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三章你是想要解药
    “噗嗤。”

    那领头的黑衣人嗤笑着,他嘲讽地看着整个僵硬在鲜血中的孟贵妃,冷冷地道:“你如今身份已失,对主子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

    “你以为你还能活着走出这里?”

    孟贵妃眼里,充斥着浓浓的血腥杀意。

    她当然知道不可能,可是她太恨了。

    这种恨意让她觉得自己就算是死了,也会化成恶鬼,找这些人索命。

    黑衣人的寒刀再次举起来,那漆黑的光影中,似乎站着一个等待着收魂的死神。

    可就在那寒刀即将削去孟贵妃的脑袋时,暗处突然又来了一个黑衣人。

    这个黑衣人有着高深的内力和变幻莫测的轻功。

    他似乎了解张金辰这些爪牙的致命点,几个来回,便杀了数人。

    只有领头那个,身中一剑,然后快速地往回奔逃。

    黑衣人并未去追,而是弯腰将吴公公的尸首放到一边,将地上的孟贵妃扶起来。

    孟贵妃绷紧的身体像一根弦一样,突然就断了。

    她摇摇晃晃地依靠在墙边,撑着最后一点力气道:“求你求你帮我葬了他。”

    “只要你帮我葬了他,你想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帮你。”

    黑衣人扯下脸上的面纱,只见他阴翳的目光里满满都是冷嘲。

    他转过头来,用极其漠然的声音道:“怎么?贵妃娘娘也有痛苦妥协的时候?”

    “当初你敢在凝露膏里下毒,难不成就没有想过自己也会有今天?”

    孟贵妃诧异地抬眸,然后惊声道:“陈青云!”

    “是你!”

    她愕然地张了张嘴,目色里闪过一片惊慌。

    “呵呵,别怕,我不会杀你的。”

    “我甚至于可以帮你报仇,想知道太子是谁杀的吗?”

    “还有张琰,下一个就该是张金辰了。”

    陈青云说着,眸色森凉,嘴角却勾起邪肆的笑容。

    孟贵妃只觉周身一冷,一股寒意从脚底直冲入天灵盖。

    那种毁灭性的杀意,比张金辰那暴戾的残杀更加让她惶恐。

    “你是恶魔!”

    孟贵妃颤抖道,她惊惧的目光一再涣散,似乎在衡量着,是要活下去,还是就此死掉,拒绝陈青云不怀好意的靠拢?

    可就在她意犹不决时,陈青云却冷冷地盯着她道:“你说的没错,我就是恶魔。”

    “而且,还是你们一手逼出来的恶魔。”

    “所以,你是想要让我帮你报仇,还是我直接来报复你?”

    “选吧!”

    陈青云勾了勾唇,语气有些恶劣,他直直地盯着孟贵妃看,像是拨开她那一层皮肉,肆意地捏着她的命脉生机一样。

    孟贵妃惊恐地缩了缩脖子,陈青云的眸光太邪肆了,仿佛杀人不足以称之为报复。

    而他真正的报复,是毁灭她在乎的一切。

    她的喉咙仿佛被他隔空掐住了,她艰难地喘息着,欲裂的目光里堆满了惊惧和痛苦。

    可就在这个时候,电火石光之间,她仿佛想明白了些什么?

    只听语无伦次地道:“我我我知道了她乐安县主她中毒了。”

    “陈青云你这一出出的好戏可真是精彩绝伦啊!”

    “不仅仅是张金辰,就连皇上,甚至于是我,都没有看穿。”

    “原来你做这一切不仅仅只是报复而已。”

    “你是想要解药。”

    “哈哈哈原来你竟然是想要解药!”

    孟贵妃癫狂地笑着,眸光里的狠意一闪而逝。

    可就在下一瞬间,她彻底笑不出来了。

    “如果你拿出解药,下毒的事情我便既往不咎,还会为你保全孟家,杀了张金辰。”

    “如果你拿不出解药,我便会让孟家满门,包括你的老父亲和刚满月的侄孙儿,都死于”红颜枯骨的剧毒。”

    “还记得你嫁祸给德妃的那把匕首吗?”

    “那上面的毒,都还在的。”

    陈青云冷眸微眯,墨色深瞳里闪过淡淡的嘲讽。

    孟贵妃当即僵住身体,半响后,只见她面色惨然道:“怪不得张金辰会一败涂地,原来卓唯竟然也是你的人。”

    “罢了,你想要解药,我可以给你。”

    “不过我要先看到张金辰的人头。”

    “嗤!”陈青云淡淡地嗤笑。

    他看着狼狈不堪的孟贵妃,仿佛此时的她可笑至极。

    “你以为你还有谈条件的资格?”

    “孟家那么多人,大人肯定还要拖几个月才会毒发,不如我从婴孩入手如何?”

    “我知你受制于张金辰,默许德妃为你背了罪名,事到如今,你若是不说,那我便将你交给皇上。”

    “到时候别说是孟家,只怕是九族连诛,孟家就此绝嗣,而你也将成为孟家的千古罪人,整个孟家枉死的人,都将会无穷无尽地诅咒于你。”

    孟贵妃惊惧的瞳孔里全是蚀骨的寒意,她的身体控制不住地轻颤着,心里突生一股无法阻挡的痛苦和愤怒。

    陈青云知道她的软肋,知道她不可能放任孟家几百条人命不管。

    所以,他可以游刃有余地威逼于她。

    想到这里,孟贵妃眼中的幽芒一闪,当即苦笑道:“那毒是前朝余孽应时带进宫里的,我察觉之时,只想加以利用。”

    “这么多年,我只知道一个解毒的方子,不过具体有没有效我却是不知道的。”

    “你可以先找人试毒,不过那匕首上的毒药,只够一个人试。”

    “应时并没有留下多少毒药,所以,嫁祸德妃的,是最后剩余的。”

    陈青云压下心里潮起潮落的狂乱,他那黑如点漆的眸光紧紧地盯着孟贵妃。

    半响后,招架不住的孟贵妃闭了闭眼,开始慢慢口述。

    总共十六味药材,其中有陈青云听过的,也有他闻所未闻的。

    不过心里的希翼却在一点一点地扩大,他紧绷如霜雪的面容也一点一点地松缓。

    然而,那眉宇之间,狠戾是杀气却依旧存在。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