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八章颠簸孕吐
    寂静的夜色里,栖云宫内的桂花芳香肆意,开满枝头。

    莹亮的月光倾洒下来,就像是那桂花一夜之间变得像雪,宛如二月里纯洁无暇的梨花一般。

    临安公主睡到半夜的时候,突然被一股冷风惊醒。

    她睁开迷蒙的双目,整个人顿时被床榻边的人影吓得张口就要惊呼。

    可她猛然间才发现,她根本动不了,也发不出声音,身体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定住一样。

    就在她极度惶恐的时候,只见那穿着一身黑色斗篷,将身体笼罩其中的陈青云慢慢地走到床榻边上。

    陈青云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因为惊恐而大口大口喘气的临安公主,声音漠然道:“天一亮,襄王便是太子。”

    “太子就是靶子,等靶子被打成了马蜂窝,公主跟贤妃娘娘,只怕是避免不了一死。”

    “皇上要开始清算当年的旧债了,公主心中既然有了猜疑,何不给自己留一条生路?”

    “皇上再狠心,总不会因为一个孽种而杀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陈青云说完,轻蔑地笑了笑。

    他的身影慢慢隐匿在黑暗中,似有一道不轻不重的声音传到了临安公主的耳边。

    “明日起,我便是皇上放于暗处的一把利刃。”

    “公主若是下不手,那就别怪我提前结束这一场交易了。”

    威胁的话肆无忌惮,可寝殿里再无一人。

    临安公主就这样僵硬地躺着,目光深幽地望着床架。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她的身体总算是能动了,她蓦地从床上坐起来,然后快速下床,奔到窗外。

    临近晨曦的天空美极了,院子里的芳香沁人心脾,可她却觉得鼻息之间都是危险气息。

    一股寒意袭来,临安公主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这个时候,她才清楚地知道,她不是在做梦,就在刚刚,陈青云真的来过。

    册封太子的圣旨在早朝上宣读的时候,陈青云和李心慧已经坐在前往通州的马车上。

    因为心慧有了身孕,因此马车走得很慢。

    可几遍如此,出城后不久,心慧还是有了不适的反应。

    先是脸色煞白,陈青云见状,连忙让余江把马车停下。

    短暂的小憩,青黛和青鸾连忙将早就准备好的酸梅汁端了上来。

    可李心慧却只饮下两小口,不一会,等到粱嬷嬷端来她平常最喜欢吃的鲜花饼时,她不过是刚刚闻到那股香味,整个人便遏制不住地想要呕吐。

    早上不过是吃了一些清淡的豆腐羹,李心慧干呕一下,什么都没有吐出来,可脸色却雪白雪白的。

    一旁的青黛和青鸾紧张得不知所措,陈青云一手牢牢地扣住李心慧的左手,一只手扶着李心慧的腰身。

    他表面看起来很平和,实则眸光沉痛而疼惜。

    “怎么样了?”

    稍稍的平缓后,陈青云便轻声问道。

    他的嗓音暗哑无力,像是在极力地压制着,那种难言的痛楚让周围的人都不忍直视。

    李心慧借助着陈青云紧握她的力道,抬起头,虚弱地露出一抹浅笑。

    “怀孕的女人都是这样的,娇气得很,受不得颠簸,胃口也不好,还懒得跟过冬的猫儿一样,就只知道睡觉。”

    “不过这只是暂时的,等孩子四五个月的时候,就会慢慢变好了。”

    陈青云闻言,没有说话。

    他将她抱到车上去,然后让她靠在他的身上小憩。

    他的手轻轻地拍着她的背脊,一下又一下,动作轻柔。

    李心慧不忍看到他眼底的悲伤,不知不觉流露的,才是最刺心的。

    她的视线抬高,落在他皱起的眉宇间。

    那抹愁绪,深入骨髓,只一眼,便让她悲从心起。

    她想笑,却感觉眼睛湿润了,似乎有泪光忽闪着,她的视线开始变得迷蒙。

    “别担心,我这都算轻微的不适。”

    “我曾听闻,有些妇人有孕后,反应极大,七八个月都还有不适。”

    “有些身体虚弱的,甚至于连床都下不了。”

    “休息一会,我们走慢一些,就当是游山玩水了。”

    陈青云将她纳入怀中,然后将额头磕在她的肩头。

    他温柔地蹭了蹭,万分依恋。

    李心慧感受着他温暖的怀抱,嗅着他清冽的气息。

    她的手轻轻地在他的掌心滑动,十分调皮,像是偷了一抹笑放进他的心间。

    陈青云不由自主地勾了勾唇,可却在她看不见的时候,红了眼眶。

    明明通州根本就不远,可他们还是到了第二天的傍晚才到了庄子上。

    正值金秋时节,通往庄子上的道路两旁都种满了火红的枫树。

    清风袭来,撩动着一树的枫姿。

    似乎有片片枫叶掉落,积厚如毯,一直延伸到路的尽头处。

    刚刚到达的枫树林的时候,李心慧便被陈青云扶下马车。

    夕阳下,所有的枫叶都像是活了下来。

    风声袭来,好似有叽叽喳喳的吵闹声。

    那种暖暖和风的美好,像是一副唯美的画卷。

    李心慧微微张了张嘴,看着远处冒头的小木亭子时,忍不住轻叹道:“太漂亮了,还没有走进去呢,却已经引得我无限遐想。”

    陈青云闻言,微微得意地翘了翘嘴角。

    “我保证你会更喜欢里面的,因为里面真的很美,别有洞天。”

    李心慧转头,娇嗔地瞪视着陈青云,略带不满道:“我不要你说了,我要亲眼去看。”

    “那种惊喜的美妙,不能提前毁在你的炫耀里。”

    “呵呵,好的。”

    “我不说了,我们一起去看。”陈青云失笑,一路走来,也只有此刻,他才是真正开怀的。

    这一处的庄子,是他一直以来,最想送给她的一个礼物。

    如今,这礼物就近在眼前了。

    所以,他也很期待。

    期待她看到庄园里的一切,期待她发出惊叹的声音,期待她突然回眸,笑意盈盈地投入到他的怀抱。

    在这世间,唯有她的笑容,才是他一直贪念的温暖。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