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一章隐瞒的真相
    门外的卓一帆和赵老太医,只听到李心慧将慧娴皇后中毒时被高僧赠予的佛珠压制,所以并未毒发身亡,可当她逝世的时候,那毒已经腐蚀脑骨,无药可救时。

    短暂的静默后,便是李心慧惊慌失措的叫唤。

    卓一帆和赵老太医连忙推门进去,只见沈艺已经承受不住,昏迷不醒。

    赵老太医连忙上前去忙活,可卓一帆却冷冷地站在一旁道:“看来是我们高估他了。”

    “如今只剩下陈青云那边的傅训庭了。”

    李心慧面色有些苍白,她担忧地望着沈艺,并未将卓一帆的话放在心上。

    卓一帆见她此时还担心别人,不知道为自己的性命担忧,不知是气是恼,十分不耐地低吼道:“当初她就是怀着身孕走的,为了让你”卓一帆说到这里,赵老太医和李心慧同时看了过来。

    他顿了顿,目光显得悲凉而晦涩道:“为了让那个孩子能入轮回道,她到如今都还无法脱身。”

    李心慧只觉心里咯噔一声,目光也跟着有些湿润起来。

    她不知道卓一帆知道多少?

    她也不知道这种宿世亲缘还算不算亲缘?

    她只是觉得眼眶有些酸涩,温热的氤氲直冲而来,让她下意识抬高下颚,害怕那眼泪会突然掉落下来。小说网

    卓一帆见她那眼眶红了红,便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他上前去解开了沈艺身上的绳子,然后暗中给沈艺接好了手。

    突如其来的疼痛让沈艺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当他看到近在咫尺的卓一帆时,心里大悸,以为卓一帆准备要了他的性命。

    幸好卓一帆见他醒后,便退到一边,连看都不再看他一眼。

    沈艺在心里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当他发现自己的手臂不再钻心地疼痛时,诧异地看了一眼卓一帆。

    卓一帆当年的狠辣触目惊心,多年后再见,他心里一直怵着卓一帆的。

    可现在卓一帆竟然主动帮他接骨松绑,这可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让他不得不将视线转落到李心慧的身上去。

    李心慧能够在卓一帆的面前不卑不亢,而且看样子早已熟识,这或许是卓一帆放他一马的原因。

    想到这里,沈艺也不好再隐瞒了。

    他狠狠地喘了几口粗气,然后这才缓缓道来。

    当年他父亲时常为慧娴皇后请平安脉,自然知道慧娴皇后身怀有孕的事实。

    恰好那时,皇上一意孤行要立后,朝中许多老臣跪在宫里,一跪便是一天一夜。

    各种压力齐来,他父亲还以为皇上执意立后是因为慧娴皇后肚子里的孩子瞒不了多久了。

    可谁知道,后来慧娴皇后召见了他父亲,让他父亲瞒下孕事,这时他父亲才知道慧娴皇后有孕,皇上却一无所知。

    再后来,慧娴皇后自缢,他父亲虽然并未被追究罪责,可心里终究难以承受,于是便自戕了。

    他父亲让他带着这个秘密远走他乡,改名换姓,不得回京。

    这么多年,他一直以为,他会将这秘密带入地里,可谁曾想,原来他苦守的秘密早就已经不是秘密了。

    “当年你父亲为慧娴皇后诊治脉案,被撕毁了,难不成也是为了掩饰此事?”卓一帆追问道!

    沈艺闻言,缓缓地点了点头道:“当年在那个风口浪尖,我父亲一度以为,慧娴皇后有孕,乃是皇上和慧娴皇后都心知肚明的事情,因此脉案上便没有过多地去掩饰。”

    “而那时慧娴皇后的脉案,除了我父亲,其余的太医是不能翻看的。”

    “因此后来慧娴皇后请他隐瞒孕事的时候,我父亲便将那脉案撕毁,早在慧娴皇后出事后,那撕下来的脉案便被烧毁了。”

    “至于慧娴皇后中毒一事,我父亲从头到尾都不知晓。”

    沈艺很肯定地道,他父亲能将慧娴皇后有孕的秘密告诉他,便不可能隐瞒慧娴皇后中毒之事。

    唯一的可能便是,他的父亲也不知道慧娴皇后当年其实早已身中剧毒了。

    卓一帆暗暗握了握拳,心里犹如一片阴暗潮湿的沼泽地。

    他知道自己就陷在淤泥拉坠的险境中,可是一日不找出真相,他便一日都不得安宁。

    赵老太医轻叹着,伸手拍了拍沈艺的肩膀。

    现在他们的希望,都在陈青云的保定府之行了。

    气氛沉静的时候,只听李心慧突然出声道:“既然只有一条路了,不管走不走得通,我都应该去陪着他。”

    “现在赶去的话,也许还来得及陪他过中秋节。”

    卓一帆闻言,惊诧地望向她。

    李心慧愉悦地笑了起来,像是做了一个十分明智的决定。

    她看向愕然的沈艺,转头对着卓一帆道:“还请您代为照顾沈大夫几天,若是方便,派人送他去柳府。”

    她的话说完,便抬步离去。

    赵老太医和卓一帆一时间语塞,不知道该如何去留下她。

    沈艺看着李心慧的身影,略显不安道:“她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卓一帆目光一暗,没有说话,抬步也走了出去。

    赵老太医见他们都走了,这才在沈艺的耳边轻叹道:“青云媳妇有孕了而且也中了”红颜枯骨”的剧毒。”

    “什么?”

    沈艺不敢置信地惊呼,整个人僵硬地紧绷着,眸色一片晦暗。

    赵老太医点了点头,然后慢慢移步出去。

    沈艺看着他那颤颤巍巍的背影,整个人凝滞许久,呆愣出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