去抱住他,用自己的下巴轻轻地蹭着他的额头道。

    “青云,别这样!”

    “就是掉头发而已,这并不能代表什么。”

    “你看看我,还能跟你说话,还能抱住你,还能陪在你的身边。”

    “如果现在你都这样难过,那么如果我不肯认命,想要多陪你一些时间呢?”

    “难不成你要让我提前结束所有的痛苦吗?”

    陈青云慌乱地摇了摇头,他不要,他不舍。

    他捏紧手里的发丝,像一个孩子一样埋首在她的怀里哭泣。

    呜咽悲鸣的声音像是迷失在森林里的孤鸟,那种绝望空寂的痛苦,像是一个永远也填不满的深渊。

    “我其实一点也不坚强。”

    “我很怕黑,很怕一个人,我想陪着你,到哪里都陪着你。”

    “可是如果我没有死过一次我说不定还会有期待。”

    “在这世间,不是所有人死后,都会变成鬼。”

    “也不是所有的魂魄都能有轮回。”

    “我最怕的是,是永生永世,不复相见。”

    陈青云哽咽道,他灼灼地盯着她的双眸,那深瞳里面的慌乱和惊惧浅而易见。

    李心慧难掩怜惜地覆上他的脸颊,然后俯身亲吻着他的双眸。

    “别这样折磨自己。”

    “我们曾经离得那么远,本也是永生永世也不可再见,可我们最后还是相聚了。”

    “青云,你要相信自己,相信我。”

    “我们不会缘尽于此。”

    陈青云猛然摇了摇头,不会了,不会再有相聚的缘分了。

    他上一世选择等待时,无为老人就跟他说过了。

    就算他能等到她,他们之间,也不过是一世的光景。

    可为什么这一世会如此短暂?

    他渴求的一切,如梦幻泡影,顷刻间就要碎在他的面前!

    如果这只是一场梦境,让他再次醒来继续等待吧。

    他可以不惧那些阴冷潮湿的黑暗,也可以继续无望又绝望地守着

    就算时间再次消磨了他所有记忆,可至少他还有执念,永远永远也无法消散的执念。

    “青云,你这是在折磨你自己。”

    “我不知道的时候,你可以伪装成很开心的样子,就算彻夜无眠也不会让我看出端倪。”

    “可是你现在放任自己的恐惧,便只会会陷入无边的梦魇。”

    “你看看我,抱抱我,我就在你的面前,至少现在还在。”

    “难不成我们最后这点时光,你都准备让我跟你一起,沉浸在痛苦之中吗?”

    李心慧的心里仿佛塌陷一角,酸涨疼痛,让她忍不住想要落泪。

    可是她还是忍住了,青云最不能接受的,不是她的死,而是她会跟他缘尽于此。

    然而那样的事情根本无法改变,就算是撕心裂肺也好,是痛苦不堪也罢。

    她不能掌控便是不能掌控,现实的残酷已经够触目惊心了,她不想在最后的日子里也要彼此折磨。

    她只求现在,只要现在。

    也只有现在,她还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他,抚摸到他,拥抱到他。

    就像是一个人在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前,所贪念的余温是一样的。

    她现在所贪恋的,就是青云陪在她身边的时间。

    一点一滴,她都不想错过。

    陈青云难过极了,因为一个人坚守的时间太长,他已经忘记了最初坚守的初衷。

    可是他又怎么舍得让她陪着他一起痛苦?

    他摇了摇头,好半响才压抑着心里悲腔道:“不要,不要不开心,不要陪着我难过。”

    “给我一会,我一会就好了。”

    “娘子,别难过,我在这里的。”

    李心慧用自己的额头蹭着陈青云的额头,无声地给予他一些力量。

    她亲吻着他的鬓角,温柔道:“这也正是我想跟你说的。”

    “相公,别难过,我还在这里的。”

    陈青云的身体轻颤着,压抑的悲伤将他整个人都击垮了。

    可他还是强撑着,一点一点地平复。

    过了不知道多久,他将她抱到床上去,眼角的泪痕都还是湿的,可他却皱着眉头,闷闷地道:“我刚刚是不是吓到你了。”

    “还有孩子”

    “我一直以为瞒着你的,我可以一个人承受这一切。”

    “可是刚刚我才知道,原来我一直都渴望你能知道,渴望我可以像刚刚一样,伏倒在你的怀里大哭一场。”

    “就算我的外壳再硬,可在你的面前,我却只能看得见自己的软弱和无能。”

    李心慧望着青云那红红的眼眶,像逗一只小兔子一样捏了捏他的手指。

    “傻瓜,因为你知道我爱你啊!”

    “一个人只有在爱人的面前,才会卸下所有的防备和伪装。”

    “别怕,我会一只陪着你的。”

    陈青云听到心慧说出:“傻瓜,因为你知道我爱你啊!”

    他整个人都呆了一下,然后清亮的眼眸慢慢覆上一层暖暖的红晕。

    嘴角微微勾起,陈青云难以遏制地道:“是的,因为我知道你爱我!”

    而你到现在还这么坚强,是因为你知道我爱你吗?

    陈青云的眼眸又红了些许,气息也急促了许多。

    他捉住她的手,然后覆在自己的脸颊上。

    他终究没有问出来,可这一刻,明明他心里那么慌乱茫然。

    却仿佛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在一瞬间传至他的四肢百骸,让他整个人都滚烫起来,连看她的目光都带着浓浓的灼热。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