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二章明月光朱砂痣
    陈青云和李心慧一起从保定府回到京城的时候,景王的大婚已经过了。

    冷清的好几日的陈府迎回了主人,分外热闹。

    雀跃的声音此起彼伏,李心慧和陈青云的脸上一直挂着笑意,好似心里藏了什么喜事一样。

    青黛和萧泽,青鸾和萧沐的婚期定下了,交由粱嬷嬷和韦嬷嬷全权操办。

    长康,陈凡在心里暗暗猜测着,是不是解药的事情有着落了?

    可他们不敢私下打听,只能是凭着自己那浅薄的攒测,自我安慰着。

    保定府之行让陈青云和李心慧的感情再次升温了,周围所有的人都看得出来,他们蜜里调油的那种腻味和幸福。

    正房里,李心慧正在泡着热水澡解乏。

    陈青云就站在浴桶外面,双手不轻不重地给她按着肩颈。

    氤氲的水汽一直在往上蹿,那洒在水面上的花瓣清香袭人,就像是婀娜的美人随波而舞,摇曳生姿。

    李心慧闭着眼睛,享受着让她昏昏欲睡的水温。小说网

    陈青云害怕她突然睡过去,呛了水,一边给她按着,一边出声道:“下次可不许再这么任性了。”

    “要是在家里歇着,哪里会像现在这样困乏?”

    李心慧的眼睫毛微微抖动着,嘴角上翘。

    这一次去保定府突袭,她把青云心里那层害怕面对她的隔阂给击碎了。

    现在他不会再想着回避她,这样的收获,又这么会是在府里等着就能等来的?

    她知道他抓了一个人带回来,他不说,她就不问。

    李心慧的脖子往后靠去,将整个头的重量都压在陈青云的臂弯中。

    “一会就好了,在家里成天也是惦记你。”

    “这一次回来,宫里的这个案子是不是快要结束了?”

    陈青云闻言,眸色微微一暗。

    他“嗯”了一声,随即便岔开话题道:“估计明日又要忙了,若是我晚上回来太晚,你便早些休息,不要等我。”

    “最多也不过一个月左右,到时候我便带你去庄子上小住。”

    李心慧点了点头,听青云的口气,只怕证据不说十拿九稳,最起码也是掌握一二。

    接下来,她依旧会每天等他回来。

    她要让他知道,他不是一个人在孤军奋战。

    李心慧洗完澡以后,陈青云也简单地洗了澡就上床休息了。

    心慧最近特别黏他,他一上床就往他怀里钻。

    像一只懒猫往他的怀里拱,一只手抱住他的腰身,一只腿搭在他的腿上。

    温热的气息散在脖颈除,除了那心里涌出的一**甜蜜,其余担心和惶恐都归于平静。

    而他也是一夜一夜地在她亲密紧靠下,困意袭来,沉沉睡去。

    今夜亦是如此,陈青云睡着以后,原本在他怀中呼吸均匀的李心慧慢慢地抬起头来,然后在黑暗中打量着他的轮廓。

    也许是中秋节刚过,窗外的月光十分莹亮。

    淡淡的银色光辉从支起的窗户那里透进来,像是房间里放了一颗月明珠一样。

    而他那原本模糊的面容也在她的目光下渐渐清晰起来,她甚至于能够看到他偶尔抖动的睫毛,好似在夜里也睡不安稳。

    微微浮肿的眼睑下是一圈深深的乌青,她温柔的手指抚上他的脸颊,流连地轻触着,好似在描绘他最俊朗的模样。

    迷离的夜色中,一声似有若无的轻叹都掩藏在月光里。

    李心慧撑着身体,呆呆地望着纱帐,心里却有如磨砺珍珠般的疼痛。

    温柔呵护她的青云是她心里的明月光,独自隐忍承受的青云是她心口的朱砂痣。

    她希望时时刻刻都能感觉到月光的温柔和宁静,却不忍看到啼血哀鸣的朱砂痣。

    他们都是自私的,人都有趋利避害的本能,青云不想告诉她真相,她能够理解。

    可独自让他一个人承受,她又怎么忍心?

    佛曰:留人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

    她和他,到底是缘还是劫?

    温热的液体自眼眶滑落,她快速地抹去,从头到尾,不曾发出一丁点的声音。

    寂静的独坐后,她再次躺下来,靠进他的怀里。

    而他迷迷糊糊摸到她略显冰凉的手以后,下意识就侧身,将她半抱入怀,用自己的温度去温暖她。

    黑暗中,李心慧睁着湿润透亮的眼睛,嘴角一翘再翘。

    八月二十的早朝,陈青云突然当众公布出捉拿了老太医傅训庭的消息。

    此消息一出,朝堂上有几人当即变了脸色。

    其中以张金辰为首,那躬着的背脊轻颤着,险些维持不住身形。

    陈青云垂首静默,余光扫视着张金辰的动静,嘴角浮现一丝冷笑。

    承平帝坐在龙椅上,俯览的目光一点一点地变得阴沉晦暗。

    只见他嘴角噙着一抹嗜血的笑意,那周身散发的帝王之威无声无息地震慑着心里早就各种炸锅的朝臣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