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六章所谓的真相
    “皇上过来陪臣妾坐坐吧,臣妾有好多话想要跟皇上说。”

    德妃微笑着,仿佛看不见盛怒的承平帝。

    秦公公急得连忙跑到承平帝的面前,为他挡去德妃那淡然一笑的目光。

    “皇上,不可啊。”

    “让卓统领来处理吧,老奴侍候你回去歇着。”

    秦公公说完,卓唯适时地上前道:“皇上,此事先交于微臣处理。”

    承平帝拂开秦公公,然后往前走了两步。

    秦公公急得额头上满是汗珠,这时只听德妃淡淡道:“你们想要守着也行,本宫只不过是有几句话想要跟皇上说而已。”

    承平帝看着德妃那种平静而包容的目光,心里莫名沉静下来。

    他知道,自己一直想要寻找的真相,就在这里。

    德妃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努力回想德妃的一切过往,却发现少得可怜。

    她不喜欢争,不喜欢闹,出身卑微却心静平和淡然。

    映象里,她总是温温柔柔地笑着,如三月里盛开的白牡丹一样,美丽大方,体贴温柔。

    因为她,连带着景王他也觉得是个能有容人之心的好孩子。

    可是一夕之间,像是自己看到的,感受到的,多年来所积累的认知都化为泡影。

    仿佛一盏宫灯,漂漂亮亮都飘在湖面上,可是忽然一阵疾风吹来,湖面上再没有宫灯,只有夜风的寒凉和森冷。

    “这一切都是你做的?”

    承平帝慢慢走过去,坐到德妃的面前。

    德妃颔首点了点头,给承平帝斟了一杯茶。

    承平帝望着那清透碧绿的茶水,并没有动。

    “为什么?”承平帝质问道。

    德妃抬起头,缓缓地看向承平帝,然后轻笑道:“皇上可还曾记得答应过臣妾什么?”

    承平帝皱着眉头,他不记得自己许诺过德妃什么?

    可就在他回想的时候,德妃继续轻笑道:“皇上当年还不是皇上的时候,曾经许诺过臣妾,等臣妾二十岁的时候,便让臣妾出府嫁人。”

    “可臣妾还没有等到二十岁,便已经是皇上的女人了。”

    “臣妾记得当时极为不愿,可王府的长史却以臣妾的性命相威胁,臣妾当年一直以为那长史是皇上指使的,故而恨了皇上许多年。”

    承平帝阴沉地盯着德妃看,这些事情,他一点映象都没有。

    他年少时,确实有几分放浪不羁。

    可若是说,他会去强迫一个女人,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信的。

    不过也有可能是下面的人想要讨好他,暗中做下的恶事。

    “就算当年朕确实对你有愧,可她对你如何,你心里有数。”

    “为何要害她?”

    那个“她”不言而喻。

    德妃自嘲地勾起了嘴角,随即冷声道:“当年先帝驾崩,许诺“她”可不当太后,难不成这么多年来,皇上都还不明白吗?”

    “明白什么?”

    “你到底想说什么?”

    承平帝的心里闪过一丝慌乱,德妃的目光太犀利,透着冷冷的嘲讽和鄙夷。

    那种早就看透一切的目光,凸显着他就像是一个傻子。

    “先帝早就将她托付给了别人,她可不当太后,可绝不可能成为你的皇后。”

    “她的死是你一意孤行造成的,是你假意告诉她,卓将军离开朝堂,众臣心思各异,你无法掌控局势,一再请求她留在宫里。”

    “她为什么默许了宫人继续称她为皇后,那是因为,她也不想去陪先帝了。”

    “而她想陪的那个人,一直都在她的身边。”

    “那个人却不是你,而是当初权倾朝堂的卓一帆。”

    “皇上以为,卓一帆为什么轻易就离开了朝堂,那是因为,先帝将她托付给了他。”

    承平帝的身体彻底僵住了,他不敢置信地看着德妃,直觉却告诉他,德妃说的都是真的。

    秦公公早就呆了,包括一旁的面色冷肃的卓唯。

    “你们都出去,给朕滚得远远的。”

