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五十章坚守的不再是秘密
    后罩房的光线不好,昏昏暗暗的,周围还堆了不少杂物。小说网

    沈艺的双腿和双手都被绑了起来,像一条死狗一样被随意地扔在地上。

    李心慧走进去的时候,还能听到沈艺低低的喘息声。

    她走上前去,想将沈艺的手脚上的绳子都解开。

    可这绑的绳子十分古怪,折腾了一会都没有解开,到是将原本昏迷的沈艺给折腾醒了。

    自定南府一别,再见却是这番光景。

    沈艺愣了一会,然后苦笑道:“想不到时隔多年,我再次入京后,见到的第一个熟人竟然是你。”

    “我只当青云是有大造化的人,没有想到,他竟然能够跟卓一帆这样的人都有交集。”

    李心慧解不开沈艺身上捆绑的绳子,泄气地将他扶起来,然后自己坐到他的对面去。

    “你能说出卓一帆的名字,那就证明他们要找的人就是你。”

    “那些事情真的不能说吗?”

    “柳夫人很担心你,今天一大早就来找我了。”

    “沈艺,有些事情瞒不了一辈子的。”

    李心慧轻叹道,她看着老了一大截的沈艺,心里很不是滋味。

    如果能躲一辈子,或许就不会遭这一难了。

    可许多事情,就像命中注定一样。时间到了,是劫是福,该来的还是来了。

    听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沈艺沉默下来。

    他想到父亲逝世前那些谆谆告诫,一字一句,午夜梦回时都还曾在耳边回响。

    “有些人她虽然不再这个世上,可她的名誉却不容诋毁。”

    “当年我父亲之所以选择自戕,怕的便是自己有早一日受不住折磨说了出来。”

    “我如今活到这个岁数,已经够了。”

    沈艺轻叹道,仿佛对待生死已经看淡了。

    李心慧似乎听明白了沈艺暗示的话语,沈艺离京多年,自然不会知道慧娴皇后棺椁被盗的事情。

    也许这是一个转机?

    李心慧眉眼微微上挑,当即便试探道:“当年慧娴皇后身怀有孕,你父亲作为她的诊治太医不会不知道。”

    “可当年你父亲苦守的秘密,如今已经不算是秘密了。”

    “什么”沈艺突然瞪大瞳孔,眼眸里的光直溜溜地盯着李心慧看。

    他的嘴巴张大,神情异常震惊。

    李心慧见到他这个反应,便知道自己猜对了。

    她当即解释道:“去年的时候,慧娴皇后的尸骨重见天日。”

    “经过勘验,她曾经怀有身孕,并且还中了“红颜枯骨”的剧毒。”

    “那毒十分霸道阴狠,只会依附在人身体的骨头里,犹如万千虫蚁吭噬骨头,将人活活痛死。”

    “这种毒把脉是把不出来的,银针也试不出来,起初就像是一场风寒。”

    “可中毒的人会缠绵病榻数月之久,直到活活被毒折磨得不成人形,最终油尽灯枯而死。”

    李心慧说完,沈艺已经处于懵了的状态。

    他眼睛直溜溜地盯着李心慧,一眨也不眨,好似害怕会错过她说出来的每一句话。

    他那张开的嘴巴足足可以塞进一个鸡蛋,整个人轻颤着,那被捆绑的身体看起来摇摇欲坠,似乎又要摔倒在地。

    李心慧见他反应如此之大,也不敢去扶他,只得等他自己慢慢缓和。

    过了好一会,沈艺这才磕磕绊绊道:“你是说你们都知道慧娴皇后曾经有孕不仅如此她的尸骨昭示着她还曾经中过剧毒”

    李心慧点了点头,然后又补充道:“正因为如此,皇上现在让青云严查背后下毒之人。”

    “皇上曾经的后宫嫔妃和皇子,因为中毒而死的占据大半,消息出来后,青云又提审了贤妃和临安公主等人,现在后宫里人心惶惶,可幕后真凶却还没有找出来。”

    沈艺是相信李心慧的,正因为他深信不疑,所以他心里一直以来的信念摇摇崩塌。

    他一直以为,当初慧娴皇后的死是因为腹中的那个孩子。

    他一直以为,自己父亲的自戕是因为无法面对先帝。

    他一直以为,父亲那些谆谆教诲告诫是害怕皇上会杀人灭口。

    可一夕之间,他的认知都被推翻了。

    他苦心坚守的秘密也成为众所周知的事实。

    现实的残忍就像此时他断了的这一只手,那疼痛一直往心里钻,让他避无可避,只能被动地承受着。

    沈艺艰难地抬起头,苦涩地看向李心慧。

    他那皱成一团的眉头难以舒展,整个人犹如虚脱无力的重病患者,好似说一句话都会耗费最后的心力一样。

    “可是当年我跟在我父亲的身边,时常在宫里走动,并未见过慧娴皇后缠绵病榻。”

    “就是后来,她突然离世,身体都是好的。”

    这个疑问就像是沈艺心里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他需要验证自己的猜测和自己的坚守。

    可李心慧却在下一瞬,摧毁了他心里坚定的堡垒,让他整个人在一瞬间失去意识,彻底昏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