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六十章京城内乱
    襄王当上太子的第二天,突然暴毙了。

    整个朝堂都炸了,张金辰更是在大殿上当场晕厥。

    承平帝险些维持不住身形,连从龙椅上站起来都靠秦公公扶着。

    可他才刚刚返回龙阳殿时,便仰头吐了一口鲜血,然后再次昏迷。

    真正打从心里愉悦,并且觉得襄王死有余辜的,只有吴王。

    长宁宫里,贤妃得知襄王的死讯后,狠狠地甩了临安公主一个耳光。

    她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敢毒杀太子。

    “为什么?”

    贤妃气得浑身发抖,眸光阴沉而森冷。

    临安公主抚上脸颊,平静地道:“儿臣不懂母妃在说什么?”

    “呵呵!”贤妃闻言,突倪地笑了起来。

    “他是中毒死的,这两日他都来长宁宫用膳,却偏偏这么巧,这两日你都在。”

    “人不是死在长宁宫,也不是当场毒发死的。”

    “你可以撇得清自己,可母妃就想知道,你到底为什么要杀他?”

    “难道你不知道,他就是我们母女未来的依仗?”

    临安公主自嘲地勾起了嘴角,冷冷地望着贤妃,半响后冷戾道:“是吗?”

    “如果他真的是我皇兄的话,或许真的能庇护我们母女吧。”

    “可谁让他不是呢?”

    贤妃整个人都呆滞了,她不敢置信地望着自己的女儿,整个人踉跄地往后跌去。

    她的面容上是掩饰不住的惨白和痛苦,眸光里更是风起云涌,堆满了无数的惊惧。

    “你”

    “你”

    “母妃是想说,我怎么会知道?”

    “母妃难道不知,亲生的和抱养的,您自己的态度都不一样吗?”

    临安公主说完,转身离开了长宁宫。

    如果说她杀太子的时候还有那么一刻迟疑的话,现在她已经万分肯定了,太子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