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六章娘子,我很怕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陈青云声音干涩道,深黑的眼眸中,有着难掩的痛意。

    李心慧没有想到,都假装了那么久,竟然会在这个时候让青云知道了。

    她平静地扬起嘴角,然后温柔道:“问这个做什么?”

    “我还以为你会跟元昊几个多聊一会呢,来得好早!”

    “是很早!”陈青云一语双关道。

    她以为他会给元昊支招,可其实他只是想带元昊来听一听明珠郡主的心里话。

    因为现在的他,已经没心思替元昊操心了。

    可如果他来得不早,或许就听不到她说的那番话的。

    他一直以为自己隐藏得够深,至少没有让她察觉端倪。

    可现在看来,原来他还是不如她。

    因为孩子,她的笑容幸福得让他忍不住想要落泪,可到头来,原来一切都只是为了让他安心。

    “怕不怕?”他问她,眼中泪光闪烁。

    她伸手覆上他的脸颊,轻叹道:“傻瓜,怕的人是你。”

    陈青云抓住她的手,然后握得紧紧的。

    “是!”

    “怕的人是我!”

    “娘子,我很怕,很怕!”

    他坦白道,心酸到无以复加。

    她靠进他的怀里,闭上眼睛,感受着他的轻颤。

    “别怕,记住现在,记住我在你怀里的感觉,记住我会永远爱你。”

    “不管发生什么,这份爱都会一直存在。”

    陈青云苦涩地摇了摇头,他知道她对他感情不会消失,可是她会。

    再也不会有轮回了,而她也再不会回来。

    他若是失去,那便是永远地失去。

    所以他怕,很怕,很怕。

    内心的惶恐无比焦灼,疼痛蔓延到五脏六腑,他无时无刻不再自我摧残,却终究无法摆脱自己的心魔。

    “别离开我,永远不要。”他呢喃道,像是一个茫然无措,不肯面对现实的孩子。

    李心慧心疼地抱着陈青云的腰身,再残酷的结局,他们都要一起去面对。

    她之所以选择装傻,或许也是害怕看到青云现在这般无助又痛苦的样子。

    晚膳的时候,气氛比早上要好一些。

    柳成元和明珠郡主不再互不理财,谢明坤和张华看出点猫腻,两人都开始善意地调侃起来。

    高竟难得地露出了笑颜,就连李光庆和杨素珍都觉得阴霾散尽,只余晴天。

    陈青云依旧内敛而温润,李心慧依旧温柔大方。

    众人沉浸在一派和煦而欢乐的气氛中时,在一旁侍候的青黛等人,抿唇不语,目光黯淡。

    晚膳后,青黛侍候李心慧去沐浴了。

    陈青云站在卧房外的廊檐下,那廊檐下应景地栽种了两棵石榴树。

    石榴树并不是很大,却修剪得很好,枝丫分离,绿叶陇聚。

    陈青云想,若是来年还有机会看到这两棵石榴树开花,那景象应该是红红火火,象征着无限可能的生机。

    萧沐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他的身边,然后出声道:“公子为什么不说,已经有解药了?”

    陈青云有一瞬间的恍惚,手臂上的伤还在隐隐作疼。

    可是他却并没有太大的把握。

    他总觉得孟娴的话有些古怪,可孟娴不会猜到他会以身试药。

    也就是说,解药的问题不大。

    然而,不到最后一刻,无法确定解药真正有效,他不想过早地给她希望,最后又让她再一次承受绝望。

    “等我试过了,再说也不迟。”

    “周亦明那里,告诉他真相,明日他给夫人把过脉以后,让他来给我回话。”

    “是,属下知道了。”萧沐点了点头,然后退了下去。

    陈青云听到卧房里有说话的声音时,暗暗收敛愁绪,静站一会,直到青黛退出来时,他才抬步走了进去。

    李心慧站在窗边擦头发,长长的青丝润泽散落,衬得她那张小脸越发白皙如玉。

    一双大大的眼眸轻眨着,忽闪忽闪的,比比深邃的夜空还要迷人。

    陈青云只觉得呼吸微滞,刚刚调整好的心境此刻又凌乱起来。

    “秋风起了,小心着凉。”

    陈青云慢慢走过去,拿了披风给她围上。然后又接过帕子,给她擦拭着头发。

    他的视线微微低垂,便看到她单薄的绸缎寝衣下,微微凸起的小腹。

    他擦拭着头发的动作慢了下来,下意识就想伸手去抚摸她的肚子。

    可那手还没有伸到她的小腹上,那指缝中的屡屡青丝瞬间刺红了他的眼睛。

    他几乎下意识就想把手藏起来,慌乱间,他手上的帕子掉落在地上。

    他快速地弯腰,却发现原来他的脚边,已经落了许多乌黑的发丝,长长的,像一张密集的网一样。

    陈青云一时间愣住,就在他发怔的时候,李心慧也突然低头看了下来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