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四章以身试药
    陈青云拿着药方去找赵老太医的时候,赵老太医越看越激动。

    “都是些极其难寻的药材,不过都能收集得到。”

    “只不过这药方看着确实跟那毒确实有相克之处,但未经验证,到是不敢轻易使用。”

    陈青云闻言,当即站到赵老太医的面前,极其郑重地道:“用我来试药。”

    “如果成功了,她和孩子就有救了。”

    “如果不成功,那我就去陪着她和孩子。”

    气氛一时沉静下来,赵老太医拿着方子的手微微一抖,并不敢下决定。

    卓一帆从房间里渡步出来,淡淡地瞥了一眼陈青云,然后对着赵老太医道:“他想死你就成全他。”

    “这”

    “这解药也含剧毒,弄不好,试药的人立即就会死去。”

    “照我看,还是先找只兔子来试吧。”

    赵老太医委婉道,他拿着方子,笑得十分勉强。

    如果解毒意味着可能要死人的话,那还不如就直接在中毒者的身上试药呢?

    “只有嫁祸德妃的那把匕首上有毒,这毒进入体内就依附在骨头上。”

    “所以,只能是试一次。”

    陈青云淡淡地叙述道,仿佛对自己的生死浑不在意。

    气氛一时间凝滞着,感觉到陈青云的执着,赵老太医一时间犯难了。

    他皱着一张老脸,眸色里闪过些许无奈。

    他抬首看向卓一帆时,背后突然响起一道声音道:“让我来。”

    找老太医突然回首,只见卓唯抱剑而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了。

    “啊?”

    “你?”

    “这件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赵老太医狐疑地道,好似已经不明白情况了!

    陈青云想要为自己的妻子试药,他可以理解他们夫妻情深!

    可是卓唯这孩子一向冷心冷情,怎么会突然想着给人试药?

    就连卓一帆也看了过来,然后冷哼道:“一个两个的,都想找死。”

    “她死了,你们尚且可以为她报仇。”

    “可你们若是死了,她也注定活不了。”

    多简单的一件事情,可就是有人执迷不悟呢?

    陈青云淡淡地勾起嘴角,温润的阳光落在他清隽的面容上,如暖玉一般,给人一种岁月静好之感。

    可是他静静地看着卓一帆,然后淡淡道:“你这一辈子,都想着为深爱的女人报仇。”

    “孟娴那个女人,我可以交给你处置。”孟贵妃,原名孟娴。

    “可就算你将她大卸八块,甚至于挫骨扬灰,可这些都不在具有任何意义。”

    “你爱的那个人,终究不会回来了。”

    “这是你自己的选择,却不是我的。”

    “我陈青云爱的女人,生要和她一起生,死要同她一起死。”

    “就算我先走一步,我也丝毫不惧,因为我知道,她不会舍下我一个人。”

    “至于你!”陈青云转头,眸光灼灼地盯着卓唯。

    他冷嗤的嘴角上翘,勾起淡淡的嘲讽道:“不用花费心思让她记住你,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是吗?”

    “可匕首在我这里。”卓唯也冷笑着,然后掏出那把有毒的匕首。

    陈青云眸光依旧不变,冷嘲地盯着卓唯,然后淡淡道:“孟娴还在我的手上。”

    卓一帆的眼眸泛着幽幽冷光,他看向义子,然后漠然道:“把匕首给他!”

    卓唯的手一紧,深深的瞳孔里漆黑慑人。

    他僵持了一会,然后将匕首递给陈青云。

    陈青云接过,想也没有想就在自己左臂上划了一刀。

    赵老太医见他那血顷刻间就冒了出来,连忙去找伤药和纱布。

    陈青云用那带血的匕首在伤口处来回划动着,企图用自己的鲜血洗干净那匕首上的毒药。

    卓一帆蹙起剑眉,锐利的目光里闪过一丝复杂。

    他转身回房的时候,淡淡地道:“确定毒药有解以后,把孟娴给我带过来。”

    陈青云微微颔首,然后淡漠道:“可以。”

    卓唯由始至终,眸光幽深如狼地盯着陈青云的匕首,然后不发一言,转身离去。

    我行我素的陈青云让他气绝,可同时也让他心颤。

    在这世间,他领会了义父向往却未曾得到过的那种爱情。

    可却是在别人的身上。

    他不甘心,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冷酷无魂的杀手,终其一生都只懂得如何自保和杀人。

    他愤恨,明明已经抓住自我救赎的机会,可陈青云转手就掐灭了。

    甚至于不惜以生命作为代价。

    张金辰还躺在床榻上,此时他已经得知,孟贵妃被人救了。

    只不过他听着属下的回禀,冷不防抓住一丝敏感的重点道:“你是说,孟贵妃被吴公公撞倒以后,下身流血,看样子像是小产?”

    “是的,属下见那鲜血从孟贵妃的襦裙下浸透而出,而且血腥味极重。”

    “若是孟贵妃先前受了伤,绝不可能走那么远的暗道。”

    “所以属下怀疑,孟贵妃是小产了。”

    张金辰的手狠狠地抓住被子,手背上的青筋一下子全都凸出来了。

    他黑渗渗的眼眸直直地盯着回禀的下属,好似恨不得爬起来活剐了他。

    可是他忍了又忍,终究还是阴戾地道:“盯紧孟家,一旦发现她的踪迹就杀了。”

    “高家既然已经逃出城去,明日找几个老臣给皇上上折子,让萧凤天带兵去追。”

    “然后传信给高鸿,就算是全军覆没,也要给我拖住萧凤天的兵马。”

    下属胆战心惊地颔首,听完张金辰的吩咐以后,当即连忙退下。

    “去,将黄桓给我带来。”张金辰突然吩咐道,暗卫立即现身领命。

    真的要走到兵戎相见的这一步了,所有后路都被堵死了。

    而他也绝嗣了。

    张金辰阴狠地勾了勾嘴角,愈加阴沉的眼眸里满是杀意。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