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五章最喜欢他的霸道
    陈青云回通州之前,去了一趟沈府。

    下人以为他是来找沈旭的,还特意让他等候。

    可陈青云只见了管家陈祺,然后便走了。

    没有人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只是陈青云走后,陈祺去见了沈旭。

    沈旭看着比以前更加苍老了,稀疏发白的头发松松垮垮地别了一根木簪,面容枯瘦,神色凄然。

    “他是不是一早就知道你的身份了?”沈旭问道。

    陈祺摇了摇头,随即道:“他不是为了自己的身世来的。”

    “那他为了什么来?”

    沈旭又问,只不过眉头轻抬,似乎在发问的同时,已经想明白问题的所在了。

    “是为了庭江。”

    沈旭浅浅地勾起了嘴角,随即又蹙起了眉头。

    “可惜了!”他道,语气无比惆怅。

    陈祺不明,疑惑地道:“老爷为什么要说可惜呢?”

    “小公子的谋略,足矣撑起这大周的半壁江山。”

    沈旭望着陈祺不解的神色,轻叹道:“正因为如此,所以我才说可惜!”

    “他根本没有给自己留一条重返朝堂的退路,他将所有人都算计进去了,日后不管是景王登基还是吴王登基,对他都会心生忌惮。”

    “以陈青云的心高气傲,又怎么会折损自己风采,成为翰林院里染尘的学士?”

    所以,可惜了!

    可惜了大周这百年难得一遇的治世之才。

    重阳节的时候,通州的山庄里十分热闹了。

    明珠郡主带着儿子高竟一起去过节,同行的还有柳成元,谢明坤,张华。

    京城内乱,各方势力拉锯征伐,因为太子的死,皇上已经对景王解禁了。

    许久未露面的明珠郡主看着圆润如珠玉般的李心慧,心里那块悬着的石头总算是落到了实地。

    可她神色淡然,眉宇间厉色越发清晰,好似一把经历过风霜的宝剑,已经隐隐有了锋利之色。

    温馨而热闹的席面上,李心慧敏感地察觉到了明珠郡主和柳成元都不说话。

    甚至于连同行而来的谢明坤和张华都有几分尴尬。

    李心慧只装作不知,等到散席后,陈青云带着他们几个去了书房,李心慧便陪着明珠郡主去逛山庄。

    而越发沉默的高竟则被杨素珍和李光庆带去庄子外面玩耍去了。

    明珠郡主并不知道李心慧身中剧毒,她抚摸着李心慧的肚子,面色温柔而缱绻道:“刚满三个月吧,当初我怀竟儿的时候,三个月一点都看不出来。”

    “可是你现在肚形都已经凸出来了,尖尖的。”

    “宫里的那些嬷嬷常说,太显怀的是女儿,肚子尖尖是儿子,可我怎么感觉你这个像是女儿,又像是儿子?”

    “可请了太医看看,不会怀的是龙凤胎吧?”

    明珠郡主越说越兴奋,眼里的笑意真挚了许多。

    李心慧闻言,哑然失笑。

    周亦明也在庄子上的,每隔几天都会帮她把脉。

    “不是的,只有一个。”

    “应该是个胖丫头。”

    李心慧笑了笑,抚上微凸的小腹。

    明珠郡主闻言,顿时有些失望。

    她继续盯着李心慧的肚子看,总感觉应该是双生胎的。

    “罢了,一个也好,两个太累了。”

    “若是胖丫头,那就更好了。”

    明珠郡主说着,语气里有着宠溺的温柔。

    这段时间她被困在府里,一个人静静地想了许多。

    她讨厌柳成元将一切都揽下来,讨厌他自以为是做出的牺牲,讨厌他到现在还装着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她知道,那种纯粹的感情演变成了她曾经渴望而如今抵触的模样。

    可即便如此,她还是念念不忘。

    “宜姐姐,你觉得我和青云现在幸福吗?”

    李心慧突然问道,她像是一个渴望被赞同的小女孩,仰着脖子,笑颜如花。

    明珠郡主伸手捏了捏她红润的粉颊,然后娇嗔道:“你是故意的吧!”

