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二章逃无可逃
    诡异的深宫密道里,潮湿腐朽的气息浓烈无比。

    孟贵妃一手护住小腹,一只手牢牢地抓着吴公公的肩膀。

    阴暗的地道里,他们举着火把一路走来,连壁灯都不敢点。

    周围黑漆漆的,静逸得可怕。

    死亡的惊惧一点一点地从黑暗中压迫过来,好似从她的鼻息之后钻入身体,然后再侵入骨缝。

    察觉到孟贵妃的惊慌,吴公公当即停下脚步,然后转头对着她道:“娘娘别怕,出了这里,我们就自由了。”

    许是吴公公眼里的光芒太过耀眼,好似笃定他们一定能够成功逃出去一样。

    孟贵妃渐渐冷静下来,她抚上自己的小腹,然后狠狠地点了点头。

    这宫里的日子,她待够了。

    德妃死了,太子死了,景王被圈禁。

    她没有想到,张金辰那么厉害的人都会被人算计成这个样子。

    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现在不走,等张金辰缓和过来,说不定就要让孟家配合他造反了。

    横竖都是绝路,她何不搏一搏呢?

    步伐越来越快,那敲击在地面的声音蹭蹭作响,好似疾风击打在树叶上。

    眼看那辗转到头的出口就在眼前,吴公公面色一喜,正要大步上前时,只见那出口一团漆黑。

    那明亮的火把往前一照,顷刻间一黑人对着他就凌空踢来一脚。

    吴公公触不及防地往后跌去,慌乱间,一直在他身后的孟贵妃被撞倒在地。

    吴公公的身体狠狠地压在了孟贵妃的身上,“啊”孟贵妃惊叫一声,整个人面色惨白,身体因为剧烈的疼痛而痉挛着,整个人瑟瑟发抖,看起来情况很不妙。

    吴公公顾不得几欲冲出喉咙的鲜血,他连忙爬起来,想要扶起孟贵妃。

    可当他的手碰到孟贵妃的裙摆时,顷刻间沾满了湿哒哒的鲜血。

    壁灯一下子被点燃了,长长的暗道灯火通明。

    来人高高在上地俯视着吴公公和孟贵妃,冷睨地道:“主子说了,娘娘若是想踏出这里,那便就是个死人了。”

    “至于您身边这个奴才,胆大妄为,教唆主子,死不足惜。”

    吴公公扶着孟贵妃的手一僵,眼里全是恨意。

    他看着地上还在汩汩流血的孟贵妃,怒吼道:“还不快去叫大夫,娘娘她”

    “不要”

    “不要说。”

    “横竖都要死了,不要说了。”

    “这都是报应。”孟贵妃艰难地打断了吴公公的话。

    她虚弱无力地笑了起来,咬破的唇瓣鲜血淋漓,看起来狼狈极了。

    可是她眼里却是浓烈的自嘲和恨意。

    她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一直隐隐觉得不安的结果到来了,她反而有那么几分解脱释然。

    她抬起头来,眸光冷冷地盯着带头的黑衣人道:“本宫会回去的,他已经穷途末路了,少不得要依仗孟家。”

    “你们要是敢动本宫的人,那就别怪被本宫到到时候临阵反悔。”

    那领头的黑衣人蹙着眉头,看着身下流血的孟贵妃,似乎在思虑着,孟贵妃这伤情着实奇怪。

    像是,妇人小产?

    可就在这时,吴公公却突然一跃而起,执起长剑就对着那些黑衣人冲了过去。

    他不怕死,都到这最后一步了。

    往回退,便再也没有机会了。

    他可以死,但是他想为她拼出一条血路来。

    孟贵妃眼眸一眯,心里满是汹涌而来的惶恐。

    吴公公曾是她在王府的近身侍卫,后来入宫后选择继续陪在她的身边。

    这么多年了,无数的话语她都只能跟他说。

    在她的心里,吴公公不仅仅是一个奴才,也是她真正可以依仗交心的男人。

    可此时,这个男人即将为了她这缥缈无望的生机想要豁出命去。

    这这么可以?

    停下啊!

    停下来,不要打了!

    会死的,会死的!

    孟贵妃握紧拳头,她额头上的青筋都暴露出来,眸色一片阴沉弑杀。

    吴公公到底多年没有动武了,哪里是那些刀口舔血的人的对手。

    他很快被打趴在地上,嘴角溢出鲜血,面容狰狞。

    他深幽的眼里全是愤怒不甘的怨气,可任凭那怨气再深,都无法劈开一条生路。

    孟贵妃彻底死心了,她看着那黑衣人还想动手,当即怒斥道:“够了,你们要是杀了他,本宫便立即自尽。”

    黑衣人当即驻足,只不过手中的大刀闪着寒光,好似恨不得饮血。

    就在几人对峙的时候,突然有人来报:“头儿,不好了,重华宫走水,禁卫军灭火后已经带着“孟贵妃”的尸首去回禀皇上了。”

    “什么?”黑衣头领面色大变,眸色阴沉地盯着孟贵妃看。

    “好,很好!”

    “既然你们主仆二人不想活了,那便都去死吧。”

    黑衣人亮出寒刀,怒急生恨地对着孟贵妃砍了过去。

    孟贵妃大惊失色,她本就虚弱极了,这一刀她根本避不过去。

    可就在生死一瞬,吴公公推开了她,倾覆在她的身上,为她挡去了这致命的一刀。

    “嗯噗”

    吴公公闷哼一声,面色骤然惨白,仰头就吐了一口鲜血。

    那黑衣统领似乎还嫌不够,拔出寒刀以后,再次狠狠地劈了下来。

    孟贵妃就眼睁睁地看着,那个护着她的男人,嘴角动了动,似乎想说些什么

    可是他一张嘴,那血汩汩地往外冒。

    他虚弱地想要勾唇,在她惊颤而恐惧的目光里,一展笑颜的时候

    “嗤”的一声。

    然后是他的头怒轱辘轱辘地滚到了远处去。

    因为撞倒墙壁,那头又轱辘轱辘地滚回来,落在她的裙摆处。

    她浑身的都是鲜血,湿热的感觉在一瞬间包围了她。

    太惊恐了,已经超出了她可以承受的范围。

    孟贵妃睁着眼睛,大大地瞪视着,仿佛还尚未回神。

    可是她殷红的眼睛里,积蓄着摇摇欲坠的泪珠儿,这一刻,漫天如火的恨意彻底在她的身上燃烧起来。

    她死死地盯着那个藐视她,并且鄙夷着她,将她看做蝼蚁的黑衣人道:“今日本宫不死,他日必将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