    承平帝突然大吼,声音仿佛撕裂,尖锐刺耳。

    德妃依旧把玩着茶杯,笑得极其诡异。

    秦公公不敢走,卓唯也没有动。

    可这时,承平帝却忽然站起来,狠狠地给他们一人踢了一脚,然后反手关上了房门。

    他再次坐回原位,用痛苦纠结的声音道:“说,继续给朕说。”

    德妃挑了挑眉,当即肆意开口,说得十分畅快。

    承平帝听着那些话,想着那些过往,曾经真挚的感情好像是他一个人在唱独角戏。

    那种被当成绊脚石的滋味,痛得让他面色煞白,眼眸欲裂。

    卓一帆!

    他的指甲狠狠地抓在木桌上,然后用力划动。

    指甲全都承受不住暗狠戾的力道而折断,桌面上很快就留下了些许血印。

    不多时,德妃声音越来越低,而承平帝的听觉也越来越弱。

    真相如此残酷,让他恨不得从未知晓过,他还继续活在自己编制的梦境里。

    她是爱他的,所以选择留在皇宫。

    她是爱他的,因为不忍他独自与群臣对峙,留下昏君的骂名,所以选择自缢。

    一场凄美的梦境,突然碎了,血淋淋的景象跃入眼中,可那惦念的美好却不过是幻象。

    承平帝自嘲地扬起嘴角,心里的剧痛来袭,他只觉一股血腥气直冲喉咙,然后便“哇”地一声,仰头吐了一口鲜血。

    他的身体摇摇欲坠,他的面容枯如死灰,他的眸光空而深寂。

    终于,殿外候着的秦公公等人不顾帝威冲了进去,只见德妃埋首在矮桌上,看样子已经没了声息。

    而承平帝则歪到在一旁,已经昏死过去。

    秦公公顾不得德妃,连忙让小太监抬了软轿,召来了太医。

    卓唯收拾残局,发现德妃身亡以后,便让人带走了德妃的尸首,暂时安置在流云宫。

    陈青云进宫的时候,宫里一团乱。

    幸好有萧庭江,贤王守候在龙阳殿,暂时稳住了局势。

    陈青云被卓唯逼进僻静的甬道里,衣襟被卓唯封了起来,卓唯阴戾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陈青云,然后压低声音呵斥道:“不要跟我说,德妃今夜说的话跟你无关。”

    “竟然刚算计到我义父的身上,我看你是想死了。”

    陈青云出手化解卓唯的控制,然后往后退开些许距离,淡淡地道:“你说的对,我就是在找死。”

    “你义父最想让皇上听到德妃的这一番话,他既然不想开口说,我便找个人替他说。”

    “可德妃死了,难不成你就不怕景王报复?”

    卓唯气愤道,他不知道陈青云哪里来的底气,竟然敢这样大放厥词。

    “报复我?”

    “你错了,他只会感谢我!”

    陈青云冷笑道,他已经开始收网了。

    未来的日子,定当是很有趣才是。

    “什么意思?”

    卓唯狐疑道,可陈青云只是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并未再说什么?

    景王入宫的时候,德妃已经气绝生亡了。

    皇上昏迷不醒,贤王和萧凤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景王去见了德妃的遗容。

    德妃坐实下毒暗嫔妃皇子的罪名,宫里的众人本以为德妃会被鞭笞尸身或者挫骨扬灰时,皇上却揭过此事不提,贬了德妃为庶人,葬在皇陵之外。

    宫里的气氛诡异极了,孟贵妃中毒,已经是在熬日子了,又因为失血过多,情况看起来很不好。

    太医去了几波,皆说身体十分虚弱,连床都下不了。

    景王被圈禁了,储位之争,只剩下襄王和吴王。

    八月二十四,承平帝身体稍微好些,召了陈青云前去汇报案情。

    陈青云去了龙阳殿的时候,承平帝穿着一身明黄色的寝衣,正站在窗户的位置遥遥地盯着远方看。

    而他看的那个方向,正是当年慧娴皇后居住的“凤仪宫”。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