    “青云对你的心意,那是天地可鉴,日月可明。”

    “这你都要问我,我突然感觉自己心好酸啊,恨不得咬你一口。”

    明珠郡主说完,还故意做出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呵呵!”李心慧烂漫轻笑。

    她挽着明珠郡主的手,慢慢地渡步往前道:“可你看到的,只是暂时的幸福。”

    “若是某一天我突然遭遇不测了呢?”

    “留下青云一个人,你会不会觉得很残忍。”

    “或者说,青云要承受着我的离开,哪怕他会追随,也必将先眼睁睁地看着我死去。”

    “如此,你还会觉得我们很幸福吗?”

    明珠郡主敏感地嗅到了一丝残忍的危机,她当即停下脚步,然后双手紧箍着李心慧的肩膀道:“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没有!”李心慧否认,摇了摇头。

    她抬首,认真地看着明珠郡主的眼眸,然后出声道:“我只是想告诉你,元昊心里是有你的,你心里也有他,不要因为那些不开心的事情,越走越远。”

    “分开容易,聚首很难。”

    “若是将来你发现,心里还是忘不了他,可是却再也走不回去了,我怕你会后悔。”

    李心慧说到这里,顿了顿又道:“你知道我最喜欢青云什么吗?”

    “不是他的温柔,不是他的深情,也不是他的通透,而是他的霸道。”

    “他是那么睿智明理的人,可遇到了我,他便什么都可以不顾,不问,毫无立场可言,一心只想跟我在一起,也绝不容许我有机会离开他。”

    “女人就像是浮萍,天生就会有漂泊之感。”

    “而男人就像是港湾,天生有着遮风挡雨之能。”

    “所谓依靠,不过是紧紧地禁锢着,不会撒手。”

    “元昊若是还不明白,你就紧紧地抓住他不要放开,直到他明白为止。”

    “你若是就此放任,他现在或许不会恨你,可若有有一天,他明白了,是你先放开他的,他一定会恨你的。”

    李心慧说完,明珠郡主愣愣地没有出声。

    如果现在她选择无视,转身走开。

    多年后她相信柳成元会恨她。

    就如同几年前,她那么深切地恨着高鸿是一样的。

    可唯一不同的是,高鸿并不爱她,而她也没有想象中那么深爱高鸿。

    柳成元是不一样的。

    不仅仅是因为他纯粹的感情,而是因为他决然和毅然。

    男人和女人之间,是不是一定要分得那么清楚?

    所谓强势和霸道,真的只是男人的专属?

    心慧真正想告诉她的是,她也可以如同青云那样霸道。

    也可以换一种方式,不再这样被动,而是主动地将柳成元变成她的人。

    心里的阴霾仿佛被风吹散了。

    明珠郡主勾了勾嘴角,意味深长地看着李心慧道:“元昊知道你会这么坑他吗?”

    李心慧闻言,顿时失笑道:“我想,青云也会教他一些的!”

    “所以作为妹妹,我只能先祝你好运了。”

    明珠郡主微微一滞,片刻后,只听她笑骂道:“好啊,你竟然还想着要看我的笑话?”

    “哼哼,青云再厉害还不是栽在了你的手上,我就不信柳成元会是我的对手。”

    明珠郡主说完,嘴角微翘,神情看起来傲娇极了。

    李心慧见状,嘴角的笑容越发愉悦了。

    可她的心里,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谢明坤和姚玉珊的婚事往后推了,她还不知道能不能看见他们成亲时的样子?

    还有萧大哥的亲事,听说是定下来了,可惜婚期却尚未明确。

    青云自从回来以后,这几日都在安排名下的产业。

    深想只会伤害她的身体,伤害她腹中的孩子,让她连最后的日子都变得沉重而惆怅起来。

    就这样吧,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不远处的回廊下,陈青云和柳成元也不知道站了多久。

    陈青云的眸色越发深了,整个人像是一尊雕像一样动也不动。

    他身边的柳成元推了推他,然后欢喜地道:“还是你们夫妻对我最好了。”

    “我现在就去带走周宜,你替我好好谢谢弟妹,这份人情,我记在心上了。”

    柳成元走上前去,像个傻小子一样不由分说地带走了明珠郡主。

    李心慧在原地站了一会,直到看不见柳成元和明珠郡主的身影时,她嘴角的笑容才慢慢凝固。

    等到她转身时,却忽然看见青云站在远处的回廊下,正眼瞳深眯地看了过来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